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空中監聽塔利班600小時….美前空軍爆他們會回來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軍投注大批人力、物力部署阿富汗,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也予以支援,派人在空中監聽,此圖非當事人。   圖:翻攝自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
美軍投注大批人力、物力部署阿富汗,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也予以支援,派人在空中監聽,此圖非當事人。 圖:翻攝自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

[新頭殼newtalk] 投入高達830億美元協助阿富汗對抗塔利班的美國,狼狽撤軍,擁有世界最尖端武器、最優秀人才的美軍,為什麼經過20年,還無法剷除塔利班?或許,1位曾經在高空監聽塔利班的一次性密碼語言學家佛里茲(Ian Fritz)的文章,可以讓人們更了解原因。這位年齡與背景不詳的年輕語言學家投書《大西洋》雜誌,寫下他2008~2013年服役期間,監聽到的塔利班對話。

佛里茲撰文《我在竊聽塔利班時學到的東西》(What I Learned While Eavesdropping on the Taliban),他先講了一段在寒冬中聽到的對話,塔利班成員A要成員B去安放簡易爆炸裝置的對話,A強調「我們必須進行聖戰」,被B吐槽「兄弟......現在冷的都不能聖戰了」。雖然是真實的笑話,但也說明戰爭的嚴苛,他寫道當時他捧著熱飲和暖手器身在高空的飛機上,「對於戰爭來說,真的是他媽的太冷了」。

就在佛里茲22 歲生日的前幾天,他看到自家的美軍戰鬥機投下500磅重的炸彈, 20名塔利班瞬間化為塵土,飛行中的他接著看到一個個的隕石坑而不是人時,心想應該已經殺死夠多人了吧?但理智上他知道還沒有。

像佛里茲這樣的語言學家,在2011年,全球大約有20人接受過培訓,但技術上,只有2個人接受過與他完全相同的培訓,他們要學習阿富汗2種主要語言:達里語(Dari)和普什圖語(Pashto),再接受專門培訓,才能成為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飛機上的語言學家。

佛里茲在文中表示,服役期間,他總共飛了99次戰鬥任務,達600小時,但其中可能只有50個小時涉及真正的駁火時刻,也就是有用的情報。他表示,塔利班分子除了開聖戰的玩笑外,還會談論午餐、路況、天氣等,還有各式抱怨,以及未來的白日夢。

但這些八卦和練肖話,都流露出塔利班的1項偉大的語言天賦──鼓舞人心的演講。佛里茲說,他從沒有見過比塔利班在每次戰鬥前後展現出的更高度熱情,他們沒有裝甲配備,武器是30年前的槍,就算1場戰役裡死了100人也不在乎,就在炸彈的爆炸聲中,即使同伴被殺,塔利班成員仍然保持高昂情緒,他們會互相鼓勵,而且堅持自己正在贏。

美軍部署靠著優良的武器攻城掠地,但塔利班人沒有放棄,佛里茲看到同樣的人,日復一日地做著同樣的活動,瞬間明白,塔利班和他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回家是回到隔壁村莊,而他自己則是要回到6000英里外,「我們(美軍)的炸彈和子彈,意味著他們村裡的年輕男孩更有可能加入塔利班……無論我們做什麼,去哪裡,或者殺了多少人,他們都會回來」。

更多新頭殼報導
疑似吸毒者打高端猝逝 記者白目提問阿中神回影片瘋傳
8月結束倒數熱浪來襲 雙北桃花東5縣市高溫警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