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認識新疆美女到思考兩岸

(Judy/彰化)
·4 分鐘 (閱讀時間)
兩岸為何要互相為難呢?圖為國立故宮博物院,國寶藏品來自大陸。(本報系資料照片)
兩岸為何要互相為難呢?圖為國立故宮博物院,國寶藏品來自大陸。(本報系資料照片)

離大學畢業也好幾年了,第一次和大陸人真實的相處,是在大學。那時的我們都很單純和年輕。S她是從新疆來的,當時,迪麗熱巴都還沒有紅起來呢,我們就知道新疆是美女的產地,肌膚素白、牙齒整齊,笑起來銀鈴似的聲音,吸引了大批的台灣男孩。

她是從廈門來的交換生,而我是透過發傳單的社團認識她的。透過她,我認識一群大陸的朋友。

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台灣對她說,很特別很新鮮。

她告訴我,台灣的交通費特別的貴,一趟不到三十分鐘的巴士居然要花她二十塊台幣。

辣特別的不辣,好像辣椒醬裡,還加了糖呢!

我大笑,那頓飯,我看著她面不改色地吃,才發現,我這個湖南的後代,已經不懂得吃辣了。台灣很小很擁擠,但因為這樣很方便。

我們一起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台灣的阿里山。

第一次發現,「大陸人」這個詞的定義過於狹隘,不是網路上的「拜金」、「狼性」、「炫富」,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人。

她說從學校到新疆,她必須搭三天三夜的車才回得去。她所謂的拐個彎就到的路,我走了二十分鐘,叫苦連天。

他們的確很積極,因為機會不多,而人太多,一有機會必須努力爭取。

他們的確講話大聲,較沒有修飾,但他們心很熱,道德感其實很高。

但城鄉差距如此大,教育水準差距也極大,就像他們說的「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

後來的我,開始教書。教到了一個在大陸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她的父親是台幹,已經在大陸工作二十餘年了,因為升學的關係,把孩子轉回了台灣。

從小在大陸生長的她,除了設籍台灣外,不論從口音,還是談論的話題,都看不出來她是台灣人。

我們分享了很多事,從大陸選秀節目的崛起,我也認識了許多大陸歌手。她很興奮的告訴我,她最喜歡的華晨宇要辦演唱會了,可惜她現在在台灣。

她告訴我,大部分的同學都對台灣的印象挺好的,偶爾會要她講個兩句台灣腔來聽聽。有一次我在和她上課時,有男同學打來。聽後來轉述,男生聽到我講話,臉紅了。

看她為了這件事得意洋洋的樣子,我笑了。

她想念她的姥姥,可是自從她上中學以後,她就沒有機會常常和她團圓了。

她告訴我,搭公車的時候,有公車司機很凶的問她,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時,讓我不禁想起,一個在外國賣精品的朋友,對我吐苦水,說許多大陸人客人會逼問他國籍。

拿著美國綠卡的他,最後受不了的跟他們說,我是美國人,我拿美國綠卡。

為了避免這類事情的發生,我的朋友開始模仿香港人的口音,假裝自己是個「港仔」;我的學生,開始學著我說台灣腔。

但一個回大陸過年,所有的北京腔都回來了。那時,我還笑她,又要重學一次了。

為何要互相為難呢

但我總在想,為何要互相為難呢?這個世界已經異常的艱苦,卻還是有許多人,要相互撕扯。有時我會回想起,我所認識的大陸朋友,他們告訴我,我們沒有不一樣,我們所經歷的,是一樣的空汙、經濟疲憊、工作機會不易,最大的不一樣,大概是我們台灣人對政治話語權比較大。

但他們曾經問過我,即時你們擁有投票權,選舉過後的那些日子,你們真的能對政府的政策或是不滿的事情,有所撼動嗎?

他們的確不能明白,但說出來的話卻也撼動我的心,從不同的體制去看一個社會,這樣的觀點,是我所沒有想過的。

最近因為疫情,有些朋友已經失聯了,而認識的人,會和我們報平安。

希望一切都安好。畢竟這一年大家都已經太辛苦了,能趕快度過這個痛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