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過後的Covid-19新泡沫

丁學文
中國時報

這陣子不管你是何方神聖,或有沒有被隔離管制,心裡肯定除了無奈,還有處處感覺的不方便。就是這時候,互聯網再次成了蝸居在家的最佳良伴。是的,人人都說互聯網能夠改變世界,我覺得這話其實不假,但那麼多年下來,互聯網展示給我們的卻是在一次次的資金與人才蜂擁而至的高峰之際,透過一個個的泡沫出現、破裂與重生,最後在少數人留下、大部分人失敗的起落中催生出一個又一個的新世代產業。互聯網的歷史,回顧來看就是一次次泡沫浮起和破滅的歷史。

Covid-19(新冠肺炎)讓無數人被迫在家中打發。但互聯網改造傳統行業的念想卻再一次如火如荼的到來,疫情爆發以來,很多人只想叫外賣來吃,於是有人說外賣小哥火了;Zoom股價飆升了5成,於是有人說在家辦公火了;沒有人敢去醫院就診,於是更有人說遠程醫療火了。在家辦公也好,遠程醫療也好,被困在家裡的人們終於開始使用這些已經聽爛但懶得嘗試的互聯網新事物。畢竟生活還要繼續,你再無可奈何也得覓得替代方案。亂世存正念,境必隨心轉,人生無常總是套路,唯一不變的是新事物常常就是在人們退無可退的情況蹦發而至。

上一次因為大疫情導致的互聯網噴發是17年前。當2003年的SARS逼得大家只能困坐家裡時,這個世界催生了不少新的商機:社交媒體橫空出世,電子商務一飛沖天。時過境遷了17年,今年襲擊全球的Covid-19正推動著另外一批新興的行業。在全球愁雲慘霧之際,《經濟學人》就嘗試在最新一期商業板塊以「Telemedicine in Chins中國的遠程醫療」作為標題,帶我們一窺這個互聯網行業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大陸,由於醫院無法接收太多病人,還有許多因害怕感染而被隔離在家中或不敢去醫院的數百萬人,成倍數地開始在互聯網上尋求治療和相關的建議。

《經濟學人》認為如果沒有Covid-19的爆發,整個大陸醫療消費者行為的轉變大概還需要5年。北京顧問公司易觀(Analysys)就認為,今年大陸在線醫療市場規模將從之前的1580億元人民幣增長到2000億元人民幣以上。我認為這絕不是虛高的現象,大陸那些薪資不高又常常工作過度的醫生也已經開始轉業,在這個全球遭殃,病毒還引起了金融市場暴跌的背景下,全球遠程醫療的最大企業Teladoc股價上漲超過60%,香港掛牌的阿里健康甚至漲了超過1倍以上。

不管什麼產業的發展,都會需要經歷基礎設施的建設、用戶的認知破冰,當用戶願意嘗試,生態就會越來越完善,最後自然而然就能爆發。以遠程醫療和在線教育為例,它們本身已經有了多年的沉澱以及雲設施的基礎,很多人也多多少少知道它們的存在,但這些新概念始終缺乏大規模的用戶嘗試,頂多就是一個聊勝於無的互聯網新玩意。更多人說起在線教育會認為在騙錢,在線醫療更是感覺不靠譜。

是的,任何行業肯定都有良莠不齊,但我個人覺得這兩個行業的蓬勃發展只是時間的問題,它需要的是更多的時間或是凶惡的黑天鵝刺激,就像這次橫空出世的Covid-19。

其實吧,從消費到產業,甚至技術,本質上都有一個培養用戶的過程,泡沫肯定帶著光華破碎,每次新的泡沫浮現,人們就會忘記上一個泡沫破碎的痛苦。2020年初,在家辦公、在線教育和遠程醫療又成了香餑餑的新風口,無數大故事家正在描繪未來,無數投資人正在躍躍欲試。它們會是下一個泡沫嗎?我不知道。它們會是下一個傳奇嗎?我也不知道。就如同這個世界此起彼落的泡沫曾經湮沒的面孔一樣,太多人為了泡沫隱含的黃金,全然不顧其中的風險。他們其實沒錯,因為泡沫和機遇本來就是一體的兩面。每一次泡沫過後,是一地雞毛,還是遍地機遇,總得靠冒險家以身犯險。這個世界從來沒變,泡沫起滅也如出一轍,Covid-19帶給我們的恐慌或許前所未有,但恐慌過後的產業更迭我跟你保證它會一如既往。(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