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自北韓》原名「影子花」 竟藏著她最深沉的恐懼

·3 分鐘 (閱讀時間)
紀錄片《我來自北韓 我想回平壤》原名為《影子花》,蘊含著金蓮希(右)和家人分開後的複雜心情。(翻攝自Daum Movie)
紀錄片《我來自北韓 我想回平壤》原名為《影子花》,蘊含著金蓮希(右)和家人分開後的複雜心情。(翻攝自Daum Movie)

韓國目前有逾3.3萬名脫北者,許多北韓人追求自由來到南韓,但紀錄片《我來自北韓 我想回平壤》(又名《歸北者》)中的金蓮希卻是被迫成為脫北者。金蓮希到南韓已經10年,期間透過各種管道陳情求返鄉,都沒能如願,就這樣錯過了女兒的成長、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我來自北韓》記錄她的返鄉路,其實韓文片名原為《影子花》(Shadow Flowers)。

導演李承俊接受本刊視訊專訪,聽到中譯片名,笑說「有點太直接耶」。聊到取名為《影子花》的原因,她說:「花的顏色和香味是很重要的,但影子花只是一種模樣,沒有顏色,也沒有香味,因南北韓分裂而被迫分開的家人,就好像是影子花。儘管是最愛的家人,但隨著時間過去,竟然開始想不起他們長的樣子,記憶逐漸模糊。」

金蓮希的家人都在北韓,但她卻因誤闖南韓,也錯過女兒的成長。(翻攝自Daum Movie)
金蓮希的家人都在北韓,但她卻因誤闖南韓,也錯過女兒的成長。(翻攝自Daum Movie)

 

片中金蓮希每年都抱著能回到北韓的希望,甚至還替女兒買了禮物,卻至今都沒能返鄉。她坦言:「我很擔心這樣的狀況會一直持續下去,感到恐懼,也憂心會永遠都是一個人。」心情與導演將電影取名為《影子花》的用意相呼應。 

兩韓問題在韓國一直以來都是敏感議題,李承俊也坦承,6年前看到金蓮希受訪稱自己是北韓人時極為衝擊。「她身為脫北者,不隱藏自己的長相,喊著自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人,在韓國是不可以這樣說的,那不是我們所認識的脫北者。」

李承俊2011年已紀錄片《蝸牛星球》在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拿下最佳紀錄長片獎。(李承俊提供)
李承俊2011年已紀錄片《蝸牛星球》在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拿下最佳紀錄長片獎。(李承俊提供)

 

李承俊友人也極力阻止他觸碰敏感議題,不過他並沒有因此放棄,他說:「我不是要去討論南北韓體制的差異,我是要說人的故事。當然體制和政治的元素無法完全避免,但人才是最重要的,一個想要回家的人,為什麼回不去?這不是很奇怪嗎。這狀況正折磨一個人,我想把有些諷刺的那一面,透過這部作品呈現出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韓國人也感到新奇! 他看到北韓人吃飯興奮了
《正義》還原世越號沉船事件闖進奧斯卡 罹難家屬「看到離場」
北韓可用臉書視訊 導演意外拍到「違法」畫面

更多影劇新聞
田馥甄登歌后之路 單飛10年奪獎直呼:是一段奇幻旅程
賈永婕被批蹭熱度「馬來西亞不需要妳」 她高EQ回應被讚爆
謝和弦前妻曬11歲嫩照 網讚:仙女等級
廖人帥酸爆金曲獎「評審不如自己」:作品上不了國際
秦漢素衣悼李行 周丹薇哭祭紅燒肉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