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優客李林到李驥──這些年,李驥的自我看見

文字=連芯 攝影=莊明穎
張老師月刊
從優客李林到李驥──這些年,李驥的自我看見

從優客李林到李驥──這些年,李驥的自我看見.

從優客李林到李驥──這些年,李驥的自我看見

優客李林解散後,李驥回到資訊產業,回到他當歌手前擅長的天地。前些年,他在中國大陸學管理、念心理學。李驥似乎不斷在進修,角色也歷經一番轉換。步入中年,做出如此大步的調整,背後的動力和勇氣究竟是怎麼來的?

帶著剛滿一歲的小女兒前來,李驥現在是十足的奶爸。雖在螢光幕上消失了幾年,他的臉絲毫不令人感到陌生,甚至,聽到他的聲音,還覺得熟悉。不過,這聲音現在不唱情歌了,改為孩子說故事。
這回,李驥為我們說了個故事,一隻小猴子的故事。

說給九歲李驥的故事

有一隻很可愛的小猴子,一生下來就好聰明,爸媽好喜歡牠。小猴子漸漸長大,上幼稚園、上小學,都被期待成為一隻最棒的猴子。小猴子也覺得自己一定可以成為最棒最棒的小猴子。

但到了學校,有好多小猴子一起上學,有些數學念得比牠好,有些國語比牠棒,有些運動比牠強……小猴子漸漸發現,我這個比人家差,那個也不如人家,甚至連玩遊戲都不是玩得最好,怎麼辦呢?我不是大家最喜歡的小猴子了。每做一種,就會比別人差一點,那我還是不要做好了。

於是小猴子開始不跟其他朋友玩,上課的時候不專心聽講,作業也寫不下去。學期末那天,小猴子打開成績單一看,哇,都是好漂亮的紅字喔。放學後,所有同學都開心放暑假了,可是小猴子卻開心不起來,希望回家的路好長好長,走到家時爸爸媽媽都睡著了,沒有人會問起這件事。

可是小猴子還沒走出校門,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喊著: 「小猴子!」
糟糕,爸…爸…來…了……。爸爸第一件事就問: 「考得怎麼樣啊?」小猴子低著頭,把成績單交給爸爸。爸爸臉漲個通紅,小猴子知道自己一定要挨打了。
只是沒想到,爸爸的表情變了,臉上有驚訝的笑容:「太好了,小猴子,這表示

你下學期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哦!下次再努力,就會考得更好,對不對?」
小猴子好驚訝,平常嚴肅的爸爸居然會講這種話,牠哭著說:「爸爸,對不起,都是我沒有努力,我想做到最好,但是我都沒有做到……。」

爸爸抱起小猴子說:「沒關係,在我心中,你永遠是最好的,只要你繼續努力,明天可以做得比今天更好!」

用故事傳達愛

這是李驥為自己說的EQ故事,也是半真實的故事。裡頭,有當年的真實事件,也有刻印多年需修正的傷痛。

這些年,李驥在中國大陸帶領青少年EQ夏令營時,發現了說故事的魅力。想讓活蹦亂跳的孩子們乖乖專心聽講,遊戲、唱歌、運動等活動都難以奏效,只有說故事能讓全教室的孩子們乖乖束手就擒。

此後,李驥就把說故事當作利器。連飛回臺灣,除了講課、陪孩子,他還會在臺北市立圖書館擔任說故事志工,並且出書教父母說EQ故事。

「EQ故事是為孩子說的,也是父母為自己說的。」李驥的EQ故事,主要是針對孩子當日的情緒事件編出故事情節,再利用可愛的小生物當主角,讓孩子將自己投射在這些故事主角身上,最後,藉著改寫劇情,重新為孩子們整合情緒。

