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危機:中國房地產巨頭遭投資者圍堵總部逼債前後發生了什麼

·7 分鐘 (閱讀時間)
保安員拉起封鎖線圍封恆大集團深圳總部入口(13/9/2021)
抗議僵持一整天之後,恆大深圳總部大樓出動保安員封鎖入口,驅趕媒體。

中國恆大集團遭投資者圍堵總部抗議後,承認正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困難」,並稱這是由「對本集團的持續負面新聞報道」所導致。

恆大集團星期二(9月14日)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證實集團過去三個月物業銷售成績持續惡化,並已聘請財物顧問研究解決方案。該集團在另一份聲明中否認正破產重組。恆大集團在香港上市的相關股票當天普遍暴跌,其中中國恆大星期二收盤下跌11.87%,恆大汽車跌24.66%,恆大物業跌12.01%。

約100名投資者星期一(13日)包圍恆大在廣東深圳的總部大樓,有人聲稱購買了恆大的投資產品,要求贖回。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著相關照片,但主流媒體未見報道此事。

恆大兩周前公布2021年上半年財報,確認其負債總額高達1.9665萬億元人民幣(3050.07億美元),分析人士擔憂恆大債務問題對整個中國金融系統構成風險。

恆大總部遭遇了什麼?

星期一圍堵深圳市南山區恆大集團總部的討債者當中,許多人情緒激動。從路透社電視新聞拍攝的視頻所見,他們喊著「恆大還錢」等口號。中國財新網報道稱,示威者星期天(12日)晚間已開始聚集,「投資者採取了線下行動,參與者包括恆大財富自己的員工」。

一些網上流傳的照片顯示,部分示威者舉著或在胸前貼著「恆大還我血汗錢」、「老闆盤滿缽滿,員工傾家蕩產」等標語牌。

據報道,示威者的目標是恆大集團旗下恆大財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杜亮。他在星期一凌晨向圍堵恆大總部的群眾宣讀了一份兌付方案。財新網稱,杜亮提到,恆大難以在瞬間撥款400億元人民幣兌付到期理財產品。

恆大財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杜亮(中)癱坐在一位暈倒的女士旁邊(13/9/2021)
恆大財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杜亮(中)癱坐在一位暈倒的女士旁邊。據報道,他一直在現場與抗議群眾交涉。

一位自稱是恆大員工的王先生對路透社說,他個人投資了10萬元,親戚合共投上了100萬元。「他們說要兩年時間才能兌付完,可那沒有實際保證,我擔心公司到年底就要破產了。」

財新報道說,據信是杜亮的一位男士徹夜在恆大總部大樓地面大堂留守至星期一,他癱坐在一面牆下,顯得精疲力盡。後來,數十名保安員驅散在場採訪記者,把人群擋在門外。路透拍攝的視頻中也出現了這位男士。

據法新社報道,恆大集團深圳總部的抗議活動星期二仍在繼續,一些被拖欠付款的承包商加入到示威群眾中來。信息公開網站「自由微博」顯示,多條討論恆大總部示威的帖文遭審查屏蔽。

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投資調研企業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估算,截至2021年6月底,恆大正承建140萬個商品房單位,總值1.3萬億元人民幣(約2000億美元)。

恆大官方有何說法?

恆大集團首先於星期一晚間在其官方網站發佈簡短聲明稱:「網絡上近日出現的萬有關恆大破產重組的言論完全失實。」

「公司目前確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但公司堅決履行企業主體責任,全力以赴復工復產,保交樓,想盡一切辦法恢復正常經營,全力保障客戶的合法權益。」

到星期二,恆大集團以主席許家印名義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當中沒有再提及破產重組傳言,而是首先承認其物業合約(房地產合同)銷售自2021年6月起呈下降趨勢,預期9月份也將「持續大幅下跌」。

公告稱:「9月通常是中國房地產行業物業合約銷售高峰,然而由於對本集團的持續負面新聞報道嚴重影響潛在購房者信心,本公司預期9月銷售持續大幅下降,導致本集團銷售回款持續惡化,進一步對現金流及流動性造成巨大壓力。」

許家印在香港出席恆大房地產新聞發佈會(資料圖片)
許家印在1996年創辦恆大。
香港灣仔中國恆大中心外牆上的企業標誌(資料圖片)
位於香港灣仔的中國恆大中心是恆大集團正設法甩賣的房產之一。

公告續稱,恆大集團「正積極接觸潛在投資者」出售資產,包括恆大新能源汽車和恆大物業的部分股份,以及位於香港灣仔的中國恆大中心辦公樓,同時確認恆大旗下兩家子公司沒能履行「為第三方發行理財產品提供的擔保義務」,涉及債務9.34億元人民幣。

恆大集團宣佈委任兩家財物顧問,「探索所有可行方案以緩解目前的流動性問題,爭取盡快完成對所有利益相關方最優的解決方案」。

凱投宏觀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對法新社說:「恆大倒下將是中國金融體系許多年來要面對的最大考驗。」

威廉姆斯說,目前恆大殘局的最佳出路,將是讓其它房地產發展商接管恆大尚未建成的項目,讓恆大從其土地儲備中以地抵債。

恆大與「三條紅線」

許家印在1996年創辦恆大,其後的房地產熱使集團業務迅速在中國各大城市發展。2009年,恆大在香港首次公開招股,成功集資90億美元。

2010年,許家印收購廣州一家足球俱樂部,改名廣州恆大,並大灑金錢羅致球員加盟,其後屢獲佳績。2021年中國足協要求球隊剝離企業冠名,再次改稱廣州隊。

2018年,恆大透過旗下子公司對外併購,開展新能源汽車業務,2020年8月發表首批概念車款,但至今仍未上市。9月3日,恆大公布其新能源汽車剛完成了新一輪測試。

在金融方面,恆大集團旗下擁有「以財富管理諮詢為基礎、社區金融為特色」的恆大金融財富,以及恆大集團收購中新大東方人壽保險公司50%股權更名而來的恆大人壽。

在上海車展上展出的恆大恆馳汽車樣車(19/4/2021)
恆大設計的新能源汽車尚未到投產階段。
北京某恆大房地產項目工地(13/9/2021)
據估算,恆大尚要交付140萬個商品房單元,總值1.3億元人民幣。

2020年8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北京召開重點房地產企業座談會,為房地產融資劃定「三條紅線」,即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淨負債率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小於一倍。「三條紅線」全碰,企業即不得融資。在此背景下,恆大被迫割價甩賣房產。

美國顧問公司「透視中國」(SinoInsider)認為,北京當局「不會讓恆大破產」,但凱投宏觀的威廉姆斯認為,恆大已成為「過度槓桿的典型」,中國決策者巴不得加以管束,因此中國政府不可能出手拯救恆大。

金融分析企業Reorg不良債務分析員James Shi對路透社評論說,恆大的公告代表其重組邁出了第一步,這通常會涉及延遲支付利息、免除利息,甚至是債券估值打折(haircuts)兼延期兌付。只有重組失敗,才會陷入破產局面。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阿富汗千萬人瀕餓死 聯合國急募資並籲各國與塔利班來往
捷克AZ疫苗打氣不佳 恐銷燬4萬5000劑
太空旅遊時代來臨!SpaceX首支「平民隊伍」上去玩3天
向中國釋放訊號?史無前例 印度今年與11國舉行雙邊軍演
妻半年花光3千萬獎金 男歎退休夢碎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