【律師歌手3】沒錢補習只好當掉吉他 魯蛇歌手翻身為成功律師

鍾岳明
·4 分鐘 (閱讀時間)
蘇明淵時常要為當事人上台北出庭。他還記得第一次穿上律師袍時,感覺很不真實,「我以前都穿打歌服上舞台,現在好像穿戲服跑龍套。」
蘇明淵時常要為當事人上台北出庭。他還記得第一次穿上律師袍時,感覺很不真實,「我以前都穿打歌服上舞台,現在好像穿戲服跑龍套。」

魯蛇歌手的回憶,像是一場遙遠的夢。我們一聊5小時,才注意到他律師桌前有張告示牌,寫著「依律師公會規定,與律師談話必須收費」。如今他一小時談話,收費3、5000元以上,也許這個下午的採訪就讓他少賺好幾萬元。

他是樂壇邊緣人,夢想是人生最大的挫敗。低潮的日子,他不是窩在宿舍寫歌,就是回輔大找學弟妹喝酒,尋求慰藉與成就感,「我很頹廢,那時寫出來的東西都不像樣。」他自省:「我以前很驕傲,在玩音樂的同儕間顯得不可一世,又馬上出唱片,現在想想很後悔,我是失敗的,那麼多人給你資源,幫你出唱片、宣傳,不該把自己放那麼大。」

「蘇兒真」把夢想暫停,卻放不下明星架子,不甘去公司應徵法務工作,「能讓我快速得到好的收入與地位的,就是考律師,這能讓一個失敗歌手維持生活,並把面子搶回來,聽起來很市儈,但就是我當時的心態。」他形容這動機根本是「貪心的邪念」,因為律師錄取率僅五%,不好考,況且他早就是法律系的邊緣人。

蘇明淵對音樂極為要求,在錄音室裡,有時錄音師覺得OK,但他不滿意,會堅持重錄一次。
蘇明淵對音樂極為要求,在錄音室裡,有時錄音師覺得OK,但他不滿意,會堅持重錄一次。

他只能低調苦讀,但沒錢補習,也買不起講義,只好拿吉他去當,「我第2天就反悔了,那把琴陪我寫那麼多歌,我每天經過櫥窗,看它有沒有被買走,直到第7天吉他不見了,原來是我女友把它贖回來。」他搬到桃園楊梅的小套房準備考試,「女友上班前會在信箱塞個信封,裡面有3、500元,讓我買便當。」一路扶持的女友成了現在的太太,她回憶:「當時他睜開眼就念書,還從報紙剪下一張美麗島辯護律師合照貼在書桌前。」

第一年考試落榜,他壓力大到只能靠安眠藥入睡。第二次考試放榜,他不敢面對,請高雄的爸爸打電話查榜,「我中午沒接到電話,萬念俱灰,但不死心,自己打去問,結果『恭喜你金榜題名』,我跳起來大叫一聲:『我上了!』」那是1998年,同學不久後打電話來,說在榜單看到與他同名同姓的人,沒人相信那真的是他。鄉長、里長來貼紅榜,「蘇明淵」三個大字就貼在老家門口。

魯蛇成律師 傲氣漸磨光

魯蛇翻身,接著結婚、生兩女,生活無虞,也算人生復仇成功,這豈不是讓你更得意?他卻說:「當時還是有點驕傲,但我接觸的案件,看過太多從雲端摔下去的人,看到太多無助的案例和人性悲苦,久了會發現,一定要謙虛檢討,感恩惜福。」充滿矛盾與衝突的律師生活,漸漸磨掉他的傲氣。

執業頭幾年他只與卷宗為伍,每天開庭、閱卷、討論案情、撰寫書狀、律見被告,經常失眠,半夜驚醒寫訴狀。法律是良心的考驗,他看到一堆刑案死亡照片,也有當事人坐冤獄,讓他痛苦憤怒,「我會去同理對方當事人,甚至把勝敗看很重,不斷在消耗、很壓抑。」他開始抽空創作,把詞曲分享到部落格,平衡高壓的生活,「音樂給我一個紓解管道,那是一個出口。」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鏡週刊報導
【律師歌手4】想道歉但父親已失智 回歸本名蘇明淵出唱片
【律師歌手1】本屆金曲台語歌王是律師 原來他曾以藝名「蘇兒真」出過唱片
【律師歌手2】身為劉德華師弟卻不紅 唱片銷量太慘付不出房租水電

更多影劇新聞
王祖賢54歲生日 近照曝光仙氣依舊
嚴禁王中平出席飯局 余皓然祭狠招:發現一律報警
白雲挺過床照風波「不碰感情」 遭楊繡惠爆:狂換女友
網紅機機曬情侶寫真 透視睡衣引人遐想
連勝武偷情小三有2歲女? 正宮路永佳竟被慘批「只會花錢」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