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安全指數出爐:如何看待「中國威脅」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慕尼黑安全會議在最新推出的報告中,著重介紹了新出爐的“慕尼黑安全指數”。這是一種用0至100表現受訪者對某種威脅主觀感知的統計指數。調查方通過詢問所有G7國家和金磚國家的大約12000名民眾計算出慕尼黑安全指數。

德國民眾如何看待“中國威脅”

對於德國民眾來說,中國的崛起所帶來的威脅和風險較低。指數值為45。分數越接近100,說明相關事務給受訪者帶來的威脅感越高。慕尼黑安全指數統計現實,德國人對中國的風險評估值低於歐洲的其它國家,鄰國法國受訪民眾對中國的威脅認知為49分。同時俄羅斯受訪者對中國威脅的評分值為21。

慕尼黑安全會議委托的調查機構Kekst CNC國際資訊公司綜合了針對5方面問題的感知指數得出以上結果。這五方面的問題分別是:您覺得某國給您的國家總體上帶來了哪些風險?在過去12個月中這種風險是增長了還是降低了?如果風險變為現實,所帶來的損害有多嚴重?您認為這種風險實際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及您覺得如果風險發生,您自己的國家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准備?

日本最擔憂中國崛起

根據慕尼黑安全指數的最新調查結果,日本對中國的崛起最為擔憂。美國人對這一現象的擔憂程度排名第二,分值為58分。排名第一的威脅是網絡攻擊。墓內黑安全會議主席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在介紹報告時說,各國在看待中國的時候 "存在意見分歧"。雖然美國民眾對中國威脅風險的感知接近榜首,但德國民眾對同樣威脅的感知則排名靠後。伊辛格呼籲,美國和歐洲與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必須在與中國和俄羅斯等大國的關系中找到競爭與合作的平衡。

而對於中國受訪民眾來說,美國以44分位居威脅感知榜第一。歐盟的得分為28。報告的作者解釋稱,總體而言,中國的風險意識低於世界其他地區。這可能是中國人對自己國家的實力有信心的一個標志。此外,報告說,在感知到風險的地方,中國公眾堅信他們的國家已經做好了應對風險的准備。

慕尼黑安全會議此次推出上述重磅報告的時機正值美國總統拜登就任後首次訪問歐洲。他首先會出席在英國舉辦的七國集團峰會,然後將在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隨後拜登會在日內瓦和普京會面。

這份160頁的報告主題包括 "競爭與合作"(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意指傳統民主國家和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大國之間不僅存在體制的競爭,也存在合作的必要性。而這也是如今全球傳統民主國家的核心困境之一。它們和中國之間是相互需要的關系。這種關系不僅僅體現在經濟方面,新冠大流行更是如今最明顯的例子之一。除此之外,應對氣候變化以及核軍備競賽的威脅時,中國與西方也必須合作。從歐盟官方上把中國同時定義為戰略伙伴和競爭者的這一件事上,就可以瞥見西方在看待中國時是何等矛盾。

中國帶來的挑戰

奉行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共成功地做到了前蘇聯未能做到的事情:將威權統治與經濟成就和人民生活日益改善結合起來。這就是為什麼拜登在演講中不斷提出那句聽起來具有防御性的話:"我們需要表明,在這個變化的世界中,民主國家仍然能夠為我們的人民謀福祉。"

事實證明,當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國家在40年內經濟增長達到兩位數時,這個國家最終可以將其經濟實力轉化為政治影響力--並最終轉化為軍事影響力。

而北京已經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標。到2049年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時,中國希望像官方所說的那樣,成為一個 "成熟的現代社會主義強國",希望能夠制定和形成規則,並在技術、經濟、文化方面處於最高水平。換句話說——成為一個領導力量。

“我們正處於轉折點”

而這也是西方傳統民主國家感受到“中國威脅”的實質內容。最新慕尼黑安全報告的主要作者之一邦德(Tobias Bunde)引用美國總統拜登的話表示:“我們正處於一個轉折點。而世界上的民主國家需要振作起來”,而這似乎也已經在發生。至少邦德分析認為:“跨大西洋領導人似乎已經達成共識,即必須加強世界主要民主國家之間的合作,以應對我們的共同挑戰。”

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的研究主任邦德看來,這些挑戰還包括:西方在國際機構中的意識形態壟斷正日益受到質疑。邦德說:"就在幾年前,我們還在談論“保護責任”這樣的概念,以及人權——甚至在阿拉伯世界的最終勝利。“今天,中國毫不費力地就可以動員幾十個國家支持北京在新疆或香港的政策。”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