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戲劇團新作《當時月有淚》 許秀年、高玉珊同台飆戲

青年日報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黃朝琴/臺北報導

暌違2年,一心戲劇團全新創作《當時月有淚》8、9日兩天將於臺灣戲曲中心獻演,以南宋靖康之難為胚布,以人性為繡線,將宋高宗、岳飛、柔福帝姬3人充滿矛盾掙扎又跌宕的一生,密密細織成一幅烽火浮世繪,打造歌仔戲全新況味,值得一提的是,歌仔戲名角許秀年、高玉珊暌違30年,再度同台演出,令戲迷引領企盼。

一心戲劇團執行長孫富叡表示,繼2019旗艦製作《當迷霧漸散》後,一心戲劇團經過疫情的沉潛,今年發表全新作品《當時月有淚》,再度與劇作家趙雪君合作,為劇團量身打造原創劇本,她擅長剖析歷史人物與事件,以現代的眼光視角切入,總能引起大家對於古今映照的喟嘆省思。

孫富睿指出,這次上場的主角之一,是歌仔戲裡頭較少提及的「岳飛」,雖是個耳熟能詳的名字,但這次不談秦檜陷害忠良、淡化十二道金牌,轉而勾勒起岳飛與趙構(南宋高宗)之間的矛盾糾葛;再加上柔福帝姬爭議難解的一生,試圖探討,何謂忠?何謂孝?又何以成家國?

孫富叡提到,除了編劇,一齣戲的靈魂還有導演,這次特邀近年在傳統戲曲與現代跨界演出都有極亮眼成績,備受矚目的李易修導演執導,李易修曾參與南管音樂、梨園戲、崑曲、偶戲、現代戲劇等諸多表演藝術領域演出及導演,希望藉由他的視野及巧思,為這個看似傳統的故事,賦予全新的面目。

孫富叡說,一心劇團向來注重創新與傳統的融合,跨界之餘更重視戲曲表演深厚的底蘊,扎實根基才是創新的養分,因此邀請戲曲界前輩展現功底風範,也讓各世代演員激盪猛烈的火花,許秀年基於老團長的深厚交情,繼《當迷霧漸散》後,再度跨刀主演《當時月有淚》。

除此,《芙蓉歌》裡令人眼睛一亮的高玉珊也受邀參與演出,兩位國寶前輩同台飆戲,加上雙小生孫詩詠、孫詩珮的組合,讓戲迷們光想到都要忍不住尖叫。

《當時月有淚》劇情描述那年,趙構的身份是太上皇宋徽宗的30個兒子之一、皇上欽宗的九弟,雖然稱作康王,但就算站在徽宗面前,趙構也不確定父親是否認識自己,因為他的母親不過是個小小的「婉容」罷了,然而當金兵包圍汴京,欽宗打算議和,卻無人願意前往之際,康王無畏請命的氣宇軒昂,令驍勇善戰的岳飛心悅臣服;而意氣飛揚的岳飛,則令康王好不欽慕。

汴京城破,徽欽二帝被俘,帝姬、王妃、宗姬、族姬全被標上了價格,送往金營,金枝玉葉倏然變成了俎上魚肉,她們的命運令人不忍卒想,康王登基為高宗,岳飛從宗澤將軍帳下的一名先鋒官,升至御營統制,不意當年的欽慕,如今卻讓高宗如芒在背,如鯁在喉。

柔福帝姬被岳飛自金營救回,受封為福國長公主,許配給禮部侍郎高世榮,婚後二人相敬如賓,讓人稱羡。生活看似恢復平靜的她,看著岳飛攻無不克,心中實有萬千悲喜難以向人言說;而看著岳飛名正言順打著忠心的旗幟,無視高宗矛盾心境的魯莽,亦心焦不已。這段歷史的結局,早在一首「滿江紅」裡被書寫殆盡,可細究其中的是非曲折,或許連天邊的那彎殘月,都不禁淚垂。

以武立團的「一心戲劇團」,由團長孫榮輝領軍,至今已屆30週年,近來發表諸多讓觀眾耳目一新的作品,如《斷袖》、《芙蓉歌》、《啾咪愛咋》、《千年》等,不僅屢獲傳藝金曲獎,以及台新藝術獎入圍肯定,更成功搭起歌仔戲與文學跨界的橋梁,擁有「歌仔戲浪漫新美學」之讚譽。

一心戲劇團《當時月有淚》邀請許秀年、高玉珊2位國寶前輩同台,加上雙小生孫詩詠、孫詩珮的組合。(一心戲劇團提供)

許秀年繼《當迷霧漸散》後,再度跨刀主演《當時月有淚》。(一心戲劇團提供)

《芙蓉歌》裡令人眼睛一亮的高玉珊也受邀參與演出《當時月有淚》。(一心戲劇團提供)

當家小生孫詩珮。(一心戲劇團提供)

當家小生孫詩詠。(一心戲劇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