孩子在真實世界中的情緒事件,往往是以大人責罵處罰為結局──這正是孩子心中最擔憂、最恐懼的部分。倘若父母能藉著說故事,把改變、接受、圓滿和諧的意願融入故事結尾,孩子的情緒就能被照護調整,父母也能在這個過程中覺察、修正自己日常的反應,父母,也會在故事中成長。

因此,當李驥說起小猴子故事的時候,故事中的愛,讓人覺得暖暖的。在故事裡,也在李驥說故事的生動神情裡,感受得到真實的擔憂、恐懼,以及愛與疼惜。彷彿看得見,李驥自己以及內化至他內心的父母,都原諒了、接受了,全心關愛著九歲的小李驥。

愛上心理學

優客李林解散後,李驥回到資訊產業,回到他當歌手前擅長的天地。這幾年,他則在中國大陸學管理、念心理學。李驥似乎不斷在進修,角色也歷經一番轉換。步入中年,做出如此大步的調整,背後的動力和勇氣究竟是怎麼來的?

一切其實開始得很簡單,李驥回答。正式接觸心理學是2007年,當時,事業投資的團隊正在起飛,他卻動了其他念頭,覺得自己或許應該做點別的事,繼續向世人證明自己的能力。

「我覺得自己學過不少東西,有過許多社會歷練,還想做點什麼幫助更多人。」於是,他踩著自信滿滿的步伐踏入心理學院。

有人認為,李驥會走上這途並不意外。翻翻他的著作,發現李驥寫書不是這一兩年的事,他甚早就開始書寫。對此,他笑著調侃自己:「像我這樣愛鑽牛角尖的人,當歌手時就寫情歌,不當歌手就寫書。」原來過去螢光幕上酷酷少話的李驥,私底下是有許多話想說、能說的。

不論在字裡行間或言談間,都不難看出李驥有個善邏輯、好觀察、喜思辯的心智。
心理學,或許是個適得其所的好地方。

走進「自我之塔」

在中國大陸接受訓練,未經臺灣正規心理師的課程和實習,李驥保守地稱自己是「心理學愛好者」。

「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像在尋求一座塔,但許多人並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麼,就如同在霧中行走,也相信人生就是在霧中。然而,有一部分的人看到塔了,知道那是他要的方向。有些人透過某些幫助得以進入塔內,這才看見,原來,外頭是一片霧茫茫……」

因緣際會接觸到心理學,導引李驥來到塔前、走進塔內,這才看見外面的那片濃霧。原來,他當歌手、投資事業……想盡辦法要證明自己,並非是為了發揮自己的強大力量,而是扭曲地想要逃離心中的恐懼,並且躲避過去那個弱小、毫無自信的自己,逃離當年那隻什麼都不如人的小猴子。

回想起受訓的日子,李驥從一個野心勃勃的助人者,到發現其實自己極需幫助,於是自信心像是破了洞的氣球,每每裝滿了又隨即洩氣。「原本以為自己很強,足以幫助別人,沒想到卻發現最需要幫助的人,竟在自己心中⋯⋯」當時,生活中小小的刺激,都能讓李驥痛得在地上打滾。

異常的情緒反應,往往是自身故事的線索。李驥開始朝源頭探去,勇敢找尋埋藏心底的結。於是,他一步步地接受自己、原諒自己、關愛自己、拆解心結。也因此,他長出了說好故事、在故事中裝滿愛的能力。

他說,看起來,他仍是他,但是,一切就仿如從塔外進了塔內。「很有趣,當我面對了內心的自己後,很快地,我結了婚,接著有了兩個寶貝孩子。」李驥一邊說,一邊與坐在膝上的小女兒,不時互動著。

多麼奇妙,當對自己有新的發現後,人生其他部分就跟著動了起來。李驥心懷感念,心思澎湃複雜如他,化解內在些許鬱結之後,竟自然覓得了一個極為簡單澄澈的終生伴侶。

「這只是剛開始呢。塔,還有好幾層,也不知道究竟有幾層!」現在,李驥正準備朝塔的第二層去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