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荒煙蔓草到豪宅林立,台中「七期門檻」難超越

楊瑪利,張瓊方
·12 分鐘 (閱讀時間)

1992年,七期完成重劃時,一片荒煙蔓草,30年後,卻變身台中核心精華區、豪宅林立,貴氣直逼台北信義區。七期,如何成為台中房產最閃亮的一顆星?

跨年煙火秀,近年來在台中又多出了一個必看景點!

就在台中七期重劃區內,號稱「新北以南、高雄以北」的中台灣最高大樓——聯聚中雍,樓高192米的外牆,在今年跨年時倒數計時,「五、四、三、二、一」,一時間煙花齊放、燈火輝煌,開啟了台中2021年璀璨的篇章。

1月23日,因疫情延宕逾一年的伍佰「Rock Star」巡迴演唱會,也選在台中七期文心公園圓滿劇場展開,吸引了6000名粉絲入場同歡,在伍佰搖滾的樂聲中一掃苦悶,迎接新局。

七期,緊鄰高速公路交流道,位於台中核心主幹道台灣大道旁,廣袤353公頃土地,1992年完成重劃時,可說是一片荒煙蔓草,不到30年後,已搖身變為台中核心精華區。七期的發展經驗,也給台灣各縣市重劃區帶來啟發!

2001年到台中市工作、前胡志強市長任內工業策進會總幹事王瑩說,當時七期舉目所見都是狗、雜草和柏青哥店,和今日有天壤之別。

環境與機能極佳,中部富豪最愛

現任台中市政府府祕書長黃崇典,1993年到台中市工務局任職,從基層做起,至今已歷任五位市長。他回顧七期重劃區剛完成時,大家只知道這裡要發展為未來副都心,但該怎麼做還不清楚,當時台中縣市尚未合併升格,整個都市重心還在火車站附近,「沒有人想到會做一個這麼大的轉移」。

他回憶,當年的七期還有很多稻田,一開始,只有一些臨時建築在「養地」,包括汽車旅館、酒店等,大約經歷10到15年的模糊期。

如今不僅台中市政府、市議會座落在此,還有國家級的台中歌劇院。從無到有全新規劃的七期,沒有舊市區的老舊包袱,區內設幾好個大公園,寬闊的人行步道,豪宅林立,散落著公共藝術與綠色造景,已成為中部富豪最喜愛的家。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許多旅外台商、留學生紛紛歸國,初期光七期一個里(惠來里),居家檢疫人口數就高達341名,居台中各里之冠,惠來里長忙碌送防疫物資的狀況還成為媒體焦點。

據統計,目前七期共179棟住宅大廈,住了一萬多戶居民。當地建商估計,當地居民總財富約占全台中市民的1∕3。

在七期走路,迎面而來的居民,不是中部地區上市櫃公司老闆、就是回流台商、中小企業主及醫生們,「貴氣」直逼台北信義豪宅區,有過之而無不及。

七期知名豪宅均精心打造軟硬體,每一棟都美輪美奐,風格獨具。遠見資料
七期知名豪宅均精心打造軟硬體,每一棟都美輪美奐,風格獨具。遠見資料

七期知名豪宅均精心打造軟硬體,每一棟都美輪美奐,風格獨具。遠見資料

甚至,全台百貨「店王」也在七期內!七期內新光三越單店,在疫情帶動許多海外富豪回台定居下,2020年營業額首度突破200億,創下全台單店新高,也第十度蟬聯全台單店業績王。而緊鄰一旁的台中大遠百,2020年營收140億,持續穩居遠百體系龍頭,也搶下全台百貨單店業績第四名。

一個七期養了兩家全台前五名的百貨單店,消費力驚人。

七期的夜景更早已「威名遠播」。在YouTube上,不少網友拍下七期空拍影片,搭配不同背景音樂,帶領觀眾逐一欣賞每一棟建築的建築特色與燈光藝術,堪稱一絕。

大基地、都市計劃管制,留出寬敞公共空間

若說七期重劃區,是過去30年來台灣各縣市最成功的重劃區,可能一點也不為過。分析七期的發展,有幾個因緣際會的條件配合。

首先,台中市政府政策引導,扮演關鍵。七期由前市長林柏榕規劃,在胡志強長達13年市長任內奠下基礎,包括興建完成市政府、市議會、台中國家歌劇院,吸引豪宅、商辦、百貨進駐。

胡志強喧嚷一時的古根漢美術館登陸台中,當初預定地就是目前的市政府大樓。雖然在2004年,中央政府與地方議會相繼拒絕經費支持而宣告失敗,但也打開七期的國際視野,對台中產生深遠影響。

