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默克爾執行的對華政策「已經過時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今年3月,歐盟因中國迫害新疆維吾爾人與其他少數民族而對其實施制裁。這是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歐盟首次對中國進行人權制裁。北京立即做出回應,宣布對部分歐洲議會成員以及一些歐洲學者、智庫進行反制裁。歐洲議會綠黨籍議員、對華關系小組主席比蒂克菲爾(Reinhard Bütikofer,又譯包瑞翰)也在中國的制裁名單上。近日他在接受德國《日報》采訪時表示,默克爾總理執政這16年對華政策雖然不是一成不變的,但是現在執行的政策顯然已經過時了。

比蒂克菲爾在采訪中說:“最近默克爾被看作是習近平可靠的伙伴。作為一名政治家,她不僅准備淡化人權問題,支持與習近平政權的深入合作,而且還准備讓德國單打獨鬥,削弱歐洲對中國的立場。德中密切的經濟關系讓人嘲諷為德國根本沒有對中國的外交政策,只有汽車外交政策。在我看來,默克爾這麼多相當大一部分原因要歸咎於失敗主義在作祟。仿佛總理確信中國的崛起勢不可擋的宣傳是真實的,最終唯一的選擇是在不太有利的條件下要麼今天要麼明天總得接受它。我認為這是一種錯誤和危險的態度,有可能使我們在面對一個日益傲慢的政權時陷入無助的境地。”

比蒂克菲爾表示,他不認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宣傳的全面脫鉤的想法是一個明智的觀點。“這與我們歐洲的多邊合作的基本理念截然相反。我們不想建立高牆,但我們必須注意到中國早已開始脫鉤的事實。現在的情況是,歐洲公司無法進入中國的采購市場,而我們的采購市場卻對中國的國有企業敞開大門。脫鉤在特朗普的一種意識形態,但它在習近平卻是的一個現實操作。

《日報》的記者追問他,這不是還是意味著德國准備與中國脫鉤?比蒂克菲爾回答說:“如果一個伙伴准備把經濟相互依存關系變成政治武器,我們就不能再天真地說:我們的開放是沒有界限的。舉例來說,5G網絡的擴展,特別是在工業領域這將是我們未來通信的神經系統。我不希望中國公司成為基礎設施擴建的一部分,因為根據中國現行法律,中國公司必須無條件地服從安全部門的召喚。這不是一種脫鉤哲學,而是不要完全依賴一個不公平競爭的競爭對手的理性抉擇。”

記者問比蒂克菲爾,如果綠黨候選人當選下一屆聯邦總理,將會執行怎樣的對華政策。他回答說:“如果我們(綠黨)執政,那一定是與其它黨團聯盟執政的形式,所以沒有人能夠單獨制定外交政策。盡管如此,我還是希望德國的對華政策能有所改變。首先,我們必須更多地向歐洲一體的方向轉移,少做單干的事。第二,我們必須停止貿易和外交政策分離的做法。我們必須把我們的外貿利益放在地緣政治的背景下。第三:我們想更多地關注氣候外交政策,這也包括對中國的氣候外交政策。第四: 德國和歐洲必須成為全球南方國家更好的合作伙伴,例如通過歐盟互聯互通戰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填補了我們留下的真空。”

恆大危機讓人擔心可能出現骨牌效應

中國房地產集團恆大集團的處境越來越困難。本周三(9月8日),信用評級機構惠譽國際評級下調了恆大集團和其旗下兩家子公司的信用評級,從CCC+降至CC。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報道指出,“投資者擔心,一旦恆大倒閉,會對中國的銀行系統產生沖擊波。野村證券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不久前曾表示:‘恆大龐大的資產負債表將在中國產生真正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如果金融機構出現虧損,他們將削減對其他公司和部門的貸款。’”

文章寫道:“中國當局目前為止只發表了少數關於是否進一步處理恆大的聲明。官方只是督促房地產公司盡快消除債務風險。”

“恆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在過去20多年的時間裡,通過大量借貸、貪欲以及並不總是合法的侵佔建築用地的方式建立起自己的帝國。去年,許在富裕的朋友們和政府的幫助下,該集團度過了一場債務危機。”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