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產界主管到「刪Q」領銜人 楊文元吐心聲「曾對陳柏惟抱有期待 」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罷免投票前一天的「歡送3Q之夜」晚會上,平常拙於言詞、40歲的刪Q領銜人「阿文」楊文元上了台,平常在受訪或說明會上唸稿都會結巴的他侃侃而談,除了感謝志工團隊和許多來站台人士的協助,在台上感性地說,要跟台中二選區的37萬選民道歉,因為這場罷免選舉,和為了反對萊豬入台、讓鄉親有疫苗可以打,「害大家被罵阿共同路人,被罵假公民,被罵猴子」,「阿文甲大家會失禮」。這位在龍井長大的在地選民,也讓人家好奇他的背景為何。

楊文元說,他在龍井出生、求學、工作,大學唸的是機械與自動化,還拿到碩士學位,家裡不富裕,父親在工地工作,媽媽則是到孩子都讀到大學時,去學了維修木質家具的手藝,後來創業,經營仿古家具店。

刪Q晚會。(潘維庭攝)
刪Q晚會。(潘維庭攝)

刪Q領銜人楊文元在22日的「歡送3Q之夜」上台感謝志工團隊這一路的相挺。(潘維庭攝)

發言人Max:看不下去陳柏惟所作所為,決定挺身罷免

楊文元表示,自己多年來都在工廠工作,任職過傳統玻璃大廠,擔任生產助理工程師和玻璃生產課現場主管,也曾在其它傳產公司擔任生產部主管;後來也到外商工作,但碰到景氣不佳、公司縮編,留任人員要回到韓國母公司工作,他說,自己當時因為家人沒去韓國,選擇留下來,才又回到台廠工作。

另外,9月初時,因為楊文元一度過於疲勞,後來刪Q總部發言人Max也加入了受訪與媒體回應的行列。Max說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小企業主,看不下去陳柏惟所作所為,「尤其他表裡不一的樣子、說一套卻又做一套」,因而決定出來協助楊文元。

Max說,面對罷免連署,陳柏惟先說尊重民主,當團隊送出罷免連署時,結果陳柏惟反過頭罵他們假公民,還把幾萬名連署鄉親定義為「惡罷」,但Max認為,真正的惡霸在他看來只有陳柏惟自己,如果不罷免掉這樣不適任的立委,讓這種只喊口號、卻沒有問政能力的立委占著位置,鄉親若再退,「我們只能退到太平洋了」,因而認為自己站出來、責無旁貸。

20210909-罷免陳柏惟提案領銜人楊文元(右)、刪Q總部發言人MAX(左)9日舉行「平民起義!罷免陳柏惟」宣傳記者會。(顏麟宇攝)
20210909-罷免陳柏惟提案領銜人楊文元(右)、刪Q總部發言人MAX(左)9日舉行「平民起義!罷免陳柏惟」宣傳記者會。(顏麟宇攝)

刪Q總部發言人MAX(左)表示,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小企業主,看不下去陳柏惟表裡不一的樣子、說一套卻又做一套,因而決定出來協助刪Q總部領銜人楊文元(右)。(資料照,顏麟宇攝)

楊文元:廣場小型活動對上千人音樂會,誰才是財力十足?

楊文元受訪時回顧,陳柏惟於2019年8月10日在高雄宣布要投入台中第二選區立委選舉,挑戰海線顏家時,對於爸媽、阿公阿嬤都是「顏粉」的他來說,只覺得意外、有趣,甚至有點同情,認為陳柏惟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當時他對陳柏惟的印象就是在大港開唱的「大港你贏了」,覺得會心一笑,或許是年輕人展現自我的方式,還在節目看到陳柏惟受訪時講,有阿婆嫌陳柏惟的面紙太小包,結果陳柏惟回嗆「妳去找乎你一箱的,看伊選著討多少回去,你的票我不要啦!」那時他覺得陳柏惟或許能為台中第二選區帶來新氣象。

楊文元表示,當時陳柏惟還說「若當選立委,當年春節中火關一天」,對於飽受空汙困擾的台中第二選區,可說是救世主也不為過,「結果陳柏惟變成他最討厭的那種人,在民眾眼中,陳柏惟不再是國會議員,而成為把抗中保台,髒話、謊言掛嘴邊的跳樑小丑。」

這場罷免選舉自一開始就十足仰仗義工的協助,據刪Q總部表示,前後大概有近300位志工協助走市場,大走「婆媽」路線,勤走選區5區的6個傳統市場,宣傳車本來也只有3台普通的小貨車,到選舉末期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的支持下,出借他的「反萊豬戰車」化身成為「罷Q變形金剛」,還被陳柏惟陣營大酸財力十足,連宣傳車都有螢幕,十足豪華,結果在最後一夜的晚會上,面對烏日高鐵站旁的上千人音樂節晚會規模,他們只能在小廣場舉辦小型活動,才真正看出其「實力」差距。

陳柏惟出席音樂晚會。(黃信維攝)
陳柏惟出席音樂晚會。(黃信維攝)

立委陳柏惟22日在烏日高鐵站旁,舉辦上千人音樂節晚會。(資料照,黃信維攝)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幕後》曾想昭告「破獲」黃國書?高層揭楊翠走人內幕:失控的促轉會快玩完了
相關報導》 刪Q成功!同意罷免票跨過7萬3744票門檻 陳柏惟罷免案過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