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團體募款 急難金硬說捐棺

【記者巫誠道/台北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由志工操作後事沒有委託業者承攬、無接受外界捐款、且已完成三五五七件「弱勢亡者全套免費殮葬服務」的善願愛心協會會長郭志祥表示,封建時代捐棺被視為莫大的功德,但到了現代發生重大變化,在台灣幾乎不可能捐得到棺木,這早已是社會公開的秘密。

因此,捐棺團體為迎合功利主義、不健康心態者,被迫做出不實的陳述方能吸收善款。曾有慈善機構就無奈地說,個案家中有人往生,向民眾募急難金,沒人要捐;同樣此一案件換個說法要「捐棺」,結果爆滿,可見迷信觀念根深蒂固,認為這樣會有功德、好報,甚至改運。他以三月五日到南部無償開挖無名屍為例,當地人士告訴志工,最近有一弱勢往生,竟高達二十家團體提供慰問金,但每一家對外都異口同聲說是捐棺或安葬。

善願志工語重心長:「能否為該貧困家庭設想一下呢?家族好像被詛咒還會有十九人將往生,否則為何都說捐棺安葬呢」?況且根本就不是事實,難道窮人尊嚴真的不重要嗎?這些是弱勢亡者家人的心路歷程。善願協會曾在板殯做告別式時,有一團體來?加並捐一筆善款給家屬,唯在幾天後發出新聞稿說他們捐棺、捐喪葬費,令協會看了為之傻眼。還有一家機構主動找協會作交流,他們自認做龐大捐棺善舉並拿出死証及偏鄉公文以佐証。協會稍看一下就對該負責人:「拍謝!可否說實話呢?這些都不是真的,僅急難救助而已」,對方頓了約五秒,你怎麼看得出來呢?答以「怎麼可能家屬在幾十個喪葬連結項目中,會空出棺木待捐呢」?這只是很簡單的邏輯,而偏鄉出公文僅為達到募款不得不這樣做。

善願協會指出,倘若在告別式之前或進行中,捐助慰問金就可以稱作「捐棺」,那麼任何人?加親友、同事的告別式時都會包奠儀,同理可証皆可說成是「棺木是我捐的」。善願愛心協會引用心理學名詞「自我暗示作用」,事實上,坊間捐棺團體及善心人士明明都知道不是,但最終心理上說服自己變成是,以彰顯大功德。那麼,坊間愛心團體為何只是捐「急難金」卻確硬要說成是「捐棺」呢?依善願協會解析,總計有六大面相糾結。一、迷信捐棺可長壽治病二、宗教通靈人士倡議三、教育沒有發揮功能四、功德功利主義作崇五、募款困境-除捐棺外吸收不到善款六、弱勢亡者家屬之尊嚴被輕忽。會所指出,台灣教育若可發揮去除迷信功能、宗教不以「怪力亂神」鼓吹、捐款人以平常心、以回歸事實面扶助弱勢、亡者家屬不被詛咒;任何真正服務弱勢之行善機構理應受到社會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