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新冠病毒起源和BioNTech老總的市場誤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冠疫情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480萬感染者死亡,數以億計的經濟損失以及超過一年之久的社會生活停擺。25歲的自由記者Jan Alexander Casper在“時代在線”上發表的文章《中國制造?》(Made in China?)中質問:“新冠病毒起源於實驗室嗎?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事故造成疫情的爆發嗎?為什麼中國政府幾個月來一直在阻止澄清這些重要的、甚至是核心的問題?”

文章寫道:“長達數月的時間裡,‘實驗室洩漏假說’聽起來像是一種陰謀論。然而,現在這一說法正在被重視起來。另外這還表現在美國情報部門在總統拜登的指令下對病毒起源進行了全面調查。8月公布調查結果以來,人們已經清楚地認識到,雖然沒有得到證實,但有可能是由於研究冠狀病毒的武漢研究所的粗心大意導致這種冠狀病毒病原體的洩漏。”

作者感到不解的是,為什麼“在這一背景下,‘實驗室洩漏說’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被邊緣化”。文章寫道:“8月,《泰晤士報》報道說,世衛組織的新冠病毒起源調查報告在發表前經過了北京政府的審查。而且報告只有在武漢沒有被進一步調查的情況下,才允許提及實驗室的假說。……上周,世衛組織宣布,它將再度啟動病毒起源的新調查。這一次重點必須放在‘武漢首次報告人類感染的地點附近的實驗室’。”

作者認為,雖然還有其它一些對於病毒起源的可信解釋,但是“即便病毒是通過(自然途徑)產生的,也無法減輕中國共產黨的連帶責任”。

文章寫道:“如果地方當局利用現有的預警系統,中國本可以迅速控制疫情。…… 無論病毒的起源是在實驗室還是在海鮮市場,早在2019年10月,武漢就有類似新冠肺炎症狀的病人接受治療。然而,直到2019年12月31日,世衛組織才收到第一份關於 ‘神秘肺炎’病例的報告,並得以開始調查和發出警告。如果中國政府立刻匯報了這種新型病毒,如果沒有耽擱時間,而是在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那麼新冠疫情的蔓延至少可以被減緩。”

文章最後寫道:“‘實驗室洩漏假說’不一定就是對的。包括德國病毒學者德羅斯騰(Christian Drosten)在內的一些業界權威都對這種假說表示懷疑。但是以批評的視角看待中國政府為我們提供了機會:在面對大流行病時,不僅要討論氣候、資本主義和全球化的作用,還要為預防大流行病指出具體的經驗教訓。從一開始必須形成一個認識,也就是一個國家一再犯下可原本可以避免的錯誤。在這之後我們才可以真正學到一些東西。”

BioNTech放棄中國市場了嗎?

今年4月,德國拜恩泰科公司(BioNTech)首席執行官吳沙忻(Uğur Şahin)前往上海,從上海的一家酒店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舉行視頻連線。吳沙忻希望BioNTech疫苗能夠成為首個在中國獲得批准的外國疫苗。《法蘭克福匯報》發表的文章《中國阻擋BioNTech》(China bremst BioNTech aus)分析認為,“這可能是這位德國企業家迄今為止職業生涯中最大的誤判之一”。

文章寫道:“德國的疫苗基於比較新的mRNA技術,效力達到95%,比國藥集團以傳統方式開發的中國疫苗(實測效力為79%)和科興疫苗(51%)要好得多,據商界人士稱,習近平主席不想批准德國的高效疫苗、在自己的民眾面前丟臉。因此,德國BioNTech公司得出結論,其產品在中國市場投放目前並不現實。‘BioNTech已經放棄了。’”

文章寫道:“大流行病爆發以來,中國在國內和世界範圍內發動的宣傳戰中,科學只是一個很小的問題。觀察家們說:‘在這場疫苗戲劇中,所有東西都是政治性的。’在給中國人提供德國疫苗之前,北京的領導層希望在未來18個月內將解放軍首先開發的mRNA疫苗以緊急批准的方式投入市場。鑑於這些競爭障礙,BioNTech‘不再有任何商業興趣’繼續在中國的努力。”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