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利用「GPT-3」人工智能演算法來預測為未來嗎?

·3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被時代雜誌歸為最糟糕的一年

2020年已經到了尾聲,許多民眾一致認為今年實在是非常不安分的一年,美國《時代雜誌》(Time)公佈了新一期的封面是2020年被打上一個紅色大叉叉,副標題則是「史上最糟糕的一年」,這是《時代雜誌》第5次在封面使用紅色的大叉叉,而《時代雜誌》只有在發生重大事件時才會出現這種封面。

常為《紐約時報》撰寫影評的扎沙雷克(Stephanie Zacharek)在《時代雜誌》的文中提到,僅管美國歷史與世界歷史上都有更糟糕的時期,但2020年發生的事件「大家不會想再回想起來」。今年除了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之外,也發生了許多不幸的事件,例如澳洲以及美國加州大火、NBA球星布萊恩(Kobe Bryant)、「黑豹」演員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等人的逝世,甚至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引發了全美大動盪。

要求「GPT-3」演算法預測未來

受2020年這些混亂的啓發,研究科學家兼作者Janelle Shane要求「GPT-3」,也就是一個強大的語言模型演算法來猜測未來,「GPT-3」不只會寫文章、翻譯,還能寫程式碼、畫圖,許多測試者發現「GPT-3」在生成任何類型文本的過程當中,創造力和準確率比過往的AI模型有更大突破,例如測試者展示了利用GPT-3生成小說和新聞,而測試者所提供的僅僅只有標題和第一個單詞,還有測試者利用了「GPT-3」做了UI生成器,僅通過語言描述就能生成UI的各個組件,如Sharif Shameem輸入「像西瓜一樣的按鈕」即完成了網頁設計,甚至還有測試者利用「GPT-3」寫SQL查詢代碼、運維的命令,分析食物營養成分,生成資產負債表。

我們也推薦 臉書的審查機制把洋蔥圖片屏蔽了,因為它誤認為是裸體的女性器官

輸出的含義難以理解

所以研究科學家兼作者Janelle Shane就運用了「GPT-3」來預測未來,不過結果並不是太理想,因為連最複雜的人工智能演算法,也無法完全理解它們所輸出的含義,即使文本本身通常是有連貫性的。

不過人工智慧投資領域的投資人代表周志峰指出,GPT-3最大的價值是「在自然語言處理技術上,證實了機器在無監督下的自我學習能力,以及驗證了純粹通過擴大規模可以實現性能提升。」他進一步表示,隨著人類不斷創造出更多的數據、支配更大且更低成本的演算法,我們有信心預測,機器處理自然語言的能力也會越來越強。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來源:DAN ROBITZSKI(2020,DECEMBER 14).A POWERFUL AI GENERATED SOME PREDICTIONS FOR THE FUTURE AND THEY’RE QUITE OUTRAGEOUS. Futurism

更多科學與科技新聞都可以直接上 明日科學網站 www.tomorrows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