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攻魔女」落網20年:赤軍領導人重信房子2022年可望假釋出獄

詹如玉
·9 分鐘 (閱讀時間)

涉嫌參與1972年特拉維夫機場掃射事件、1977年達卡日航劫機事件等恐怖攻擊事件,被日媒稱為「國際恐攻魔女」、「暴力美少女」的重信房子,即將在2022年假釋出獄。當時參與逮捕行動的搜查員,至今仍對這段時隔20年的往事記憶猶新,長年與重信保持書信往來的相關人士,也期許她出獄後能在「法律保障的範圍內」為大眾繼續奮鬥。

從和平抗爭走向暴力革命

現年75歲的重信房子為家中次女,其父重信末夫為昭和時代極右派暗殺組織「血盟團」的成員,但重信房子並非從一開始就崇尚暴力革命,她在就讀明治大學文學院時期參加的多場學生運動,皆是採取「和平手段」的抗議,直到父親告訴她「不流血的革命是不會成功的」,並教育她「跳出民族主義的圈子,成為國際主義者」,才導致向來崇拜父親的重信走上暴力革命的路途。

其父所屬的「血盟團」追崇法西斯主義,長年透過暗殺手段讓一些當時的政經菁英消失,進而「整頓」日本政府。血盟團除於1932年成功暗殺日本前首相犬養毅,引起當時的政治家人心惶惶,不敢批評、反對軍方外,血盟團創辦者井上日召的孫子,更是日本邪教奧姆真理教高層之一的井上嘉浩。

策劃多起恐攻行動

決定走上暴力革命路途的重信,遠從日本來到當時反美情緒最深的中東前線,與加入「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的奧平剛士成為「戶籍上」的夫妻。兩人一同創建了日本赤軍,以推翻日本天皇和政府為目標,並在日本境內及全世界發動恐怖攻擊。他們除在1972年於以色列劫持2架日本飛機,造成24人死亡外,1977年又劫持1架從巴黎飛往東京的飛機,要求日本政府釋放被捕的赤軍成員。直到日本赤軍於2001年在日本及阿拉伯世界都失去支持,重信於日本遭捕後,才正式宣布組織解散。

隨蘇聯解體,剩餘共產勢力被美國打壓,重信與日本赤軍也失去中東國家的庇護,她被迫在亞洲國家輾轉流浪,最後在偷偷潛返回日本時遭捕。《47NEW》稱,據當時負責監視日本赤軍活動的搜查員表示,由於重信長年在中東活動,日本警方僅有她年輕時候的照片,故當負責監視的搜查員於2000年在被視為是日本赤軍據點的公寓,發現一名中年女性出入公寓時,他們並未馬上就認出重信房子。

儘管當時大阪府警方已掌握所有日本赤軍境內成員的資料,但仍找不出這名女性的身份,無奈之下,搜查員只好開始跟蹤行動,調查這名女性的真實身份。這項行動一直到同年10月左右才有所進展,當時搜查團隊發現一名本該淡出日本赤軍組織的男性,於兵庫縣蘆屋市的某間車站,接送身份不明的中年女性,才使搜查團隊開始懷疑這名女性就是日本赤軍的頭頭——重信房子。

潛回日本意外遭捕

據當時埋伏在重信下榻飯店周遭的搜查員表示,當時過了退房時間後,重信都遲遲未現身,現場所有人都屏氣凝神,他從未感覺一分一秒有如此漫長。重信終於現身後,搜查員以重信假結婚後更改的姓氏(即其丈夫的姓氏「奧田」)試探,加上重信在飲料罐上留下的指紋、特殊的拿菸姿勢等證據,最後成功將其逮捕歸案。

儘管在審判過程中,重信否認參與1974年的駭客事件,但她最終仍因涉嫌蓄意謀殺及策劃恐怖攻擊罪等罪名,遭法院於2006年判決20年有期徒刑,且目前仍有7名日本赤軍成員遭國際通緝。據一名重信在成立日本赤軍前結識,現年70歲的男性回憶,1970年代前後的重信留著一頭黑長髮、身穿牛仔褲,打扮十分時尚。由於重信當時宣揚的革命理念,能讓人感覺到她的熱忱,故許多人都和這名男性一樣,不求回報地為重信提供資金和物資,重信也因擅於控制人心而被稱作「魔女」。

