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貝殼比黃金更值錢

陳昌遠
·3 分鐘 (閱讀時間)
曾肖容說再婚太麻煩,倒是在工廠認了一個乾兒子。
曾肖容說再婚太麻煩,倒是在工廠認了一個乾兒子。

我媽媽是廣州的富家千金,懷我的時候跟爺爺奶奶到越南做生意,結果國共內戰、大陸淪陷,回不去,爸爸也沒能過來,後來斷了音訊,所以我出生後從沒看過爸爸。

我在胡志明市長大,爺爺奶奶過世後,媽媽獨自扶養我,那時南越、北越一直打仗,我小時候會聽見山上在戰爭的聲音。我讀廣東話學校,媽媽很有氣質,教我讀書寫字,把我教得很好,小時候生活也很好,媽媽有個乾兒子是電影院的有錢大老闆,把我當女兒照顧,他兒子有什麼我也都有,所以我也算是富家千金,哈哈哈。

我20歲進越南《亞洲日報》當校對,認識當編輯的丈夫,他是老實人,感覺像爸爸一樣,所以想結婚就結婚了。35歲那年,越共打進胡志明市,很多記者被抓,報館關閉,我跟丈夫、媽媽打算逃離越南,一張偷渡船票要黃金八兩,我們買了3張,船都還沒看到,半路上就被共產黨抓了,財產全被沒收,還坐牢,共產黨一直訊問我們,幸好沒有刑求。

曾肖容(中)和母親(右)、丈夫(左)來台時拍的全家福。(曾肖容提供)
曾肖容(中)和母親(右)、丈夫(左)來台時拍的全家福。(曾肖容提供)

出獄後沒錢,只能在市場擺攤賣麵包跟粽子,日子很苦,丈夫坐牢得了胃潰瘍,身體一直不好。1987年,因為「仁德專案」,我們一家三口才以難民身分來台灣,那時從越南出境到泰國搭飛機,身上不能帶錢,只能帶三只金戒子,一只一錢,來台灣後為了租房子賣掉一只,剩下二只,我保存到現在,不敢花掉。

丈夫來台灣一年後就過世了,我到工廠當女工,很勤快,天天早上七點做到晚上10點,主管好欣賞我。媽媽身體好時會煮飯給我吃,後來她中風生病,我中午跟晚上休息時間就跑回家煮飯給她吃,我很孝順,她想要項鍊、耳環、漂亮的衣服,我都買給她,戰爭逃亡的日子裡她養我很辛苦,不孝順不行的,她97歲過世,過世前她的每一件衣服我都親手洗。

曾肖容隨身戴著媽媽送的貝殼項鍊。
曾肖容隨身戴著媽媽送的貝殼項鍊。

我現在是獨居老人,媽媽過世後留給我一只綠手鐲,我不敢戴,怕炒菜做事不小心撞壞,2年前搬家,那只手鐲不知道收哪了,但不會不見,我知道一定在某個箱子裡。我的脖子掛著的,是五歲時媽媽送給我的貝殼項鍊,因為不值錢,所以沒被共產黨搜走,但對我來說這比黃金還貴重,戴了73年囉,看到上面珍珠色的光輝,就覺得媽媽還陪著我。

曾肖容‧78歲‧台北市文山區‧獨居老人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愛在百岳也在星空
【心內話】詐騙愛情的大叔
【心內話】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雙11買下去】
👉好好買市集挖寶趣!最省最划算都在這
👉買什麼最划算?激省攻略包你買最低價
👉2021運勢如何?快來抽Yahoo雙11靈籤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寶瓶退出momo「不能坐視書賤賣」
圖書免營業稅 明年上路 蘇揆力挺
士林夜市慘 房東寧願空租2原因曝光
拜完月老遲遲未脫單 男酸「根本沒用」下場慘急求饒
淘汰母蛋鴨無處可去 鴨農無奈送化制廠「處死」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