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龍變身3/獄友眼中的張錫銘 「他不是進來當老大的」

 惡龍變身3/獄友眼中的張錫銘 「他不是進來當老大的」【圖 / 菱傳媒】
惡龍變身3/獄友眼中的張錫銘 「他不是進來當老大的」【圖 / 菱傳媒】

(記者王吟芳/調查報導)關於張錫銘的在監表現,一名剛從台南監獄假釋不久的獄友「小龍」告訴《菱傳媒》,台南監獄裡年輕的後輩都尊稱張錫銘「黑哥」,「他真的10幾年都未曾違規,也沒有寫過陳述書,他在做的事一定會讓你覺得不可思議。」

小龍舉例說,平時受刑人去會客,結束後大家都各走各的,沒人會去收會客室的椅子,但只要那天黑哥有會客,他一定獨自把每個窗口的椅子都收好,「以他的江湖地位還肯屈就做這種事,真的讓人很難想像,但黑哥常跟我們說,『他是進來關的,不是進來當老大的』」。

小龍還透露了一個台南監獄的潛規則,他說依規定受刑人都要輪流值星,負責打掃舍房內務,如果不想值星其實可花錢找人來代替。「黑哥家人每個月都會寄錢給他,他不是沒有錢,但他從不做這種事(找人代替),只要是他值星,他就會把房間整理得乾乾淨淨。

小龍非常尊敬黑哥張錫銘,出獄後仍持續與張錫銘通信保持聯絡。
小龍非常尊敬黑哥張錫銘,出獄後仍持續與張錫銘通信保持聯絡。

小龍非常尊敬黑哥張錫銘,出獄後仍持續與張錫銘通信保持聯絡。

監獄給受刑人吃腐肉 張錫銘出頭槓主管「要吃一口嗎?」

小龍認為,獄方會擋黑哥上課、上技訓班,一來是忌憚他的知名度,怕他成長後又會坐大勢力,造成監獄管理困擾;二來是黑哥常為同學爭福利,對獄方來說自然很礙眼,「像之前新聞報導過的勞作金事件,還有一次廚房用壞掉的豬肉煮給受刑人吃,沒人敢吭聲,只有黑哥去找主管反映,還問主管『要不要吃一口看看?』」

張錫銘入監服刑後最廣為人知的事蹟,就是透過友人在監獄外發表公開信,幫受刑人爭取提高獄中工作的勞作金計價基準,讓20年未調整的勞作金有機會調漲;張錫銘也曾寫公開信呼籲矯正署讓受刑人把勞作金用來繳納國民年金,保障受刑人出獄後的生活,這份公開信還被貼上臉書爆料公社引發討論。

小龍說,其實受刑人在獄中要上學、上工藝班根本不難,推稱受刑人考不上、名額有限都是騙人的,「講白的就是要靠關係啦!如果不刁難受刑人,受刑人怎麼會去找門路!只有待過的人,才會知道監獄有多官僚。」

小龍坦言自己是犯槍砲罪才入監服刑,剛進去時他心緒很浮躁,張錫銘總是勸他,不能改變環境就要改變自己,做人低調保平安,這番言論對小龍有著極大的潛移默化影響,「黑哥常叫人不要用耳朵認識他,不要用他的名氣認識他,他請別人看他做的事情來認識他」。

小龍說,黑哥的話句句當讓他覺得超勵志,他常心想「人家那麼有名的大哥都可以做到,我為什麼做不到?」因此小龍出獄後仍繼續與張錫銘保持通信,就連兒子剛出生,小龍也央請獄中的張錫銘幫兒子取名;不僅如此,張錫銘總在信中不厭其煩提醒小龍,千萬不能走回頭路,勸他要改過向善好好過日子。

張錫銘一家五口感情極佳,圖為張妻2006年間帶3名小孩到監獄懇親會客張錫銘(右一)。家屬提供
張錫銘一家五口感情極佳,圖為張妻2006年間帶3名小孩到監獄懇親會客張錫銘(右一)。家屬提供

張錫銘一家五口感情極佳,圖為張妻2006年間帶3名小孩到監獄懇親會客張錫銘(右一)。家屬提供

監所關注小組:不找張錫銘當教化成果代言人太可惜

其實不只獄友小龍對張錫銘讚譽有加,關懷張錫銘假釋進度的監所關注小組理事長陳惠敏也對張錫銘有著極佳印象。

陳惠敏回憶,一開始接觸張錫銘時內心瞬間湧起巨大反差感,「看到他的在監資料,我真的太訝異,他真的是挾持老農的十大槍擊要犯嗎?」陳惠敏說後來她實際入監與張錫銘會客並接觸他的家屬,這才發現這家人真的很特別。

陳惠敏說,張錫銘雖曾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槍擊要犯,但他卻非常相信國家的矯正系統,相信這套系統會讓他痛改前非,所以他一進去就發憤圖強;張太太在監獄外則是辛苦工作,獨自把3個小孩拉拔長大,讓他們各自念到大學跟研究所,「重點是沒有一個小孩看不起爸爸,都在等他回家!」

陳惠敏認為,張錫銘這種家庭支持機制,對受刑人未來復歸社會是大大加分,「矯正署跟台南監獄不請張錫銘來當教化成果代言人,實在太可惜了。」

陳惠敏也忍不住幫張錫銘抱屈說,假釋審查委員會好歹有外部委員進入監獄審查,即使審查過程倉促、每件假釋案只能討論幾分鐘,但至少是集體決議,「案子送到矯正署後就是黑箱,被駁回假釋後也不知具體駁回理由是什麼,就像學生考試考不好,總要知道還有哪裡需要加強吧?」

張錫銘挾持老農逃脫警方圍捕相關影片

相關新聞

獄中專訪/頭號槍擊要犯變省話一哥 惡龍張錫銘:「監獄幫我的是零」

惡龍變身2/槍擊要犯張錫銘搖身變監所模範生 拼17次假釋都敗北


菱傳媒原始網址: 惡龍變身3/獄友眼中的張錫銘 「他不是進來當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