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我把電話退掉了

·1 分鐘 (閱讀時間)
徐銘志說,演失業中年人時,他會想像劇組人員戲拍完就沒了工作,必須趕快找下一檔戲的心情。
徐銘志說,演失業中年人時,他會想像劇組人員戲拍完就沒了工作,必須趕快找下一檔戲的心情。

手機最後一次顯示家裡的電話號碼,是4年前,外籍看護打來說媽媽出事了,我趕回家,救護車已經來了,媽媽失去呼吸,我希望媽媽別受太多痛苦,所以放棄急救。

記得家裡第一台電話是轉盤式的,撥號會喀啦喀啦的,打給喜歡的女生,是她爸媽接電話,好緊張,也不敢講太久。我爸爸是國中英文老師,家裡常有學校老師或學生打來,我是老么,有2個姊姊,若有電話打來,家裡的規矩是誰離電話近就要接。

大學落榜,我到台北租屋補習,爸爸每月寄3千元給我,收到錢、中秋節要回家,我打家裡電話;上大學、當兵,跟家裡報平安,我打家裡電話;畢業求職、公司錄取、同事約我喝酒,打的也是家裡電話。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只要我長大
【心內話】把拔 我現在很好
【心內話】叫老闆吐錢的祕訣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陸擬禁我稻米? 陳吉仲:水果較可能
派系鬥爭擺不平 高鐵宜蘭站選址又冒2新方案
國際影音平台Taiwan+流量差 李永得不滿
B肝停藥易復發 小心錯失治療契機
七成糖友擔心吃藥傷腎 醫師:免驚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