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中國經濟新戰略給德國敲響警鐘

雨涵(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2020這個被新冠疫情陰影籠罩的年份,有不少德國經濟界和政界人士認識到,對中國市場過度依賴會給德國帶來嚴重後果。德國工業聯合會(BDI)總干事朗(Joachim Lang)日前在《法蘭克福匯報》撰寫客座評論文章指出,“中國的經濟發展新戰略對於德國來說是一個警示信號”。

文章先是簡述了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上提出的經濟發展“十四五規劃”,以及2035年遠景目標,總結出來三個中心議題:富裕、創新和安全。“而有關安全的思考則如同紅線,貫穿所有領域的發展規劃,從糧食供應到數據處理。強調最多的就是‘發展安全’。這反映了中共著眼於對內追求穩定和權力穩固,對外致力於加強防務能力,包括軍事打擊能力。”

作者指出,盡管中共的相關文件中強調公平競爭、市場調節機制還有為外國投資降低門檻等等,事實上“中國領導人並沒有進行系統性改革的意願,他們不會把政府和經濟劃分開來。相反地:很多國有企業的地位還會得到進一步的提高”。對於希望在中國市場上得到公平競爭環境的德國企業來說,這意味著,減少對國有經濟直接或間接的扶植補貼,根本不被北京列入討論範圍。

“其後果是:德國工業企業必須繼續承受結構性的競爭扭曲。對於中國和歐盟之間正在進行的投資協議談判,德國企業須時刻追問,這些市場准入優惠、競爭條件和削減補貼的條款,是否真的能夠付諸實施。”

另一個引起作者警惕的議題就是中共提出的“經濟發展雙循環”戰略。他指出,雖然北京方面不斷強調,這個雙循環的概念並不等於中國要和世界經濟脫鉤,但事實上,在這個“雙循環”中起主導作用的還是“內循環”。作為從疫情危機和中美貿易戰中吸取的教訓,北京致力於加強重要產品的供應安全保障,從而減少對進口的依賴。

文章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方面在他的講話中表示“反對將國際工業生產和供應鏈條作為政治武器”,但另一方面自己卻在助長那些利用外國企業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性進行要挾的行為。“對於德國和歐洲企業來說,這種毫無掩飾的威脅行為,應該被視為明確的警示信號。每家企業現在就應該認真地進行評估,他們的生產線、物流網絡和股權結構將如何應對可能發生的危機情況。”

中國不可低估的債務風險

《商報》(Handelsblatt)則注意到,盡管中國在世界主要經濟體當中“一枝獨秀”,維持了一定水平的經濟正增長,但其自身潛在的危機也不容小覷。首當其沖的就是金融系統:“高額債務、貸款違約、房地產泡沫——跟隨新冠危機一同增加的,是中國金融市場上的風險。”

該報記者列舉了幾個近期發生的大企業債務違約事件,包括德國豪華汽車制造商寶馬(BMW)在中國的合作伙伴華晨汽車,還有永城煤電控股集團以及清華紫光集團。然而令人擔憂的還不只是這些知名企業的巨額違約事件:“在新冠疫情期間,地方政府和私人家庭的債務不斷增長,缺少規範的影子銀行市場,還有不斷增長的房地產泡沫,都給中國的市場監管機構帶來憂慮。”

本月初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政府部門、企業和家庭債務同步上升。“根據榮鼎咨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分析,中國私人消費借貸在過去幾年中急劇上升。中國的信用卡債務總額在絕對數字上已經超過美國。該報告指出,私人家庭的平均負債率已經達到了家庭收入的128%,佔到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56%。”

“由於國家主導的銀行業主要放貸對象是那些國有企業,小規模的私營企業以及私人家庭很難得到貸款。疫情危機使得這一問題加劇。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常常會轉向正規銀行以外的借貸渠道。在過去幾年中,中國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且幾乎不受管束的放貸市場。”

在中國政府加強打擊影子銀行的同時,另一個產業卻隨之興旺起來,那就是金融服務科技。“今年11月初,中國政府對金融服務業采取重拳出擊,連馬雲麾下的螞蟻金服集團也成為了打擊對象。”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雨涵(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