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做被拱上台的王子!」 東元第三代準備好了 原來30年前在日本留下這遺憾

黃阡阡
·9 分鐘 (閱讀時間)

東元董事改選前夕,公司派與大股東寶佳盡釋前嫌,再攜手華新麗華,三方共推董事候選人。 與此同時,東元少主黃育仁已躍躍欲試,然等著他的,還有爭取家族派系及各方股東支持的考驗。

「東元經營權之爭」5月登場,眼看愈演愈烈,卻在3月27日停止過戶日前上演逆轉戲碼。

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3月9日指出,他以個人身分,與寶佳機構及華新麗華充分溝通,三方已順利達成共識,將共同推舉東元下屆11名董事候選人。

三方大和解的發展令外界大吃一驚,但這份董事候選人名單備受關注,除了大股東寶佳的席次外,也因為董事席次縮減、僧多粥少,而在名單正式出爐前,東元第三代已躍躍欲試、積極表態。

「不管任何位置,我就是準備好了!」說這話的,是現年53歲、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的長子黃育仁。任職集團逾20年的他,現為集團旗下東友、菱光及聯昌電子3家加總市值51.42億元上市櫃公司董座,並以菱光法人代表身分,兼任東元常務董事。

儘管黃育仁一再強調自己不能代表東元發言,但他一改低調作風、重回眾人目光,除了續任董事的期待外,身為東元第三代的他,似也流露出有意扮演更積極角色的意味。

只不過,黃茂雄多次公開表明,接班不會推薦自己的兒子。記者接連問黃育仁會不會毛遂自薦,或其他股東推薦又是否當仁不讓,他不是選擇笑而不答,就是停頓幾秒,仍不願正面回答,只承諾「不排除」、一切等3月底股票停止過戶後再談。

適應力、親力親為和創新思惟,是他眼中自己「做好準備」的關鍵。

「這點我還真要感謝我的父親,他的規畫迫使我適應力非常高。」從幼稚園到研究所,黃茂雄對黃育仁的求學有一套規畫。

談求才:親力親為

親自面談對方共事者才拍板

按照黃茂雄的安排,他從日本慶應大學畢業後,終於如願赴美念研究所,但因東元事業以機電為主,大學文組的他為了「適應」理組,無奈只能降級從哥倫比亞大學電機系大3就讀,「那時候念得很辛苦,第1學期班上就有三分之一的同學被淘汰,我想說再這樣淘汰下去,很快輪到我。」

想出人頭地的他,找上班上第1名的天才同學家教惡補數學,這才漸入佳境,「為了東元,我從企管改念電機,還念到胃潰瘍。」

頂著海外高學歷光環進入東元集團,黃育仁卻發現,他不像其他在台灣就學的主管,有同學、學長、學弟能幫忙,是自己的劣勢,迫使他得透過獵人頭公司找人才。

「來的人不外乎漂亮的履歷、亮眼的經歷,或流利的口才,但到職後幾乎都讓人失望,成功比例大概只有四分之一。」黃育仁不諱言他的成功標準只算低標,只要能待得住兩年、績效在平均以上就算過關,偏偏徵才結果都不如預期。

「人員流動以外,用對和用錯的代價差別很大!」黃育仁歸納20年徵才心法,關鍵在嚴格執行「reference check」(資歷查核)。舉凡任用處長以上的主管,對方都必須提供過去老長官、老同事、老部屬的聯絡方式,並由他親自拜訪面談1小時,而非只透過電訪20分鐘確認,才能拍板。

談管理:實地考察

吃員工餐 與年輕職員聊天

和一般董事長行事作風不同,黃育仁不只聘用人才親力親為,也喜歡實地考察,找出更貼近市場現況的管理方法。

「董事長聽到的,有99%都是不對的,這些不是部屬的謊言,只是經過修飾的選擇性匯報。」他舉例,2007年前後,中國台商突然面臨缺工問題,因一胎化世代開始進入市場,每年就業人口大量減少之故,他決定親自到員工餐廳,拿著員工餐坐到年輕職員對面聊起天。

黃育仁發現,中國員工不再為了生存而奮鬥、不再為了薪資而屈就,10個人的宿舍不適應、沒有空調不行、餐廳難吃也受不了,到沿海工廠的理由更是五花八門,想來看看、想交女朋友、不想相親、不想結婚等,「基本上,現在員工已經像是觀光客……。」

他透露面對這樣的世代,自己對中國工廠的指示是,不要期望人員不流動,「反而是假設人員就是會不斷流動,但產品品質如何能夠維持住,這是公司現在的目標。」

當中國員工開始世代交替,黃育仁認為,台灣多數老字號企業同樣也必須面對轉型和創新的議題,「當然東元也會有相同的挑戰。」

「曾經跟父親(黃茂雄)討論,韓國有些大財團四十年前規模和東元差不多,怎麼一轉眼變那麼大了?」黃育仁分析,其實這些財團能壯大,主要是企業的結構與文化,和決策的模式相符,轉眼發展就非常快速,企業就會大。

