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3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在距離塵囂很遠的地方,在宛如迷宮一般的迴廊駐足,心情堪比這被落雨肆虐的場景,淒涼無邊,灰色調是唯一僅存的視野。

我的外甥女永遠的睡去了,在國慶日當天,一個看似平常不過的清晨。在她入殮的這一天,棺木裡她的面容看起來很安詳,飽滿的雙頰撫觸起來有些冰涼,微揚的嘴角、粗粗的眉毛,在在是她生前的模樣,唯一不同的是,再不會聽到她喊我一聲「阿姨」了。

與她最後那一面,烙印在去年中秋節翌日的夜色中。老家後院生氣勃勃的,喧鬧聲此起又彼落,撲鼻的烤肉香氣一波波,瀰漫在皎潔月光、溫暖燈光以及花影與樹影朦朧處。

我在她的模樣裡看不到10天加護病房治療的痕跡,只是愈發赧然的神態惹人愛憐。因為大病初癒必需節制飲食,只能品嚐家人遞過去的清淡食物的她,在裊裊的煙霧後方把自己坐落成一抹安靜與靦腆。

有那麼幾次,我欲近身關切她的病況,就那麼幾次,我礙於手邊炭火而作罷,始料未及的是,餐會未畢她就被大姊帶離這裡返家休息去了。

每個夜晚都會過去,都會為迎接白晝而逐漸褪去它黯黑的外衣,然而今夜不會,它是被定格的影像,且時不時會自動播放。

她的殘疾人生,始於襁褓時的一場意外,在尚未認識這個世界之前,就已先飽嚐舉步維艱的滋味。生命旅途風光無數,她的卻是荊棘遍佈。獨特是上蒼給的試煉,面對今世課題,她只能以承受作答到底。

遙憶中有那麼一幕,不時回來勾起我的愴惻。那是我前往一所醫療機構洽公的午后,大大的玻璃帷幕前熙熙攘攘,不料卻被一聲輕喚淹沒了。彈指多年,今日驟見恍如隔世。

被這場突如其來的相遇所震撼的兩人,在短暫的相顧無言後,她定定地說道打掃醫院是現階段的工作,已完成工作的她有朋友正在某處等候。

面對眼前這個成熟的她我不由暗暗心驚、不自禁汗涔涔了。她的訴說簡短卻囊括了她所有的故事,語調緩緩卻透露出她知足無求的心態。

凝望漸行漸遠的她的背影,深感漫天彩霞也黯然失色在她微跛但沉穩的步履之下。

被彷彿沒有盡頭的雨籠罩的回程,淒迷又美麗,奈何蕭蕭颯颯依舊。蜿蜒的山路一次次地在眼前出現,又一次次地在後方消失,恰似不能自已的人生。惟聽心雨淅瀝淅瀝的在泣訴,那停不了的思念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