當年的古根漢採取國際標,由英國知名建築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2016年逝世)得標,她因此設計還成為普立茲克獎第一位女性得主。之後歌劇院也採國際標,2006年,由日本伊東豊雄得標,伊東也在2013年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

兩項重大公共建設相繼開國際標,創造話題,帶動民間建設公司也紛紛採用國際規格設計建築物,讓七期百家爭鳴。

台中市政府在七期重劃時也有幾個政策重點。首先,仿效台北信義計畫區,把每塊基地都畫的很大。黃崇典回顧,過去都市規劃把土地切割得很細,只能蓋透天厝。但七期規劃時,每一塊土地都切成大面積、大基地,3000、 4000平方公尺起跳。

更關鍵的是全區執行都市計劃管制。一般建商蓋房子,只需申請建造,准了就開始蓋,但都市計劃管制區,必須先通過與都市的空間環境融合的都市設計審查,包括:景觀、天際線、建築的量體、色彩、燈光……等。七期一開始就要求每棟大樓都要設公共藝術,規劃寬敞的人行道,還要退縮很大的開放空間,供大眾使用。

都市設計審查至少要六個月,申請執照的速度因此變慢。黃崇典回顧,一開始建商大多很不滿。但一段時間後,看到發展不會亂,逐漸塑造出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公共空間後,甚至反過來要求市政府,在台中其他地區也實施都市設計管制。

「建商說,他們可以管好自己,但不能管別人,都市設計管制幫他們管住別人,確保周遭環境,提高建物的價值,」黃崇典轉述。

這幾年來,各大建商對自家大樓外牆的燈光藝術效果更重視了,無不自掏腰包,想展現最美的一面。早期大樓外牆只有高中低三段式照明,現在幾乎都可以做燈光展演秀,打上各種文字如聖誕節、新年快樂及圖案設計,讓七期的夜晚更璀璨。

甚至,台中空軍水湳機場於2004年正式遷移到清泉崗機場,也讓當時正要起飛的七期受惠。因為七期在水湳機場航道上,限高60公尺,機場未遷移前不可能有高樓,取消限制後,適逢七期正進入快速發展期,讓建築可往上發展,逐漸長出七期漂亮的天際線。

種種條件的配合,讓宛如處女地的七期,成為建商各展所能的最佳舞台。

建商放膽蓋,滿足台商挑剔品味

為何七期成為豪宅聚集地?25年前進入七期推案的寶輝建設總經理蘇良智指出,很多中部台商在海外拚鬥一輩子,陸續到了退休回台的關鍵時刻,這些台商看過全世界最好的東西,20年前回到台中,卻找不到能滿足他們的房子。

寶輝建設總經理蘇良智受客戶鼓舞放手、放心蓋好房,建案售價屢創台中新高記錄。蘇義傑攝
寶輝建設總經理蘇良智受客戶鼓舞放手、放心蓋好房,建案售價屢創台中新高記錄。蘇義傑攝

寶輝建設總經理蘇良智受客戶鼓舞放手、放心蓋好房,建案售價屢創台中新高記錄。蘇義傑攝

不少客戶跟他說,「台中建商太保守,房子不夠好,也不夠大。」當時台中房子一戶超過1000多萬就很貴了,「很多台商都鼓勵我們要大膽蓋,要我們不用怕,」蘇良智說。

寶輝在七期南側開始蓋透天厝,限高令解除後,取得台中國家歌劇院旁精華土地即開始蓋高樓。2007推出的建案,就多是一戶300多坪,2009年就推出一戶破億的房子,到了2015年,在秋紅谷公園旁的建案,頂樓售價更高達一坪97.2萬,屢屢台中新高紀錄,「我還不敢一坪破百萬,怕被政府約去喝咖啡,」蘇良智笑說。

1994年創立的聯聚建設,只比七期重劃區晚成立兩年,過去27年來專注深耕七期,更設下豪宅新門檻。

聯聚建設創辦人江韋侖的好朋友、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曾這樣說:「聯聚喔,他家的停車場比我家的客廳還要漂亮。」

江韋侖原從事鞋盒生意,一年有2∕3時間在海外出差旅行,喜愛看建築,一年看不下50座博物館、美術館,培養出深厚的文化鑑賞力。看遍了不受時代淘汰的歷史建築後,非建築科班出身的他轉入建築業後,「我第一次蓋房子就設定要蓋百年品質,以後都不會變危老,」他說。

