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中關系何處去 「肖習通話」現端倪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肖爾茨領導的新一屆德國政府上任才數周時間,輿論對其對華政策走向已經十分關注。不過,在這方面柏林似乎表現得頗為低調。日前,肖爾茨第一次作為德國總理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電話會談。會後中方新華社發布了篇幅逾千字的新聞,而德方的官方聲明卻只有短短的幾句話,對會談的具體內容並未多做說明。這更加深了媒體的猜測:新政府是否仍未確立對華政策的方向?

柏林智庫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貝納(Thorsten Benner)對德國之聲表示,其實肖爾茨已經就其對華政策做出了明確的表態。他在12月中旬宣讀的第一份政府聲明裡已經表示,歐洲必須有一個共同的新東方政策,要從真實的中國出發來制定對華政策,但不會對糟糕的人權狀況視而不見。他表達願意同中國進行合作與公平競爭。

“雖然在與習近平主席通話之後,肖爾茨並沒有就談話內容做過多的透露,但這並不意味著德國政府沒有確立明晰的對華外交路線。”貝納指出,從外長貝爾博克日前接受《時代周報》(die Zeit)采訪時的表態也能看出,她和總理肖爾茨之間已經就對華政策進行了討論和協調。

在這次訪談中,貝爾博克明確表示:“我們要麼執行共同的外交政策,要麼就根本沒有外交政策。這一點我很清楚,肖爾茨也很清楚,我們彼此之間的合作非常好。……外交部是對我們在國際上的行動進行規劃考慮和整合的部門,因為這裡有我們從220多個駐外機構那裡匯總而來的強大專業知識背景。”

不過還是有一些蛛絲馬跡似乎暗示著這位來自綠黨的外長和來自社民黨的總理之間存在分歧。比如在宣讀政府聲明時,肖爾茨沒有使用“價值外交”這個詞匯,提倡公平互利的競爭;而貝爾博克則在多個場合不斷地強調“價值外交”這個概念,並且將中國稱作“制度競爭對手”。

因此也有德語媒體分析中方有關兩國領導人通電話的報道認為,習近平在談話中有關“反對各種形式的霸權行徑和冷戰思維”的呼籲,是在暗指美國,而“希望德方繼續為穩定中歐關系發揮積極影響”則是在向貝爾博克喊話,或者說是提醒肖爾對綠黨和自民黨這兩個對華持批評態度的執政伙伴加以牽制。

不過,政治學者貝納認為,到目前為止,貝爾博克一直在堅持遵循三黨在組建內閣之前簽署的聯合執政協議。比如,她並沒有對是否參與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做出正式的表態,只是說要和歐盟伙伴協商之後采取共同的立場。而在成為外長之前,她曾經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提出嚴肅的批評,並且表示不排除抵制冬奧會的可能。

歐中投資協議還有戲嗎?

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稱,肖爾茨在與習近平的電話會談中表示,希望歐中投資協定早日生效實施。然而在德國政府發言人提供的相關簡報中,並未提到這一內容。貝納指出,歐中投資協定是否能夠生效實施,這並不是德國政府單方面就能夠決定的事情。

“非常關鍵的一方還是歐盟議會,在將相關協議擱置之後,這方面並沒有出現什麼明顯的進展。即使現在德國政府呼籲歐盟議會去通過這份協議也不會有什麼作用——其實默克爾在最後也曾經作過這樣的努力。因為這個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北京對歐洲的獨立學者、智庫機構和歐盟議員采取制裁造成的。”

一周前,《南華早報》英文版(SCMP)曾經發表獨家報道稱,由於雙方在人權和經濟貿易問題上的分歧過大,原定年底舉行的中歐峰會被推遲到明年。該報援引消息人士寫道,北京方面始終希望在年底前召開峰會,但是歐盟方面則有顧慮,擔心習近平不會親自參與會議,而是請總理李克強來代表中方。外界猜測李克強有可能在明年二十大之後從總理的位置上退下來,因此決策影響力恐怕會逐漸減弱。

一位歐盟官員對《南華早報》表示:“歐中投資協議已經‘壽終正寢’。如果雙方之間沒有經濟領域的對話,也絲毫不令人奇怪。”他還補充道,雙方之間“沒有什麼值得慶祝的”。

貝納也認為,在默克爾任期末尾,她所代表的中間道路已經被證實是難以執行的——比如歐盟和中國之間的相互制裁,以及歐中投資協議的被擱置。總體上看,默克爾的對華政策肯定不會得到全盤繼承,而“交通燈”政府的聯合執政協議中對華政策的表述和語調已經有所改變。

《南華早報》還指出,北京方面對於柏林是否會告別默克爾的對華政策感到日益焦慮。習近平在肖爾茨確認當選總理後十分鐘之內就向其發出了賀電,也側面反映了北京急於和德國新任領導人建立聯系的心態。而相比之下,美國總統拜登在入主白宮兩個多星期之後,才收到了習近平的賀電。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