但他接著話鋒一轉說,大不一定代表成功,他還記得有一次,華新麗華集團焦家兄弟跟他提過,華新創辦人焦廷標的經營智慧就是,「做大不如做小,做小不如做好。」黃育仁認為,未來接掌東元的人,無論是股東、家族成員或專業經理人,都要具備絕對的熱忱和使命感,以及對創新和企業持續提升競爭力的思惟。

談轉型:勇於創新

不因「沒人這樣做」而卻步

黃育仁不諱言,哪怕老臣過去有戰功,仍不能太執著於過去的成功,否則往往在創新的關鍵時刻,經常因為「沒人這樣做」而卻步,「未來『沒人這樣做』不能作為否決改變的理由,也不能再是合理的反對理由。」

「今天的毒藥,是昨天的解藥;今天的解藥,會變明天的毒藥!」黃育仁強調。

東元經營權之爭暫歇,面對3方的和解,黃育仁不予回應。但這回董事席次會從15席降為11席,加上大股東寶佳及策略夥伴華新麗華所占席次,即使黃育仁有意爭取更積極的角色,能否順利進入提名名單,是一大觀察指標。

而對表態「準備好了」的黃育仁來說,這次東元改選的意義不只和往年不同,很可能也是他要再圓過去男主角的夢想舞台。

原來,他在日本慶應大學就讀大一時曾參加戲劇社,並以男主角之姿登台,卻中斷了學校的全國3連霸紀錄;隔年社團再找他出演主角,他決定推辭,沒選擇再奮力一搏登台演出,成了他至今的遺憾。

「我不做等著被拱上台的王子。」時隔數10年後,面對東元改選的關鍵一役,在台下準備逾二十年的黃育仁爭取登台機會,但三方和解的發展增添變數,他如何運籌帷幄爭取家族派系、外資等各方股東支持,且能否有本事以男主角身份登上屬於他的舞台,相信會是市場熱議的話題。

黃育仁
黃育仁

大和解之後》

東元改選兩大焦點:席次分配、外資態度

「寶佳機構持有東元約25%股權,經過近來雙方團隊頻繁接觸與溝通,過去一年來彼此之誤解皆已圓滿排除。」3月9日下午5點,東元電機發布新聞稿:「集團會長黃茂雄以個人身分與主要股東寶佳機構及華新麗華經過充分溝通,三方已順利達成共識,……共同推舉東元下屆11名董事候選人」。

原本火藥味十足的經營權戰火,在東元黃茂雄、寶佳林陳海兩位年齡加起來156歲的老人家操盤下,做了避免戰爭的最佳示範。

這紙新聞稿一出,證實東元5月股東會改選前,三方上演大和解。據了解,三方是在3月9日、周二新聞稿發布的前一日,進行會面密談,決定「大和解」。

寶佳態度大轉向,跟寶佳資產執行長唐楚烈捲入勞動基金投資弊案大有關係。自從唐楚烈交出執行長一職後,林陳海便指派老臣、策略長吳素秋接任,並把東元改選大計交給她負責。以前林陳海充分信任唐楚烈,這一次,「老董親自操刀。」一位集團人士透露。

勞動基金弊案之前,唐楚烈對於東元改選志在必得,強勢加碼,讓面對兵臨城下的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嚴陣以待,並拉來華新麗華結盟以資對抗。但勞動基金弊案爆發,重創寶佳形象,加上弊案偵查中,如果繼續高姿態強取經營權,恐會加重社會負面觀感,這是林陳海此時決定和解的大前提。

其次,高達25%的持股,畢竟不是小數目,這麼大的部位,一時之間也不容易在市場拋售,和解無疑是眼下最佳解決方案。

據了解,接下來三方應該會就11名董事席次的分配,進行談判溝通,預料應以股權多寡為分配的基礎。依據公開資訊,截至二月底寶佳持股約25%,按比率換算下來,約能有2到3席董事。

至於東元公司派枱面上持股約10.46%、華新麗華持股約8%,據傳加總華新以及透過子公司、孫公司的持股,便有跟單一最大股東寶佳談判的籌碼,加上國內法人通常支持公司派,有機會占上風,若能再尋求持股25%的外資支持,更確保取得過半董事席次的機會。換言之,外資仍是東元安度今年改選的最大關鍵。

(萬年生)


更多今周刊文章
台積電霸業如何不被56年大旱打敗? 別管鑿井了 專家斷言「這三件事」才是正解
311福島事故10周年》核四捲土重來?台灣若發生核災,4成民眾認為會比日本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