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貸款=高利貸?

陳怡均

工商時報【陳怡均】 ■曾經,微型貸款被視為窮人的褔音,更為發起人尤努斯贏得一座諾貝爾和平獎,如今卻面臨多方弊端。 ■I feel very sorry that the concept of microcredit is being blatantly abused," said Muhammad Yunus. 微型貸款曾被視為是解救孟加拉窮人脫離貧困的創舉,如今,卻恐已變成高利貸業者的溫床。 30多年前,自美返國擔任大學教職的尤努斯(Muchanmad Yunus),因看見孟加拉鄉下代代世襲的貧窮人口,為了改變窮人的宿命,而發起微型貸款理念,創辦鄉村銀行(Grameen Bank),並且將此小額信貸的模式推廣至全球許多國家,協助無數人脫離窮困,尤努斯更因此在2006年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為孟加拉寫下傳奇。 然而,孟加拉如今卻需面對微型貸款浮濫扭曲的局面。該國微型貸款管理局(MRA)11月通過最新規則,下令放款者收取的利息利率,最高不得超過27%,預計自2011年7月開始實施,官方同時規定微型貸款機構應給予借款人15天的償還寬限期。 MRA主席何山(Sazzad Hossain)表示,「許多小額貸款的放款者惡名昭彰,收取極高的利息。已經有發生放款者使用暴力脅迫借款者還錢的事件。」 每5人就有1人微型貸款 據MRA資料顯示,孟加拉1.46億人口中,微型貸款者約達3,000萬人,換言之,每5個人就有1個人有小額貸款,且大多以婦女為主。 孟加拉目前有超過1,200家微型貸款機構,包括政府機關、銀行、民間機關,在外流通貸款約達22億美元,其利率高低落差極大,從20到51%不等。 微型融資協會Credit Development Forum主席荷珊指出,「我反對利率限制。這會讓放款者難以經營。」他強調,當地的微型融資機構的經營成本相當高,因他們大多向私人銀行借得利率為13%的貸款,而且他強調他們經營的地點大多在偏遠鄉村,增加許多額外成本。 荷珊說:「我們還認列了在颱風、水患等天災期間龐大的貸款。」他認為倘若該法令確實執行,對窮人的衝擊才是最大。 但鄉村銀行的模式已普及於南亞地區,尤其是其鄰國印度,但近日因微型貸款所引發的意外事件層出不窮,也引發官方關注、甚至修訂法規。 在印度南部的安得拉省(Andhra Pradesh)即發生逾30起債款人因高利率和暴力事件而自殺的案例。 過度放款 窮人死亡陷阱 有些安得拉省的小額貸款機構,放款利率達25%以上,甚至高達100%,此外,這些機構品質良萎不齊,有些是以牟取暴利為目的、見錢眼開的高利貸人士,一旦貸款人無力還款,即進行暴力討債,向還不出貸款的婦女以及其家人施壓,原本幫助窮人脫離貧困的美意已經變質,立刻引來批評聲浪。 提供政府微型融資的PKSF董事長阿莫即抨擊,過度放款的情況猶如是窮人的「死亡陷阱」。孟加拉財政部長穆希特則強調,微型貸款不是貧窮的萬靈丹。 安得拉邦政府已開始重視此問題,加強對微型貸款業的管制,且要求放貸機構在多個政府機關註冊,規定收款時間和地點。孟加拉政府也隨後跟進,針對放款者設定利率上限。 微型貸款如今弊端叢生,恐怕是尤努斯始料未及的結果。 尤努斯先前一再提及,微型貸款一旦變成高利潤、且擴張迅速的行業,就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因恐將帶動一群只知道賺錢的小型微型貸款公司,他們不在乎這麼做會不會損害這些貧窮的客戶。 尤努斯今年稍早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曾表示,「我對於微型貸款的概念遭到濫用感到很遺憾。現在任何高利貸業者都可以宣稱他們是小額貸款的支持者。過去我們為了對抗高利貸而創造的工具,現今卻給了高利貸人士偽善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