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年代的逆襲! 黨外密謀"圓山組黨"

台北市 / 陳雅琳 吳衣璇 李柏儒 邱勇賓 報導

1986年是台灣民主重要的一頁,在戒嚴的年代,創立政黨是被禁止的,不過,民進黨卻在1986年9月28日,在圓山飯店誕生了!冒著可能被抓的風險,堅決組黨,當時的關鍵人物,立法院長游錫堃也揭露「衝破黨禁」的秘辛,還原歷史,其實當年,黨外人士雖然大喊組黨,但都還停留在言論組黨階段,沒人真正行動,加上美麗島事件、雷震案的兩次失敗經驗,讓很多人躊躇不前,直到1986黨外選舉後援會成立,當中有10人秘密小組,決心實踐民主核心價值!終於突破黨禁,成立了民主進步黨,一起來回顧當年秘辛。

1986年9月27日那一晚 ,38歲擔任省議員的游錫堃輾轉難眠,因為隔天 9月28日 將迎來台灣民主政治重要的分水嶺。時間回到1986年9月28日 圓山飯店現場,游錫堃擔任1986黨外選舉後援會召集人,要為年底國大代表及立委推選候選人,但在場人士不知道的是將有一場革命上演。

立委費希平、黨外候選人尤清、謝長廷及省議員游錫堃等10人秘密小組,前一天早就進行「組黨預備會議」,密謀成立「民主進步黨」。而在這之前,台灣社會氛圍早已醞釀組黨許久,只差最後一步。立法院長游錫堃說:「因為那時候言論組黨的階段,所謂言論組黨,所以說那一年的組黨 已經變成非常重要的熱門議題。不過大家在談組黨,就等於說都是言論組黨,總是要有人行動啊,所以那時候可能我是比較衝動的,就覺得說選前組黨是一個機會。」

說是衝動也不盡然,游錫堃思索距離年底12/6選舉不到3個月,9月28日進可攻退可守,參與組黨的候選人如果被抓還有時間找人遞補。另一個讓游錫堃決意要組黨的原因

,也是因為黨外「公政會」「編聯會」都是政府監控焦點,由「黨外選舉後援會」名義來組黨,成為意想不到的逆襲。

1986年台灣還在戒嚴時期,充滿黨禁、報禁、威權統治,蔣經國政府動輒抓人。對游錫堃來說要組黨,早已抱著「視關如歸」的心情。928的前一晚 游錫堃想著這也許是最後一夜 陪伴家人。他把太太楊寶玉、大兒子游秉陶、小兒子游翔帶到省議會236會館,一家四口 窩在兩張單人床上。

立法院長游錫堃說:「我跟大兒子就抱在一起睡單人床,我內人跟小兒子抱在一起睡單人床這樣,就想說明天組黨可能就被抓,那我想抓人的時候,我應該不是現場被抓,回到會館那個晚上被抓。所以說我希望我被抓的時候,能夠跟太太跟孩子講,就讓他們知道怎麼回事,那你們不用煩惱,不用找人就對了。因為美麗島事件所有的孩子,後來在學校都很被人看不起,所以等於要跟孩子心理建設說,爸爸是光榮的,就這樣,那時候想的是這樣。」

游錫堃事先做了安排,隔天 10人小組按照前一天的劇本,尤清負責提出組黨討論案,費希平擔任組黨提案主席、謝長廷確認黨名。時任黨外立委候選人尤清說:「這次共同的口號民主新希望、新黨救台灣,我們甘願作為新黨的一份子,快速建立政黨政治,推動民主,讓我們台灣有希望。」

組黨提案確認,游錫堃把前一晚,在省議會館內反覆背誦的致詞稿,對著在場媒體候選人激昂演說。事前一切推敲在九二八如期登場,下午3點鐘已經有135位黨外人士簽下組黨發起文件,但究竟要不要「今天」組黨,現場沒有共識 ,有人還停留在「籌備組黨階段」,會議不斷被拖長。這時參選雲林縣立委候選人的朱高正來了臨門一腳,終於將「籌備會議」確認為「組黨」。

時任黨外立委候選人朱高正說:「我主張在今天就正式宣布成立新黨,讓今日推薦的這些黨外同志們,以他們出來做第一線大家站出來,共同宣布成立新黨,然後這些人大家簽一個共同的協議書就是說,假使有任何一個人,在新黨普遍成立以前因案受到國民黨的逮捕或者迫害的話,大家全部拒絕參加選舉。」

這番話慷慨激昂,隨後晚間6點06分,主席費希平宣布,民主進步黨成立。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衝破黨禁誕生 ,記取的是前兩次組黨失敗經驗,一次是1979年美麗島事件,當年軍警鎮壓畫面還歷歷在目。另一次 是1960年,自由中國雜誌社創辦人雷震,組織中國民主黨以「叛亂罪」入獄10年。但儘管如此,928組黨後,游錫堃和其他人一樣整整提心吊膽了10天,直到10月7日蔣經國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宣布隔年解除戒嚴,開放組黨,才終於宣告這個新政黨安全了。

圓山組黨前2年,才剛發生江南命案1981年還有陳文成命案,和1980年林義雄血案。民意覺醒,國際民主浪潮不斷堆疊,終究推倒戒嚴高牆。35年前民進黨的成立 迫使威權政府讓步,創立了華人文化圈,第一個現代化民主政黨。「圓山組黨」這段「走在鋼索上」的歷史,天時地利加上無比勇氣,創下台灣民主奇蹟的嶄新篇章。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