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所謂「假新聞」談起

中廣新聞網

從所謂「假新聞」談起(葉柏毅製作的新聞專題)

 

從美國總統川普競選之後,帶出了一個最近頗為熱門的概念,叫「假新聞」。川普把一切對他不友善、抨擊他的新聞,全部稱為「假新聞」。從川普提出這個概念之後,不少政治人物都跟著打蛇隨棍上,把所有不利自己的新聞,全部稱為「假新聞」,並且還真的裝腔作勢地聲稱一副要「打假還真」的樣子。然而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所謂的「假新聞」呢?

 

其實如果從新聞學理的角度來看,理論上,「假新聞」的可能性,雖不能說沒有,但是幾乎不可能發生。因為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新聞傳播是社會機制之一,擔負監督政府,守望社會的角色;從事新聞傳播的組織,在機構上必須有一定的聲譽,人員上有受過相當的訓練。因此,從這些新聞機構當中所傳播出去的新聞,必定應該要經過相當程度的查證,與中立平衡的呈現及報導。幾乎所有曾經受過新聞專業訓練的人員,都會聽過這麼一句話,就是在處理新聞時,「正確性比速度更為重要」。新聞固然必須求快,但是在速度與正確性兩者當中,正確性的要求,絕對高於速度。因為新聞傳播是必須具備公信力,公信力的建立,一如所以來之不易的正面價值,要構築它是非常困難又耗時費力的,但要毀掉它卻是輕而易舉。因此,任何一個負責任、重信譽的新聞機構,在新聞處理上,通常不會輕易道歉;這不是說新聞機構不能道歉,而是因為一旦道歉,不啻承認自己在新聞處理上有大意疏失之處,對於本身的公信力,就劃上了一道難以抹滅的傷痕。因此,任何一個重視自己聲譽的新聞機構,都不可能隨意處理新聞,拿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社會信用開玩笑。

 

然而,當前的傳播環境,變化相當迅速,因此理論的運作,落入實際上,難免走樣。最近,之所以所謂的「假新聞」說法,會大行其道,最主要的理由,應該是川普拿著這個標籤四處亂貼,他的支持者也跟著起鬨,因此看起來好像假新聞變多了;但如前所述,在一個專業新聞傳播機構處理新聞的時代,是不應該也不會有假新聞這種東西出現的;但是,如果它真的會有,那麼究竟是那幾種可能的因素,導致所謂的「假新聞」出現呢?

 

其實,與其說是「假新聞」,還不是說它就是「謠言」;它類似於股市當中,大家口耳相傳,彷彿真有其事,卻又難以求證的小道消息。然而,之所以說所謂的「假新聞」,在專業新聞傳播機構中不該出現,正在於專業新聞傳播機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於一些重大消息,必須不斷查證,確保無誤,才能發出,這不僅攸關本身的公信力,也要考慮新聞發出去之後,對於社會的後續影響。這就是新聞機構為什麼是一個「社會機制」,而不是任何奇奇怪怪,會認字寫文章的人,都能做記者發新聞的理由,就在於新聞傳播處理,是有一套專業程序的,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得來的。

 

但是,如同一向不尊重專業的台灣,輕蔑幾乎所有專業一樣地:有些人鼓吹所謂的「公民記者」,認為只要拿個手機四處拍攝,或是加個圖說,放在網路就可以成為新聞。又或是在目前,部份閱聽人不認為資訊有償,反倒認為我看你新聞是給你面子,而不覺得我從新聞媒體當中得到了重要的知識,澄清了模糊的概念,這一方面固然是閱聽人觀念錯誤,另一方面卻更是媒體的嚴重失職。為什麼呢?以現在的傳播環境來說,如果你媒體在傳播一件來龍去脈複雜的事件時,不但越說越令人迷糊,越讓閱聽人墜入五里霧中;在現代資訊流通管道多元的情況下,有人能夠把事件的梗概,整理地既清楚又簡潔完整,比記者整理得更好,那麼民眾到底是會相信他看不懂的新聞,還是會相信他能夠理解的,從其他平台上收到的消息,不言可知。

 

原本應該職司資訊清楚傳播的新聞媒介,為什麼會不為閱聽人所信賴呢?主要的原因,就在於「竟然連話都說不清楚」。而話說不清楚的原因很多,可能是不重視專業新聞人員的招募與培訓,導致一些不適格的人進入媒體,非但表達不清,又或查證不力,只會有聞必錄,人家說什麼,你就記下來,發出去,以為這樣就了事了。如果這樣就算發新聞的話,找隻鸚鵡或找支錄音筆來,也可以做一樣的事,要你真人幹嘛?

 

又或者,是媒介懶惰,或是出於縮減成本的考量,容許媒介上網抄新聞,抄網友爆料,又疏於查證。如果記者的功能,只是流於抄網路,那閱聽人直接看網路就好啦,要你媒體幹嘛?而一些有心人正好就看準了這些只務抄網路的不用功記者,隨便發消息,反正這些抄網路消息的記者只負責抄,不負責查;要是出了問題,就一推二六五地說:「是網路平台這麼寫的,網友這麼說的啊,我只是原文照錄。」那不但如前所述的,找隻鸚鵡或找支錄音筆來就行了,要你真人幹嘛?並且,獲知消息只是採訪的第一步,接下來的查證訊息真偽,以及瞭解事件來龍去脈,才是考驗記者功力的時刻,也才是記者價值之所在。可是,如果記者只知道有聞必錄,依著消息來源的說法照抄了事,被人利用理所當然,而這就很可能出現所謂的「假新聞」:之所以說它「假」,是因為它很可能是有心人刻意發出來混淆視聽的消息;之所以說它是「新聞」,是因為它是靠著號稱具有社會公信力的新聞媒介所發佈出來的。如果要說有「假新聞」,這就是一種「假新聞」。又或更有等而下之者,是新聞媒介甘為某些政治力的工具與打手,刻意發佈歪曲事實的消息,這種「假新聞」,就更是失格而不堪聞問了。

 

在川普當總統的這兩年中,出了兩本號稱揭露川普政府內幕的書,一本叫「烈火與憤怒」,它的作者沃夫,是小報記者,被人發現專職揭露名人隱私。另一本書叫「恐懼:川普在白宮」,它的作者則是現任華盛頓郵報的助理總編輯,曾經揭發水門案件的知名記者伍華德。如果就書中記敘的可信度來說,讀者會比較相信沃夫的書,還是伍華德的書,不言可知。專業新聞記者的可貴之處,正是在此。由這裡就可以看出,新聞報導是一門專業,不是認識字,帶支手機拿枝筆就可以上街當所謂的「公民記者」。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整理出:只有「不尊重專業」、「有聞必錄」,以及「甘為打手」的新聞媒介,會發出所謂的「假新聞」;而那正是新聞媒體不自重的後果。近年來,有鑑於一些胡說八道的消息,確實在藉由主流媒體大行其道,不少民眾開始希望,能夠有人,甚至是政府機構,來管管媒體。會有這種想法出現,固然是開民主社會倒車,顯現出民主社會中媒體教育的失敗;然而,這又何嘗不是台灣新聞媒體自取其辱的後果呢?

假新聞大戰
「尚方寶劍從不用」主委動氣了
實想管制新聞?政委早建議不宜立法
學者也反對假新聞立法 恐涉選前議題設定
小英批假新聞 意圖破壞民主
綠架看板嗆假新聞 韓斥下流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風向變了?大老挺「賣菜郎」
中國遭點名「想換美國總統」
籌44億!范冰冰傳拋售41間房

______________

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快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