私底下過日子非常嚴謹挑剔的江韋侖,把他的「絕對龜毛」用在蓋房子上。私底下,他每20天剪一次頭髮,有自己專屬的剪刀;若到餐廳吃烤鴨,主廚一定要在他身旁親自烤鴨、親自切,切鴨肉片前15分鐘,房間冷氣一定要先關掉,否則會影響肉質。

把過日子的挑剔用在蓋房子,江韋侖幾乎把每一棟建築都當藝術品,27年來只完成13棟,每一棟規劃都要反覆開會上千次,與建築師、空間設計師、燈光設計師溝通再溝通,就連水龍頭都要開好幾次會,從顏色、大小、觸感到扭力,無一不講究。細到每一個門的把手、扭力,男用女用標準不同,他都斤斤計較。

聯聚的房子,從硬體到軟體都講究。每一棟設有頂樓Sky lounge(空中酒吧)、中西式宴會廳。停車場燈光通明,採暈黃柔和的燈光照射,尤其注重排風,避免潮濕的氣味,還擺設藝術品、骨董車等,電梯旁還設有貼心的沙發座椅……。

札哈.哈蒂為設計台中古根漢博物館,還曾登上聯聚和平大樓的空中酒吧,觀看緊鄰旁邊的古根漢原來預定地(今天的市政府大樓),當時仍是一片荒地。

江韋侖見證七期從一片荒煙蔓草到如今榮景,儘管賣土地比蓋房子還賺錢,但他仍希望留下一棟棟地標。今年59歲的他說:「我在七期還有一些土地,約莫蓋完30棟剛好退休。」

深耕七期的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侖說,即便賣 遠見資料土地比蓋房子賺錢,但他的目標是在七期留下一棟棟標竿建築。遠見資料
深耕七期的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侖說,即便賣 遠見資料土地比蓋房子賺錢,但他的目標是在七期留下一棟棟標竿建築。遠見資料

深耕七期的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侖說,即便賣 遠見資料土地比蓋房子賺錢,但他的目標是在七期留下一棟棟標竿建築。遠見資料

像江韋侖這樣專注於打造住宅精品的建商還有不少。當地指標建商包括龍寶、豐邑、由鉅、惠宇等的作品,每每讓外縣市到台中發展的建商,驚豔不已。

30年來,當地土地和房價節節高漲。龍寶建設董事長張麗莉以自己在當地建案為例,她蓋「文化臻邸」時,土地一坪33萬,「心臻邸」52萬,「誠臻邸」飆到145萬,而今當地土地已是一坪300多萬。

土地飆漲,導致七期房價也跟著一路上漲。921大地震後,房價最低時,約一坪十幾萬,如今平均約50、60萬。

即便當地土地成本提高,建商仍爭相投入,不願在此缺席。

17年前才創立的雙橡園開發,已在七期推出多棟建築,總經理魏櫂良指出,七期可說是全台灣房市最競爭的區域之一,每家建商都相當認真地規劃自己的產品,不僅為了銷售,更要展現自身的品牌價值。

雙橡園建設面文心森林公園的「1617」建案,就與全球頂級四季酒店及Armani Hotel Dubai的設計團隊「Wilson Associates」跨海合作,甚至還從馬路邊退縮出1200坪的大花園、120米的落羽松大道,創下全台少數預售即完銷的豪宅案例。

20多年來,七期一直在進化,從早期臨時建物時代,到後來生活圈道路系統完整,整個發展一直往七期遷移,「未來捷運經過七期,會更加速發展,」黃崇典說。

璀璨穹頂,留一盞燈給夜歸台中人

如今,七期絢麗的夜景,已成台中人的驕傲。有如春筍新生般造型的「NTC國家商貿中心」「CBD時代廣場」「聯聚泰和大廈」「富宇世界之匯」「豐邑市政核心大廈」「銳豐悅觀大廈」……,紅、黃、藍、綠,一片金碧輝煌。

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2009年,聯聚信義大廈落成,那辨識度極高的璀璨穹頂遠遠就能看到,從高鐵上看到穹頂的燈光就知道台中到了。「高鐵末班車23:59分抵達台中,聯聚建築群24:00熄燈,就是希望留一盞燈給晚歸的台中人,」聯聚總經理王于娟說。

2009年聯聚信義大廈落成,璀璨的穹頂成為台中、也是七期的新地標。遠見資料
2009年聯聚信義大廈落成,璀璨的穹頂成為台中、也是七期的新地標。遠見資料

2009年聯聚信義大廈落成,璀璨的穹頂成為台中、也是七期的新地標。遠見資料

「七期應該是台灣房子最好的區。除了房子好,周遭環境也好,未來甚至會更好!」一位當地居民自傲地介紹。

這樣的經驗可否複製到台灣或台中其他地區?令人好奇!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