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為4、50歲仍然是企業想要的人?日本Canon電子社長:與其加班應酬,不如回家充實自己

職場精力湯

作者 ● 酒卷久

 

(編按:本文作者為Canon電子社長酒卷久)

蘋果電腦的賈伯斯,是一位極致美學的追求者。他對於真相的求知欲與執著,可說是異於常人。

過去,賈伯斯來訪東京時,我們常一起用餐。由於他完全是位素食主義者,所以我們經常約在港區愛宕神社附近的素食餐廳用餐。

某一次,店家端出一道用黃豆製成,看起來像極肉類的料理。他看到那盤菜時,馬上問我:

「酒卷,這是用什麼做的?」
「他們怎麼做出這種顏色的啊?」
「形狀是怎麼弄的?有模型嗎?」

面對這接二連三的問題,我也只能大概回答:「應該是……這樣,或……那樣吧。」

結果賈伯斯竟然生氣了:「酒卷!你不要隨便敷衍我!」

實在拿他沒辦法,我只好找店員來解答他所有疑問,不然賈伯斯似乎無法善罷甘休。

他時常為了下一步的創新發想,不斷在生活中尋找靈感,連在東京的素食餐廳用餐時也不例外。黃豆製成的素肉料理,也刺激了他對未知事物的美學意識與好奇心,才會急於尋求正確情報。

我們應該向賈伯斯學習的,正是這份對知識永不休止的渴求。

 

40歲要比20歲加倍用功

前面提到,在數位時代中,具有優異美感專才的必要性,但要特別留意的是,所謂優秀的專門知識,是以學術領域為先,而不是在工作中能累積、獲得的經驗。

專門知識的重要性無庸置疑,但並非單靠經驗累積就能獲得。

舉例來說,現在發生A跟B兩個問題,兩者間乍看之下毫無關聯,事實上卻有著密切的共同點。其中,能否立即察覺A、B間的關聯性,就在於觀察者是否具備廣泛領域的知識,這對後續的解決對策與結果,也會造成極大差異。

各領域知識是優秀專業的基礎,有助於整合、連結零散的訊息。無論是哪個領域的專家,如果缺乏知識基礎,就很難迅速做出正確判斷。

《論語》中提及的「中庸之德」,指的是「不過」與「不及」,遵循中立之道,才是人們最應學習的德行,但真的要實行起來卻有難度。無所偏袒的中立作為,必須能正確俯瞰目標的整體藍圖,為此,也需具備廣泛領域的知識。

就像面對戰爭時,指揮官可不能說:「我只熟悉步兵跟砲兵兩個兵種。」如果指揮官不熟悉步兵、砲兵、摩托化步兵、戰車部隊、空軍等所有兵種的特性,就不可能正確分析戰況,也無法實際下達戰術。

那麼,要如何培養廣泛領域的知識呢?

知識的增進只能仰賴用功學習。在應變能力較為衰退,特別需要管理能力的40歲之後,為維持企業需求的能力,管理者要比自己20歲時更加倍用功;而在50歲之後,更是要花費三倍的心力加強學習,才能夠維持接近一百分的實力。

近年來,40歲以上仍相當活躍的運動選手有逐漸增加的趨勢。我想,他們在成功的背後,一定也付出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努力,才能與年輕的選手競爭。

商業世界也是相同道理,與其把時間花在不必要的加班、在應酬時說長道短,不如早點回家充實自己。

想成為到了450歲仍被企業需要的人,就必須相對付出這些努力。

 

閱讀時隨手做筆記

最具體的學習方式,就是整理出自己現在工作中必要的知識,開始尋找淺顯易懂的相關書籍。因為即便是再知名的暢銷書,看不懂內容也是白費力氣。閱讀後能夠吸收、理解內容的書籍,才是你真正需要的。

在讀過5本,甚至是10本書之後,才真正找到「對的書」也沒關係。重點是在找到、閱讀過對的書之後,要留意正文後附錄的參考文獻,然後去找出這些書,這樣至少能讀上20本書左右(有大約這個數量的參考文獻較剛好)。

如此一來,就能比讀過同一本書的人,學習到更深入的知識。當閱讀完所有參考文獻之後,應該也能得到屬於該領域的專門知識了。

這個方法也適用於工作之外的領域,可以讓人不受拘限地學到更加廣泛的專門知識。

此外,在閱讀時,最重要的就是隨手寫筆記,用自己的話整理、歸納書中內容。人在讀過一本書之後,能夠記住的內容其實有限,以自己的方式寫下書中重點,是加強記憶的一種方式,也才能真正成為有用的知識。

我個人在忙碌時,通常會在書籍重點處畫線,並用手機拍下該頁面,之後再用筆記本整理那段內容。

同樣的方法,也可以用在報章雜誌上。簡單說,無論是書籍或報章雜誌,忙碌時最有效的閱讀方式就是用下列三個步驟,簡單整理書中知識:

①閱讀時,在重點內容畫線。
②用手機拍攝該部分內容。
③之後再用自己的方式整理成筆記。

不少人都有邊閱讀邊畫線的習慣,但有寫筆記習慣的人就不多了。只是在閱讀時畫重點,讀完書之後,通常也不會特別想起其中內容,如果記憶力不是特別好,就會隨著時間逐漸淡忘。

然而有些人卻會仗著自己稍有涉獵某些專業領域的書籍,就對別人擺出高姿態,而且據我觀察,學歷越高的人越有這種傾向。

日前,有位部屬表示曾經讀過某本書。於是我問他:「那你從裡面學到了什麼?」他只回答出一些不得要領、缺乏重點的答案。

雖然我不至於直接戳破他說:「你真的看過嗎?」但這很難算是真正讀過一本書吧。

正如第二章提到的,所謂的「知識」是一種概稱,要到能隨時使用、活用的行動階段,才能稱作已形成「智慧」。

如果在最初的知識階段,都無法確實理解、統整,就更不用說達到什麼智慧了。要將書中所學化作屬於自己的知識,「做筆記」是不可或缺的,也才能稱作真正的閱讀。

從今天開始,捨棄讀過就忘的閱讀習慣吧。

 

※書籍簡介_逆轉勝就靠洞察力
作者:酒卷久
譯者:林佑純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1/04

 

【更多報導】感謝老天,我把房子賣掉了!10年後,居住正義降臨鬼島,有房的人更弱勢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