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UN看世界】「那些侵占我們國家的才是海盜」── 索馬利亞海盜是這樣來的

位於東非突出海角的索馬利亞,緊臨亞丁灣與印度洋,這些年來一直以海盜猖獗和恐攻炸彈事件為世人所耳熟。前軍事強人西亞德於1991年倒台後,索馬利亞經歷了長年的軍閥割據與內亂,國際組織雖有所介入與調停,但功效甚微,全國1千多萬人口中,有百萬多難民流離失所,超過一半必須仰賴聯合國提供的救援物資存活,甚至連反政府軍、伊斯蘭青年黨等武裝團體,都必須「搶奪」救難用的糧食與日品,否則根本難以維生。當地有個說法,人人家裡可以沒有電視、沒有水電,但一定要有把Ak-47步槍,因為沒有秩序,弱肉強食的社會,你必須自己保護自己,否則隨時有可能成為「被狩獵」的目標。

索馬利亞原本不是這樣子的。它曾經很漂亮,地理位置的關係,它在中世紀時是海上與陸上的貿易要衝。當年鄭和下西洋,最遠抵達非洲東岸的地方,正是索馬利亞目前的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無奈經過列強殖民、部落間的爭奪,以及腐敗、戰亂、飢荒等因素,國家發展停滯,民不聊生。

有道是飽暖思淫慾,飢寒起盜心,相信沒有人願意當海盜,或冒生命危險跟著恐怖組織作亂。但當餓殍遍野,求助無門的時候,你要這些人怎麼辦?為了活下去,他們只能盡一切手段。

藉由出差到摩加迪沙(Mogadishu)的機會,我得以一睹這個殘破失序的國度。但嚴格意義上來講,我也並未親眼目睹什麼,因為局勢的混亂與動盪,國際組織人員大部份僅能在聯合國維和營區內活動,層層防護與非洲聯盟(AU)駐軍的護衛,營地內吧檯、食堂、健身中心與戒備的海岸線看似有那麼點歌舞昇平,但一牆之外卻是人間煉獄,不時有槍響、爆炸,在更遠處的市鎮中每天都有攻擊事件,死亡稀鬆平常,人們早已麻木。

頻繁起降的維和部隊專機。
頻繁起降的維和部隊專機。

索馬利亞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但它也有著全非洲最長的海岸線,豐厚的漁獲理應養活這裡的漁民,為什麼還甘願做海盜?「我不覺得他們是海盜,那些侵占我們國家的才是海盜,」一位有幸受雇在UN營區裡打掃衛生的索馬利亞的中年漢子Kevin,在有過幾次接觸後悄悄對我表示。具體細究,你會發現很多沒被關注到的事實,往往被過度渲染的「海盜」新聞給掩蓋。

舉例來說,從很早開始,由於政府無力伸張主權,索馬利亞漫長海岸大片豐富的漁業資源,被大批擁有先進補魚與冷凍設備的「外國船隻」盤據。這些美國、歐洲、加拿大籍的大型漁船,根本不理會國家經濟海域的規範,以及生態保育等限制(例如:不得用流刺網、電擊等方式把漁群趕盡殺絕),他們甚至驅趕索馬利亞的漁民,自己賺得盆滿缽滿,但真正這片海域的主人卻一無所獲。

「這還不是最可惡的,你知道嗎,很多歐洲國家會把有毒廢料傾倒到索馬利亞海…」Kevin的同事,同樣也是索馬利亞清潔工的May,冷不防補上一句。而經過求證,上網尋找相關資料,確實可以發現很小部分的媒體,曾刊載過索馬里海灘被浪潮沖上岸的垃圾中,夾雜大量化工廢料,甚至還有核廢料。

這些有毒的東西,絕大部分來自歐洲的醫療機構、工廠與各類機構,綠色和平組織就對此進行調查,結果發現,義大利及瑞士的公司,曾與索馬利亞當局簽訂合約,以每公噸大約10美元的價格,傾倒有毒廢料。而這些垃圾,若是在歐美處理,每噸的處理費至少要800美元以上,但索馬利亞幾乎沒有任何管制,或者更確切的說,沒有有效的政府運作,根本無從規範這些非法的行為。

當然,也有不少受過教育,以及熱愛鄉土的索馬利亞人自發性的組織起來,改建漁船,組成海岸巡防的隊伍,企圖對抗這些「外來勢力」。經過幾次交鋒後,某次強行登上某西方船隻並劫持後,發現船主居然希望透過談判,主張以金錢贖回船隻與貨物,這也間接「啟發」了當地居民,寧可冒著生命危險,卻可能賺取大筆報酬。據傳,這可能也是「海盜」最早的起源。

台灣漁船也曾被索馬利亞海盜挾持過,那是2012年的事件,最終以15萬美元交換10餘名的船員回到台灣,這事件當時讓台灣輿論沸騰了一陣。

海盜行為無疑是可惡的,他們對人質與往來的船隻,也都造成相當的傷害。一般來說,海盜要求的贖金大約在百萬美元之譜,而這之中,便又誕生兩個特殊的「職業」:負責談判的仲介,以及協助洗錢的「中間人」。前者,不少是具有索馬利亞國籍,但具有較高學歷且能說多國語言的人,而後者,則指向周遭國家的銀行與資產管理人。

戒備森嚴的營區,稍微具有級別的職員,連在海邊散步都要有武裝人員護衛。
戒備森嚴的營區,稍微具有級別的職員,連在海邊散步都要有武裝人員護衛。

例如,聯合國營區內任職後勤官的肯亞人Albert就分享說,在奈洛比,大約有15萬的索馬利亞人住在那里,而那一區的房價高漲,相信一般是海盜「贓款」的流向,不少「退休」的海盜高層人士,紛紛也會選擇離開支離破碎的家鄉,定居在其他相對富裕進步的城市。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相對的,可恨之人相信也有可憐之處。強盜是可恨的,恐怖組織燒殺擄掠,也著實可惡。但我們譴責之餘,聯合國一再加大禁運與制裁之際,不妨也該好好思考,到底這個國度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逼迫平民百姓,去海上、或在陸上進行那些可怕的活動,無辜的生命因此犧牲,國際社會付出巨大的成本。

如今海盜在各國強力的「鎮壓」下,已經漸漸緩和。但貧窮仍在,索馬利亞的人們,即便無法在海上「打劫」過往船隻,但若生活情況不改善,國家依然失能,勢必還會從其他管道,做出可怕非法卻迫於無奈的勾當。

畢竟,大多數的他們,除了卑微的命一條,恐怕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

作者簡介:Jack Huang

任職聯合國OICT,負責維和部隊的後勤資訊系統管理,每年須出差數次到前線營區,提供系統建置與教育訓練。


更多鏡週刊報導
【我在UN看世界】在曼谷遇見羅興亞小販
【我在UN看世界】亞太經貿部長級會議 中國強勢推廣「一帶一路」
【我在UN看世界】泰國國葬與根深蒂固的忠君愛國思想
【南向深造去(3)】申請與就讀泰國學校必須知道的事

★更多追蹤報導

聯合國維和部隊遇襲15死53傷,25年來死傷最慘重 UN:這是戰爭罪!
陸維和待命部隊 6類19支啟動暖身
中非局勢不穩 再傳演唱會遭手榴彈攻擊
助海地重整13年 巴西維和部隊開始撤離
隨軍女翻譯 與死神擦身而過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