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尚有檔案,防疫全無記錄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前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因為被發現曾擔任國民黨線民遭新潮流除名,日前更在臉書上自承此事宣布「三退」:退出民進黨、退出黨團、任滿後不再參選。消息傳出後,在綠營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就連前民進黨主席江鵬堅都被挖出有調查局的背景。

「轉型正義」是2016年蔡英文帶領民進黨執政以來,綠營的主要訴求,但「轉型正義」轉到自己人身上之後,卻成為民進黨不可承受之重。除了前主席施明德前秘書長羅文嘉等少數人之外,多數民進黨人都將矛頭指向國民黨,認為國民黨才是萬惡的源頭,沒有人去追究黃國書的作為與責任,甚至連一句責備、批評都說不出口,彷彿宣布「三退」、取得前國防部長蔡明憲的原諒之後,黃國書所有的過錯就已經一筆勾消了。

也因為黃國書、也因為擔心未來還會「轉」出更多的自己人,綠營內部也開始出現認真思考「和解」的聲音,有部分人開始討論,目前促轉會的作法,是真的有助和解,還是造成更多的傷害?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就舉漢光武帝劉秀燒誹謗信的例子,質疑黃國書的隱私外漏有違立法意旨,也不忍苛責黃國書年輕時的錯誤。

雖然說是執政黨,但民進黨的作風一向更像是個幫派。政黨是以理念、政策來爭取選民的認同與支持,理論上會為相同的理想、價值而奮鬥。而幫派則只管利益跟親疏,所有是非對錯的衡量標準,都只看是否對組織、首領效忠。所以黃國書早年的過錯可以輕輕放下,丁怡銘扛責之後可以再受重用,陳其邁面對大火的「雙標」理所當然,陳柏惟也自然成為蔡英文口中「不該孤單、認真的人」。

黃國書事件後,民進黨撲天蓋地的指責國民黨,認為這是國民黨必須承擔歷史責任,即便當初的加害者已不存在,但國民黨仍應深切反省,應該站在守護台灣、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雖然沒有明講,民進黨的邏輯顯然是「父債子償」,即便包括朱立倫、江啟臣在內的國民黨領導人和公職,當初多數可能都還沒加入國民黨,即便國民黨已經兩度在野(甚至可能永久在野),國民黨仍必須繼承這個「原罪」,永遠當民進黨的提款機。但「轉型正義」的理論裡,從來沒有「父債子償」這件事,這件事既不正義、也不民主。

民進黨在用一根手指指著國民黨的同時,全然沒有看到另外四根手指指著自己。

根據媒體報導,黃國書的事件大約發生在戒嚴時代的末期與解嚴的初期。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一方面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了《憲法》、剝奪了民主,又用《戒嚴令》限制了人民的種種自由、侵害人權。但即便在那樣的情況下,國民黨仍然留下了為數不少的檔案,我們今天才有還原歷史、追究責任的依據,黃國書的過往也才會被曝光。

但反觀今天,民進黨藉著疫情和國會優勢,無限擴大行政權,幾乎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條例》當成《臨時條款》來用,肆意的限制人民的自由。即將上演的陳柏惟罷免、年底的四項公投,都隨行政機關的喜好搓圓捏扁,想什麼時候辦、就什麼時候辦。疫情比台灣嚴重N倍的日本都馬上都要進行大選了,台灣的公投還沒舉行,這是民主奇蹟還是民主笑話?

「嘉玲」重現已經很久了,停業超過5個月的「八大行業」卻仍然不能開放,政府剝奪《憲法》保障的工作權、生存權、平等權,可曾有科學的基礎、可曾有適當的補償,可曾想過應該給一個交代?監察院、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可曾有半點的動作,捍衛人民的自由和人權?如果所有的監督機制都停擺、失能,行政權一權獨大,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民主?

戒嚴時期的國民黨,尚能留下檔案跟記錄,今天的民進黨執政,卻理所當然的說「3+11」沒有會議記錄,「再問100遍就是沒有」,甚至聲稱如果有會議記錄會讓「指揮中心運作不了」,這種傲慢、獨裁的心態,豈不更勝過去的國民黨?當初戒嚴時期受傷害的人,尚可以從檔案中找回正義,今天疫情受害的人,將來想要找個交代、討回公道都不可得。

不僅僅是「3+11」而已,指揮中心其他有傷害人民自由疑慮的決策,又有哪一件有會議記錄?日前政務委員張景森為山林脫口罩請命,衛福部長陳時中竟然說沒有這個規定,人民的自由被限制了這麼長的時間,卻連個依據都找不到,這是什麼自由民主?這是什麼樣的人權國家?

由於台灣人民的反中情緒高漲,為了對抗中國跟病毒的威脅,台灣有相當高比例的民眾,願意犧牲自由與人權。但回頭想想,當初戒嚴時期國民黨侵害人權的理由,不同樣也是為對抗中國大陸而必須犧牲人權嗎?當初的「保密防諜、人人有責」、「匪諜就在你身邊」,不就是今天「對抗假新聞」、「認知作戰」的同義詞嗎?

今天的民進黨在高唱轉型正義、指責當年國民黨如何不義的同時,或許也該照照鏡子,看看今天的自己,是不是也不知不覺走上了當年兩蔣的老路?今天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又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