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網路與病毒─關於《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

聞天祥
·4 分鐘 (閱讀時間)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一如片名,開場便是真槍實彈的性愛A片(不過女主角有替身代勞),甚至營造出自拍趣味……

第71屆柏林影展因疫情影響,雖然舉辦競賽,但評審以外的受邀人士只能在線上觀賞,等到六月才可能舉行實體影展。本屆沒有評審團主席,由過去六位金熊獎得主選出得獎名單,結果哈都裘德(Radu Jude)執導的《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Bad Luck Banging or Loony Porn)勇奪金熊獎。這也是羅馬尼亞近十年來,繼《愛的佔有慾》(2013)和《禁身接觸》(2018)後的第三座金熊獎。

哈都裘德過去幾部作品《世界上最快樂的女孩》(2009)、《追拿吉普賽!》(2015)、《心痕如詩》(2016)、《羅馬尼亞野蠻史》(2018)都在台灣影展放過,《追拿吉普賽!》還上過院線,重度影迷對他應該不算陌生。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一如片名,開場便是真槍實彈的性愛A片(不過女主角有替身代勞),甚至營造出自拍趣味,只見片中男女一邊恣情縱慾,還要回應房門外的家人。不過這個情趣自拍意外在網路上傳播開來,女主角被指認出是名老師,道德災難接踵而至。影片接下來分成三章。

第一章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羅馬尼亞新浪潮」的標準風貌,鏡頭一路跟著女主角,她去找校長求情未果,跟丈夫通話,去大賣場幫女兒買玩具,跟人行道上違停的車主大吵,還去西藥房買鎮定劑……。影片顯然是在疫情期間拍攝,不少路人戴了口罩,值得注意的是導演跟隨女主的這段路程,會不時岔出去觀察其他人,意在言外凸顯了健康、經濟、社會秩序、體制信任的緊繃狀態,也幽默地詰問了建築上那些裸露性器的古代男體為何就不妨害風化?

第二章是針對二、三十個詞條的註解,舉凡政治、歷史、軍事、宗教、種族、家庭、教育。透過文字對影像(有不少是網路影片或新聞資料片)進行解構與新詮,論文般的旁徵博引讓人聯想到「法國新浪潮」的高達,並藉以達到諷刺目的。例如「家庭」這個詞條出現的是個傷痕累累的男孩背對鏡頭的畫面,然後字幕告訴你:在羅馬尼亞10個小孩就有6個遭遇過家暴。這些短捷但犀利的音畫,既符合當下流行的抖音短影音、Ig限時動態等新應用美學,更意在言外點出社會的荒謬與偽善,也為接著要登場的辯論,做好暖身。

第三章的重頭戲自然落在性愛影像外流的女老師接受家長(也像社會菁英的縮影)公審。因為疫情,他們必須帶著口罩在戶外並保持安全距離開會,但並未因此減少砲火。指責紛紛而至,少有同情直言,女老師也為自己的行為強力辯護。隨著欲加之罪愈來愈多,衝突也隨老師拍A片演變成其他立場的對立,有點像我們的談話節目但更有備而來。

妙的是導演最後給了三個結局,有老師留下來的版本(但依舊火藥味十足),也有老師被否決掉,還有一個太勁爆到好笑,就先不爆雷了(國內已有片商引進本片)。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表面上縮短了Pornhub與藝術電影、短影音和史詩、女優與老師、家長與法西斯的距離;也讓網路與病毒的流傳,互為表裡;卻也藉此體現了某些觀念鴻溝並未隨著時代進步而消失,只是隱藏,等待時候一到便傾瀉而出(或可對照我們的公投)。

性(或是被看到的性)何以被當作洪水猛獸?指責女性就理所當然(但撻伐者也有不少姐妹)?老師與家長的對等或對立,也就成了同一陣線或正反兩方的辯證。《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不會是唯一但可能是第一部把這波疫情啟發帶入影片而獲得大獎的電影。它的獲獎也教柏林近期予人的政治色彩與硬調形象更加強烈,對此感興趣的影迷應該不會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