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 德國還能保持中立嗎?

文山(摘編)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柏林出版的《世界報》以"華為成為基民盟贊助商 這是一個致命的信號"為題,抨擊了德國執政黨基民盟接受華為贊助巴符州黨代會的行為。作者認為,一個極有可能推選出下屆德國總理的政黨,必須在贊助商選擇問題上慎之又慎。

"華為的興盛,和中國軍方、和中共政權是分不開的。這還是比較謹慎的說法。另一個執政黨社民黨盡管也曾經接受過華為的2萬歐元黨代會贊助費,但是至少他們主動公開了這筆費用,而且下一屆德國總理也不太可能出自社民黨。而基民盟則很有可能利用3月份巴符州大選的契機,將新任黨主席拉謝特(Armin Laschet)打造成今年秋天聯邦議會大選的總理候選人。華為正在運用其戰略思維,具有針對性地選擇贊助時機。從華為公司的角度而言,這是合理的。"

"但是從基民盟的角度而言這就不對了。自從1945年成立以來,基民盟就代表了一種和中國打壓香港、打壓維族之行徑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誠然,基民盟以往的高層人物曾經出於國際政治的考量而試圖美化過西班牙獨裁者弗朗哥、智利獨裁者皮諾切特、南非的種族隔離政權,還試圖和他們維持良好關系。幸運的是,基民盟最終翻過了這一頁。"

作者接著指出,為華為撐腰的中共政權,可以和弗朗哥、皮諾切特等相提並論;如果基民盟在拉謝特領導下,以國際戰略為由接受華為贊助資金,就會對外界釋放出一個致命信號,尤其是在華為是否能參與德國5G建設這個問題依然懸而未決的情況下。

"在全球範圍內,北京都極具針對性地運用其資金,巧妙地拓展影響力。從中國政府的角度而言,這完全是合理的。但是,對於有意推選出下屆德國總理的基民盟而言,則決不能接受這種視角。一旦跨過了這條界線,這個將推選德國總理的政黨就不能再令人信服地宣稱:'不管誰給我們提供贊助,我們都能保持獨立。'"

杜塞爾多夫出版的德國《商報》以"默克爾對中國的批評太小聲了"為題,刊發評論呼籲德國政府應當主動接近美國新總統拜登,共同制訂遏制中國的戰略,盡早放棄在美中爭霸中保持中立的幻想。

文章注意到,德國總理默克爾在達沃斯論壇上的發言依然強調歐洲不能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默克爾想要阻止重回冷戰邏輯。這種想法固然很高貴,但是不管她願不願意:世界正在邁向大國對立的局面,這將具備新型體制競賽的特質。美中之間的主要沖突並非圍繞勢力範圍、市場份額、霸權訴求而展開,況且歐洲對這些方面本來也沒有什麼直接的影響力。核心問題在於:面對一個科技高度發達的專制政權,民主國家是否依然還能宣稱自己的體制更加優越?在這場新的價值觀競爭中,歐洲不能也不應該保持中立。基於人工智能技術的中國式全面監控政權,與美國的自由理念水火不容,同樣也與歐洲的價值觀格格不入。"

作者指出,拜登早已向歐洲伸出了橄欖枝,表示要打造一個民主國家聯盟,共同遏制中國;偏偏默克爾還在大談多邊主義,而這個詞匯正是習近平用來阻止各國結成廣泛對華陣線的工具。作者批評說,德國政府正在利用中國政府對美國施壓的恐懼,來換取北京在經濟方面讓步,但是這種"美國對華施壓、德國大企業得利"的對華政策注定不是長遠之計,它會動搖歐盟內外對柏林的信任根基。

文章隨後還抨擊了德國大眾汽車總裁迪斯(Herbert Diess)在達沃斯論壇上為其中國生意辯護的言論,認為德國企業界貫徹了幾十年的"以貿易促轉變"戰略從來不過是用來掩飾赤裸裸經濟利益的說辭。"是時候將德國的對華政策轉換到一條堅實的根基上來了。這些天,柏林政界正在密集討論如何與拜登新政府開展合作。作為親美派政客,默克爾的基民盟黨內同僚齊姆亞克(Paul Ziemiak)、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提出重啟與美國的自貿協議談判,仿佛拜登真會對此有興趣。其實,對華關系才是拜登最為關心的問題。"

"在對華關系方面,柏林和華盛頓之間的共同點有不少。基民盟在其新的跨大西洋合作綱領文件中就寫道:'我們與美方一致認為,中國正在成為體制競爭對手。'然而,德國政府卻沒有主動接近拜登新政府、促成共同的對華政策。這應當是默克爾總理的任務。可是,她卻在達沃斯論壇上贊揚習近平虛偽的多邊主義論調;這只能說明,默克爾並不認同歐美應當共同對付中國。"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文山(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