這名男性曾參與重信於1972年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市郊外的機場發起的恐攻,據他回憶,他當時與重信一同來到中東地區後,便在事發地點以自動步槍朝機場地勤人員及旅客掃射,總計造成24人死亡、76傷。這名男性表示,這場恐攻原本是為了巴勒斯坦人而發起,但最終卻牽連許多無辜的當地市民,他認為這是相關人士必須深刻反省的一次事件。

支持者期待「魔女」出獄後再為人權奮鬥

談到重信偷偷潛回日本遭捕的新聞,這名男性表示,他直到重信被捕當天,相關人士打電話告知他,他才得知這項消息,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重信已經偷偷回國。對於重信即將假釋出獄,這名男性表示:「她(重信)至今的人生一直被名為『革命』的魔力給吸引,但許多與她並肩作戰的同伴都在半途逝世,希望她在出獄後能在法律保障的範圍下,為大眾繼續奮鬥。」對重信出獄後繼續為人權及民主奮鬥抱持期待。

《共同通信》日前透過重信的代理人兼律師,拿到7張重信於10月底在獄中寫給律師的信。目前正在位於東京都昭島市「東日本成人矯正醫療中心」服役的重信,於信中寫道:「11月8日快到了,(距離我被捕)已經要20年了!」並稱自己對當時被抓的場景記憶猶新。

此外,重信還在信中提到監獄人員為防止飛沫傳染,暫時將面談室透明隔板的洞擋住的防疫行動,表示自己沒自信能聽清楚面談者的聲音,並說就算戴上助聽器,她有時候也聽不太清楚對面的聲音,可以看出重信對自己步入高齡、健康狀態不如從前感到擔憂。重信在信介結尾也祝福律師身體健康、要他注意防疫,期盼能早日出獄與律師好好聊聊。

被捕至今時隔20年

《47NEWS》稱,該社曾在今年8月以後,寄了3封信給重信,希望能與她進行面談,但皆未收到回信,直到今年10月才有一名自稱是重信朋友的80歲男性,透過電子郵件和該社聯絡。該名男性表示,他是透過從重信那轉寄的信件,才得知媒體想與重信面談的消息。據他透露,重信目前因癌症經歷多次手術,需要定期檢查,雖然身體狀況很穩定,但每個月被限制只能寄5封信,會面對象則僅限於家屬或律師。

此外,這名男性還表示,重信至今都會將自身狀況,透過書面資料寄給與其關係較親近的人,部分內容甚至會刊登在重信支援者所發行的季刊雜誌上。據了解,這名男性並非日本赤軍的成員,僅是在重信就讀明治大學時,曾與其有過交流。兩人最後見面雖已是數年前的事,但至今仍有書信往來。男性表示,若未來重信出獄後,兩人有機會見面,他打算和重信說:「原本以為我也上了年紀,這輩子大概沒機會再見面了,沒想到還是順利見到面了。」

除重信與其身邊的人邁入高齡外,當初作為大阪府警方警備部長,指揮逮捕行動的高橋清孝,如今也已63歲。高橋在逮捕重信後,歷任北海道警方總部長、警察廳警備局長、警視總監等職位,目前已經退休,其他曾追捕重信的搜查員也大多都已不在線上。一名已屆高齡的前搜查員表示,他們當年之所以能成功逮捕重信,是因為相信儘管還沒有實際的成果,但只要為了社會大眾,努力踏實地進行搜查,總有一天一定會逮到嫌犯,驕傲之情於話中表露無遺。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最美女大生從搞學運變武裝革命!劫機、恐攻樣樣來,遭全球通緝…揭日本赤軍領袖傳奇人生
相關報導》 驚天行動!以色列特工潛入德黑蘭,街頭暗殺恐怖組織「基地」第二號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