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備軍改 李喜明直言舊瓶裝舊酒

呂昭隆/專訪
·3 分鐘 (閱讀時間)
前參謀總長李喜明與壯闊台灣發起人吳怡農,聯合提出「聯合國土防衛部隊」的構想。(呂昭隆攝)
前參謀總長李喜明與壯闊台灣發起人吳怡農,聯合提出「聯合國土防衛部隊」的構想。(呂昭隆攝)

國防部上周具體提出後備變革方案,前參謀總長李喜明認為是「舊瓶裝舊酒」。他說,後備之所以要變革,代表過去要調整,但是新方案還是跳不出窠臼,而且愈改愈糟,「已經不通的路,難道還要繼續走?」

國土防衛結合警消海巡

李喜明與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聯名提出「聯合國土防衛部隊」構想,吳因此被退輔會主委馮世寬罵是「渣男」。對此,李喜明強調,自己的國土防衛部隊與吳的全民皆兵構想並不相同,他主張後備軍人與警察、消防隊與海巡署等結合,名稱改為「國土防衛部隊」,全民皆兵是太過理想性,「我只提可行的方案」。

批國防部後備正規不分

依國防部的後備提升方案,後備部隊的裝備與常備部隊相同,也有戰甲車;但李喜明說,如把CM11戰車、M113裝甲車撥給後備部隊,就「大錯特錯」,部隊舊戰車汰換給後備,這叫重視後備嗎?

原班原兵打游擊戰抗敵

他說,後備任務與正規部隊不一樣,裝備不需要相同,後備武器應單純化,例如各式槍枝、肩射刺針飛彈等輕武器和打了就跑的游擊戰。若正規部隊武器撥給後備,如戰車,平時誰來保養? 部隊都未必做得好,後備怎做得到?況且真打到城鎮,戰車在街道巷弄怎麼開?

李喜明說,後備想弄成和正規部隊一樣,就要花錢投資,他主張,給後備部隊3個任務,「次要海灘守備」、「反空(機)降」、「重要設施防衛」。

李強調,國防部方案依舊是讓後備打「陣地防衛」,他不贊成,他的構想是打「區域拒止」的游擊戰,敵來我就走,敵走我就來,而非固守陣地,「如果每個窗口有一把槍瞄你,那是多可怕的事情?」

他主張,4個月軍事訓練役退伍後,編到後備部隊還是同一個單位,教召也在一起,原伍原班原兵,只有幹部換;此外,後備部隊的幹部,應改由後備軍人自己當,不是由現役軍人來管。

他舉例,他當過參謀總長,做什麼事,他都知道,結果徵召來,卻派了年輕的將領當他長官,教他該怎麼做,「這如何帶得動部隊?」。

李喜明認為,後備部隊平時擔任救災任務,不必一遇災情,就出動正規部隊,現在動員軍隊救災,耽誤正規部隊太多訓練。

至於終戰指導的說法,他說,我們是比較小的一方,如果告訴對方踏上台灣土地就會終戰,當然會更想試。終戰指導不是軍人的事,也不是戰爭之前就該談,這是強者的語言,弱方來談就只有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