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訊落寞吃泡麵 黑猴苦等一晚300萬交保金

東森新聞
·3 分鐘 (閱讀時間)

為了釐清是否真的有借牌標案,東新營造監工「黑猴」林長清被檢調認為是最為關鍵的角色,因為他和東新營造配合了將近30年,對於許多內情勢必最為熟悉,專案小組也掌握情資,說林長清就是負責替小包商穿針引線,溝通東新營造的借牌事宜,因此才會跟李義祥熟識,而黑猴的弟弟則是喊冤,認為借牌早就是業界公開的秘密。

▼太魯閣號翻車背後的借牌標案,檢調認為黑猴是關鍵角色。(圖/東森新聞)

在地檢署等待的過程當中,飢腸轆轆的黑猴啃著法警提供的泡麵,心裡肯定五味雜陳,訊後他以300萬交保,相較妻兒都是無保請回,他卻在法院待了一晚,等家人籌錢。東新營造監工林長清弟弟:「他哪有這麼有錢,哪有這麼好籌的,要到處找錢。」

黑猴的弟弟幫哥哥喊冤,但林長清擔任東新營造監工至少30年,就連太魯閣號翻車當下,李義祥也是第一個找他過來求救,兩人交頭接耳,到底談了什麼,是否商討口徑如何一致?尤其在黑猴家附近又找到一部被藏起來的義祥工業社工程車,檢調認為,黑猴就是整起工程的關鍵人物。東新營造監工林長清弟弟:「國家說甲級營造,一年要有幾億的工程標案,才可以不讓人降級,他有壓力在,有壓力在變成說,你用我的牌來標,沒關係我讓你賺,因為我要業績,所以就變成借牌了,事實就是他沒抽成,他只收牌費。」

太魯閣號翻車當下,李義祥第一個找林長清過來求救。(圖/東森新聞)
太魯閣號翻車當下,李義祥第一個找林長清過來求救。(圖/東森新聞)

極力撇清黑猴跟李義祥關係交好,但是看在檢調專案小組眼中,恐怕沒有這麼單純,從近幾日來的偵辦行動,就可以看出林長清扮演案件中的關鍵角色。7日當天,林長清被帶回現場模擬,因為檢警認為他清楚事故當天整個流程,以及原訂計畫,雖然之後送往花蓮地檢署覆訊,被無保請回,但隔天一早,調查局就來敲門,將他帶走。

調查局幹員找上門,把黑猴帶回偵訊。(圖/東森新聞)
調查局幹員找上門,把黑猴帶回偵訊。(圖/東森新聞)

調查局幹員找上門,急著把黑猴帶回偵訊,連接個電話也不准,這回被約談重點就是鎖定東新營造的借牌疑雲,進行漫長偵訊,黑猴一家,只有兒子林偉仁、妻子黃梅燕無保請回,兒子還被爆料是工地主任,後來才改為李義祥。邊坡整地工程在太魯閣事發之後,被抓包掛牌黑幕,工程公司因為彼此熟識,互相借牌,林長清經過漫長偵訊,和東新負責人同列被告,是否在檢察官面前承認了什麼,或是提供甚麼關鍵證詞,這些借牌工程後面是不是有不該出現的疏失,導致人命白白葬送,檢調溯源追查,要還死者一個公道。

(封面圖/東森新聞)

更多東森新聞報導
獨/調查局上門帶走林長清 家屬劈頭問:會有便當吃嗎?
太魯閣號翻覆奪50命 在地人怒揭李義祥「冷血真面目」
李義祥紀錄不良工程會甩鍋地方?徐榛蔚批:中央不要怪東怪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