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聞/駁斥江鵬堅是調查局人員遭施明德質疑「也是特務」? 謝長廷臉書回應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指出,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曾自曝是調查局訓練班出身,監控黨外人士,遭駐日代表謝長廷反駁說非事實,請還活著的朋友須替他澄清。後來施明德又回謝長廷說「你也是特務嗎?不然怎麼知道是不是?」對此,謝長廷臉書長文回應,他不是線民,也沒有拿薪水、沒有代號、化名,這些也經法院多次調查並有公文書確認在案。

謝長廷透過臉書回應施明德的質疑。針對「憑什麼跳出來澄清?你怎麼知道江鵬堅不是調查局派的長期臥底?」一事,謝長廷表示,他當然不想惹麻煩,但江鵬堅已經過世,也不能任人羞辱,還活著的朋友有責任出來澄清,這是做人的基本、他的家屬也是這樣期待。

謝長廷說,自己曾經跟江鵬堅是同扶輪社、同律師辦公室、擔任過江鵬堅的競選總幹事,也擔任江鵬堅當主席時的社運部督導,對江鵬堅的過往有一定的了解。

此外,謝長廷表示,江鵬堅曾親口告訴我,1964年律師考試發表前有考上調查局,但沒有去就職,在美麗島事件時,他已經是律師,不是調查局的職員,調查局如何派他去黨外臥底?這點必須謹慎求證。

有關林忠正稱「江鵬堅是調查局派到黨外長期臥底的工作人員」、「過世前向受害人告白且道歉,並將他多年來向調查局寫的報告文都交與受害人」一事,謝長廷指出,這非事實,今日他看相關報導,果然並不是江鵬堅向調查局的報告文,而是黨外助選團等影印資料等。

謝長廷進一步說明,家屬的說法是這些資料本來就是施明正放在江鵬堅家中的資料,施明正已經過世,江鵬堅自己罹癌,所以交代家屬還給施明德。江鵬堅常和施明正在一起,討論寫作或其他用途,寄放那裡也有可能,「除非真的拿出林忠正講的有江給調查局的報告,不然僅憑施先生一人説詞,就判定他是臥底,對於故人的名節,還有家屬的感受,將心比心,是不夠尊重。」

另外,謝長廷說,江鵬堅是建黨小組十人之一,如果江是臥底,怎麼沒有去密報?民進黨怎麼建黨成功呢?謝長廷也說,施明德一貫都說民進黨建黨日期,蔣經國早就知道,一切蔣都有掌握,但蔣經國的機要室主任卻說,蔣是組黨當天經他通知才知道,李登輝前總統日記也明載蔣經國事先不知道,「我們應該相信上面兩人的說法比較客觀不是嗎?」

至於有關施明德稱調查局前副局長高明輝,指控謝長廷是特務的問題,謝長廷解釋,1991年調查局侵入清大校園,逮補獨台會學生廖偉程及牧師多人,就是由高明輝主持,利用線民密報,打壓台獨的代表作,當時如不是刑法100條及時修改這些學生依法可以判處死刑,所以當時校園學生教師串連抗議,曾引起軒然大波,現在大家都在討論線民末稍問題,有人說應該往上追溯,高明輝就是主導加害的一個,現在為什麼變成由高明輝來指認誰是特務,這不荒謬嗎?

謝長廷表示,2006年紅衫軍包圍總統府時,聽說高明輝去找施明德,施明德他們相信高明輝的話,開始質疑「王幸男跪地求饒」、「謝長廷是特務」等,但其實這些事情都有到法院,高明輝都否認有説過,或有看到,或記不得,高明輝在審判中說提到,他當時有定期和警總開會。謝長廷認為,黨外時期有好幾件血案迄今未破,也許應該向其查缐索。

謝長廷指出,「民進黨建黨時,高明輝主持監控業務,他有沒有蒐集到祕密建黨日期的情資報給蔣經國呢?這點問高應該最知道,施先生可以向他求證,如他們沒有收到報告,證明沒有線民或線民沒有報告,這就是值得慶幸的智慧如人性善良高貴面。」

謝長廷也說明他為什麼不到法院提告施明德,讓真相大白。他表示,施明德早年反抗獨裁專制,對台灣民主化有貢獻,也曾任民進黨主席,他不會因施明德晚年的言行,而抹煞對於過去的肯定,也不願互告讓真正加害者在旁邊涼快看笑話。

謝長廷強調,他已有利用其他民事官司,讓高明輝、謝育男都到法院作證了,他們也明確承認沒有掌握民進黨建黨日期,所以被國安單位追究了責任,「而我不是線民,沒有拿薪水,也沒有代號、化名,這些也經法院多次調查並有公文書確認在案。」

(民視新聞網/綜合報導)

更多民視新聞報導
快新聞/基隆市議員韓世昱與父親韓良圻涉嫌貪污 檢調約談
快新聞/數月以來最慘重! 敘利亞一日兩起攻擊至少27人死亡
快新聞/陳柏惟罷免案10/23舉行 北市議員共同推動「青年返鄉投票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