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了! 促轉會不理施明德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促轉會除了繼續對國民黨清算鬥爭外,對婦聯會及救國團等亦屢出重手,更陸續公布當年威權時期的監控紀錄。就在挾政權大力掃蕩異己之時,發生民進黨立委黃國書線民案。

黃國書因曾在學生時期被吸收為國民黨政府線民,舊事曝光後,黃決定退出民進黨,並不再尋求立委連任。本以為此線民案就此落幕,詎料,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被動證實江鵬堅也是調查局派出的臥底人員,引發話題。江的遺孀江則盼江的朋友能替他澄清。

這番話出自施明德之口,筆者著實嚇了一跳。因為,這不是我印象中的施明德。施明德被囚25年半後踏出黑牢說的第一句話是:「忍耐是不夠的,必須寬恕。」在他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提出「政治大聯合,社會大和解。」既有寬恕胸襟,又有放棄成見,政治聯合的格局。是以,施明德此話一出,其後續發展引發社會高度關注。

施明德基於自己對特務統治和那個時代的了解,認為「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而不是問誰是?所有的辯護律師裡,我只認識尤清,他是我的初中同學。」施明德這番話說得很重,無論是施明德要的「轉型正義」或是被點名的律師及江鵬堅遺孀要求的「還其清白」,民進黨都有責任將此事徹查清楚。

然而,看看掌權的民進黨面對此事的態度。首先,施明德點名行政院長蘇貞昌沒有為民主運動辯護,甚至質疑他也可能是特務。蘇只表示自己「一生坦蕩,備受檢驗,可受公評」,也指出,自己為民主運動的啟蒙出了許多心力,「推開民主的大門,事證俱在,可供檢驗。」

針對蘇貞昌為民主啟蒙的說法,施明德說,當年美麗島大審,所有辯護律師只是像平凡律師一樣在法律範圍內辯護、請求減刑或免刑,「沒有一句是涉及台灣民主運動的辯護。」施、蘇兩位所言南轅北轍,然而,真相只有一個。高舉「轉型正義」大旗的民進黨政府,還有高居廟堂的行政院長蘇貞昌,有責任公開當時所有辯護律師們的發言,還施明德或辯護律師們一個正義。

施明德抱怨,促轉會至今不准他查閱自己當年的檔案,「讓陳菊看檔案卻不准我看」,對此促轉會主委回應,是根本沒收到申請。但這種理由很難令人信服,畢竟連野百合學運世代的人士都能受邀閱覽檔案,對施明德這樣一位轉型時代的代表人物,民進黨口中爭取民主的前輩,還是前黨主席,促轉會卻刻意忽略,難免令人猜疑,是否真如施妻所說,民進黨那麼怕真相,是「害怕民進黨是臥底特務建立的黨嗎?」。

如今蘇揆也被質疑是否曾為線民,以行政院長之尊,此事不容迴避,必須公布事證俱在的歷史真相,而不是只耍口舌之爭。2007年蘇貞昌曾登報喊話:「長廷兄,轉移焦點也不能改變涉案的事實。」現在迴力鏢可能成了「貞昌兄,轉移焦點也不能改變說謊的事實。」(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