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立投名狀 尹立向新潮流表功

曹明正╱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曹明正╱新聞透視】 他是「辯護」高雄的尹立,也是「在乎」高雄的尹立,如不是向菊系靠攏,也許只是一介學者、一名設計師。如今甘願為派系馬前卒,還被起底獨拿上千萬標案,過往的辭官、罷韓,莫非心中有鬼?才不得不立「投名狀」? 尹立是前高巿府文化局長,去年高雄巿長選前,因無法坐視他眼中的高雄遭韓粉批評地一無是處,為了替政策辯護,辭官發起wecare高雄,今年初他不滿韓國瑜選總統,再一次啟動wecare,以罷免他口中的韓導為己志。 如此充滿理想、在乎高雄的尹立,如果真不為個人利益,也無關乎政治,也許所作所為都恰如其分。但假使是像國民黨形容的是另一個卡神,他106年前接文化局長前,協會共得19標案,就必須付出代價,要立「投名狀」。 不管是電影或小說裡的「投名狀」,必須拿人頭來獻,以示忠誠,從此死生相託、禍福相依。這樣的結合,不必然出於理想,卻是基於利益上的歃血為盟,一致對外時必須有人「立功」,內部衝突加劇時,卻也自我矛盾。 對菊系、對新潮流或對民進黨而言,去年大選在韓流兵臨城下,綠營所謂的「民主聖地」即將變天,菊巿府的權力核心一一「裸退」,發起wecare的尹立成了唯一浮上檯面的前政務官,挺身而出時,念茲在茲都是為了高雄。 但尹立從辭官到罷韓,動作愈來愈大,少了一分理想,卻多了一分算計,急於「立功」的樣子,猶如因為獨拿上千萬標案,必須向派系獻忠誠、立「投名狀」,果真如此,罷韓不過是心中有鬼,既沒正當性,更無關在乎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