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小鬼2/與小鬼舊情難忘 峮峮弔唁訴思念

娛樂組
·3 分鐘 (閱讀時間)
峮峮近期的工作邀約不斷,近來還加入《飢餓遊戲》的主持陣容。(圖/本刊攝影組)
峮峮近期的工作邀約不斷,近來還加入《飢餓遊戲》的主持陣容。(圖/本刊攝影組)

去年9月16日黃鴻升(小鬼)於家中猝逝,經過了半年,他的親朋好友努力地過著積極正向的人生,女友峮峮事業看俏,靠工作與朋友的陪伴沖淡哀傷,且會抽空去弔唁小鬼。

工作滿檔的峮峮人氣持續看漲,累積不少粉絲追隨。(圖/本刊攝影組)
工作滿檔的峮峮人氣持續看漲,累積不少粉絲追隨。(圖/本刊攝影組)

四月一日下午近三點,結束中視節目《飢餓遊戲》記者會的峮峮,獨自搭計程車前往台北市信義區的百貨公司。發現本刊車輛的峮峮,下車時帶著笑意地回頭看了一眼,接著到專櫃訪友;兩人先去美食街買了食物,接著回到專櫃的休息室用餐,直到傍晚近五點,她才獨自返回住處休息。

趁著工作空檔,峮峮到百貨公司去探友人的班。(圖/本刊攝影組)
趁著工作空檔,峮峮到百貨公司去探友人的班。(圖/本刊攝影組)
回家稍事休息後,峮峮換了衣服還戴上眼鏡,到美容沙龍與友人會面。(圖/本刊攝影組)
回家稍事休息後,峮峮換了衣服還戴上眼鏡,到美容沙龍與友人會面。(圖/本刊攝影組)

一個多小時後,峮峮換了衣服和鞋子並戴上眼鏡,再度搭計程車出門,目的地是大安區某家美容沙龍,她在店內和好姐妹有說有笑,心情相當不錯。不過這天峮峮的聚會可不只一場,晚間九點半,她和小鬼的經紀人Dino及一名女性友人,驅車前往復興南路吃清粥小菜,雖然才半個小時就吃完,但三人的嘴巴沒有停過,步出餐廳後繼續邊走邊聊,接著走進一家酒吧續攤。

行程不斷的峮峮,接著與小鬼生前的經紀人Dino碰面並一起用餐。(圖/本刊攝影組)
行程不斷的峮峮,接著與小鬼生前的經紀人Dino碰面並一起用餐。(圖/本刊攝影組)

他們光臨的酒吧,就是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一群好友為了小鬼冥誕而相聚的場所,當時除了峮峮和Dino,還有KID、鬼鬼及洪詩等人,大家在聚會中回憶起小鬼的好,仍是笑得很開心。這次三人舊地重遊,直到隔天凌晨一點多,過了酒吧的打烊時間一個小時後才離開,共乘計程車離去,首站是先送峮峮回到住處;而酒吧在送客後便開始收拾,未見其他藝人出現。

直到深夜,峮峮才和Dino以及友人一起搭計程車回家。(圖/本刊攝影組)
直到深夜,峮峮才和Dino以及友人一起搭計程車回家。(圖/本刊攝影組)

三月十三日下午五點半,峮峮到中天電視台錄影,深夜十一點多收工,和粉絲拍照完便搭計程車離去,回家前還先到超商取貨。或許是與小鬼交往時,常會注意有無被跟拍,少了朋友陪伴的峮峮,一路不停地回頭查看,警覺性相當高。

獨自返家的峮峮,一路上不斷回頭檢查有無被跟拍。(圖/本刊攝影組)
獨自返家的峮峮,一路上不斷回頭檢查有無被跟拍。(圖/本刊攝影組)

小鬼去年九月十六日在家中猝逝,經法醫相驗後確認為「主動脈剝離」導致,享年三十六歲,生前他對與峮峮的戀情保密到家,就算被本刊獨家直擊在女方家過夜,仍一直稱對方是「好朋友」。直到小鬼過世後,峮峮才在IG坦承兩人交往了一年半,也透露小鬼是為了保護戀情才選擇低調,還哀傷地向男友喊話:「不想再假裝了,對不起,破壞了我們的約定。」

去年小鬼37歲冥誕當天,他的潮服品牌重新開幕,好友也在當晚聚會幫他慶生。(圖/焦正德攝)
去年小鬼37歲冥誕當天,他的潮服品牌重新開幕,好友也在當晚聚會幫他慶生。(圖/焦正德攝)
峮峮2019年因參加《綜藝玩很大》錄影,與小鬼熟識進而交往。(圖/翻攝自峮峮IG)
峮峮2019年因參加《綜藝玩很大》錄影,與小鬼熟識進而交往。(圖/翻攝自峮峮IG)

當時峮峮陪同小鬼的家人一起辦完後事,不久便收拾心情恢復工作。經過半年的努力,有如拚命三郎的她,現在工作邀約不斷,手上除了有與KID一起主持的《星光雲!RUN新聞》,還有和納豆搭檔的《夢想Sing樂園》節目,日前又加入了《飢餓遊戲》的主持陣容。

事業運大好的峮峮,主持工作與代言活動邀約不斷。(圖/彭子桓攝)
事業運大好的峮峮,主持工作與代言活動邀約不斷。(圖/彭子桓攝)

據了解,峮峮接下來還有戲劇演出的工作,代言活動更是不計其數,她也曾坦言有朋友想介紹新對象給她,不過她的心思目前還是放在工作上。在小鬼逝世半年之際,據峮峮的身邊友人透露,她曾默默地去祭拜小鬼,訴說自己的思念。

小鬼因加入《綜藝玩很大》主持,事業再創高峰,過世後製作單位並未找人取代他的位置。(圖/報系資料庫)
小鬼因加入《綜藝玩很大》主持,事業再創高峰,過世後製作單位並未找人取代他的位置。(圖/報系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