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鬼滅的日本史看為何《鬼滅之刃》動漫如此轟動?

信傳媒編輯部
·7 分鐘 (閱讀時間)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在台灣累計票房破6.3億,也是台灣2020年的票房冠軍。(攝影/張瀞文)

造成《鬼滅之刃》轟動的契機,是從2019年4月開始播放的動漫。動漫播放前的2019年3月,系列累計發行數是350萬冊,而動漫播放結束的9月,激增到約1200萬部。可以想見的理由是,在播放當中的2019年5月1日,年號從平成改為令和。為什麼呢? 因為《鬼滅之刃》的故事舞台背景設定在剛從明治改元為大正的時代。首先,我們先來考察一下故事開始的具體年代。

在官方入門網站,寫著「時代為大正,日本」,可知第1話就已經是大正時代。第7話出現在最終選拔場所藤襲山的「手鬼」,問竈門炭治郎「現在是明治幾年」。炭治郎回答「現在是大正時代」,「手鬼」感嘆: 「年、年號、年號都不一樣了」,然後說:「畢竟抓到我的是鱗瀧啊」、「永遠忘不了四十七年前」、「那是江戶時代……慶應的時候」。大正元年(1912)的47年前是慶應元年(1865)。

慶應只到4年就結束了,因此,進行最終選拔的時間點,應該是大正元年到大正4年(1915)之間。如果考慮到炭治郎在跟「手鬼」對戰時,先跟著鱗瀧左近次修煉了2年,第1話就是大正元年或大正2年(1913)、而最終選拔時是大正3年(1914)或大正4年。

第1話裡,在積雪當中,炭治郎說:「過年的時候,想讓大家吃個飽」,可以推測是農曆新年已近的2月上旬。大正元年始於7月30日,所以故事的開端,應該是大正2年、最終選拔是大正4年。《鬼滅之刃》跟2019年一樣,以剛邁入的新時代為舞台。

舞台設定於大正時代的理由

《鬼滅之刃》舞台設定為年號從明治改為大正的第二年,和動漫轟動的令和元年、漫畫突破8000萬部的令和2年相互連結,應該不是偶然吧,因為明治時代和平成時代有許多共通點。明治時代,持續265年的江戶幕府被明治新政府取代,這是重大的政權更迭,行政機構也全面換新。與海外各國的交流活絡,產業革命由農業主體改為輕工業、進而轉為重工業。可以說是歷經巨大動亂,既有的價值觀顛覆,迎接全新生活型態的時代。

平成也始於泡沫經濟崩壞,從高度經濟成長、持續攀升的日本經濟崩壞,原本的經濟至上主義、工作第一的價值觀也完全改觀。1990年代手機的普及、2000年代的IT革命、2010年代則是以蘋果iPhone為首的智慧型手機等普及,技術革新層出不窮,工作方式與生活型態產生巨變。

促成鬼誕生的「時代間隙」

當時代產生如此巨變,必然引發社會問題。日本過去歷史上,誕生許多「鬼」的時刻,多為這種時代與時代的間隙。就像江戶時代有江戶幕府、町人文化;明治時代有文明開化,許多人對每個時代都會抱持某種程度的既定印象。不過,2019年既是平成31年,同時也是令和元年,是非常曖昧模糊的年度;這一點,明治轉為大正的1912年也是一樣的。像這樣時代印象處於曖昧模糊的邊界之際,人們在精神上容易陷入不安定狀態,「非人」、「人智所不及的黑暗力量」,也就是「鬼」,就此誕生。

例如幕末到明治時代初期,在第2章介紹過的真實版鬼殺隊─源賴光與四天王─的浮世繪,也印製了相當數量。長期掌權的江戶時代政權,過渡到新政權之際,民眾們都在追尋平安時代的鬼故事。《鬼滅之刃》造成大轟動,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在平成推移到令和這個時代間隙中,以任何人都能免費收看的動漫形式,播放了以大正初期這個(同為)時代間隙為舞台的治鬼故事。

去年台灣掀起鬼滅熱潮,鬼滅之刃的周邊商品隨處可見。(攝影/張瀞文)

新冠肺炎與鬼之間意外的關係

前面提到,因2019年動漫播放,點燃《鬼滅之刃》人氣之火的理由,在於故事的舞台及現代雙方都處於「時代間隙」這一點。《鬼滅之刃》的爆發性人氣不止於動漫,2020年系列累計發行冊數突破8000萬冊等,進一步造成爆發性熱潮。其中一個原因,可歸於新型冠狀病毒的流行。

2020年,新冠病毒的流行席捲世界。其實自古疫病和鬼就有很深的淵源,《鬼滅之刃》也找得到許多「鬼=疫病」之描寫。夏天高溫多濕、冬天低溫低濕的日本,屢屢發生疫病的流行。奈良時代推測應為天花的天平疫病、平安時代的麻疹、江戶時代除了梅毒外,還流行了麻疹、菌痢、象皮病和天花等。另外,幕末霍亂還流行了好幾波,據說1858年死於霍亂者高達3萬人。

因此,日本的傳統活動中,關於祛除疫病的特別多。最有名的應該是2月節分的撒豆子。一般認為疫病是鬼帶來的, 而節分是「分開季節的日子」,也就是在季節更迭之際驅鬼、祈禱健康。節分撒豆子的起源是宮中傳統的「追儺式」。帶來大流行的疫病,多半是從外國被帶進來的,因此也有一說,主張「鬼出去」代表把從外國帶進來的疫病趕到國外去。

鬼就是代表疫病的存在

有一說是:赤鬼代表罹患天花等疫病,顯現因高燒臉變紅的樣子。還有,鬼常常被描繪成令人想起死人的青白色。鬼被視為將人引向死亡的可怕存在、或是死人本身。第14話,當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被醉漢纏上的時候,醉漢說:「你幹嘛給我鐵青著臉?」「怎麼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這時候,無慘激動地說:「我看起來像體弱多病嗎?」「像是活不久嗎?」「看起來快死了嗎?」這是因為無慘還是人的時候,體弱多病,大家認為他活不過20歲(第127話)。動漫版《鬼滅之刃》中出現的鬼,幾乎都臉色青白,應該是要表現「不死的存在=死人本身」。在《鬼滅之刃》裡,疾病與鬼同樣有密切的關聯。

對新冠病毒潛在的不安,應該跟在日本精神土壤上呼吸的鬼的印象有所連結。《鬼滅之刃》爆發性的人氣,在2020年又持續加速。新冠病毒在日本最初的報導是2019年12月31日。進入2020年後,在中國武漢的大流行、2月3日停泊在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爆發群聚感染、4月7日發布緊急事態宣言。

之後,每天關於新冠病毒的報導不斷,《鬼滅之刃》的發行冊數亦隨之增加。

內容來源:《鬼滅的日本史》網路與書出版授權轉載。

更多信傳媒報導
在石窟找歷史的背包客──顏娟英
生活有點難 你笑得有點甜
有種幸福叫日常》防疫ING生活不NG 觀看賽事口罩不離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