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人語/不重視遊民 下一個馬秀還會出現

·3 分鐘 (閱讀時間)

紐約遊民將女乘客推下地鐵軌道,而洛杉磯遊民正在瘋搶列車貨櫃車廂裡的包裹。精神問題和貧困,自疫情以來,更多的人口被推向社會邊緣,終於到了全民開始注意到的程度。

15日在曼哈頓時報廣場地鐵站內,遊民馬秀(Simon Martial)將40歲華女推入鐵軌致死。而在加州,最近人們更多頭疼的是遊民搶劫、盜竊等問題,但也仍記得,近年來發生的多次類似事件。除了上周在聯合車站一名70歲女護士遭遊民攻擊致死,去年1月一名八旬老婦散步被遊民打死,去年3月有華裔夫婦遭遊民攻擊一死一傷。

遊民的精神問題從來都不是什麼祕密,雖然絕大多數情況下,精神病患者不會有攻擊他人的行為。但若有了成千上萬流落街頭未接受治療的患者,出現一個遊民馬秀便成了必然的概率。

美國在70年代兩起判例,開始不再強制剝奪或限制精神病人權利的時代。誠然,這是基於正當程序條款和平等保護的精神,避免了正常人因「精神病」而遭強制關押,僅在當事人有危險性時,才能採取強制住院治療措施。當時美國社會對此問題的反思,在影片「飛越杜鵑窩(瘋人院)」可見一斑。而這一先進作法,其實也是當今不少國家效仿的典範。

但自然界的精神疾病原本就變化多端,是人造的法律條文無法完整歸納的。「有病」和「沒病」並非人們以為的那樣黑白分明,而更像一條光譜,譜上的「cut-off值」到底該劃在哪裡,在醫學上本就存在眾多爭議。即便是在確診病例個體身上,也有時好時壞的情況。更不用說,想要在其未做出危險行為之前,判定其是否「有危險性」,簡直如「第22條軍規」一樣荒謬。

例如精神分裂症患者若能保持服藥,其實可以維持很好的狀態,甚至可正常生活工作。但若一旦因某原因停藥,便易行為失控更拒絕服藥,於是螺旋式迅速惡化。想要實時追蹤每一個病例的情況,必然不現實。例如遊民馬秀的親姊姊就透露,馬秀原本工作認真,但患病後未能獲得醫療協助,近來明顯病狀加劇,最終做出駭人行為。

不過即便醫院可以強制收押精神病患,也不可能收容病患一輩子。出院之後的病患仍處於社會邊緣地帶,沒有其他社會和醫療支持,大概率又會繼續發病。於是在強制就醫,放出來又再送入院,如此循環顯然並不能解決問題。

而唯一能確定的是,貧窮、藥物濫用、暴力、失業,以及失去家庭和社會關係,這些都必然會增加個體患病或病狀惡化的風險。如果無法追蹤或掌握每一個例,那麼降低總數,控制精神健康風險,是減少未來再出現遊民馬秀的唯一途徑。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拜登政策落深淵…民主黨執政一年 改革夢碎
華人同事悼落軌華女:女性楷模…議員籲月台裝擋板
放眼2024大選╱你不退我不讓 川普、德桑提斯關係緊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