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3敵人 鏗鏘玫瑰做自己

/撰文/方德琳、孫蓉萍
今周刊
戰勝3敵人 鏗鏘玫瑰做自己

戰勝3敵人 鏗鏘玫瑰做自己 .

戰勝3敵人 鏗鏘玫瑰做自己

台灣號稱女權亞洲第一,世界第二,但是女性平均薪資只有男性八成,企業中高階主管也只有23%是女性。《今周刊》最新調查,有七成家庭主要收入來源是男性,連帶也影響女性的經濟發言權。想要經濟平等,台灣女性還有三個障礙要克服!

新女性時代來了,重點是:你準備好了嗎?台灣主流產業從製造科技轉向零售服務,細心、親和力的女性特質,成為優勢競爭力。「以前,我們還會說,很多工作不適合女生做,現在已經沒有這種狀況。」每年公布亞太國家女性進步指數調查的萬事達卡台灣區總經理陳懿文說。

去年,政府曾大張旗鼓宣稱,台灣女性地位世界第二,亞洲第一。這份根據聯合國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 GII)編列而成的排名,台灣把新加坡(第14名)、日本(第22名)、韓國(第28名)、中國(第36名),遠遠拋在後面。

「台灣在國會議員女性比率超過三成,還有未成年生育率低,因此脫穎而出。像美國因為未成年女性生育率居高不下,而讓它性別不平等指數居然落在第43名。」政大勞工所教授劉梅君解釋。

然而,這份聯合國指標並沒有把民間企業的性別狀況含括在內。如果觀察台灣女性在私部門企業的表現,就會呈現不同的面貌。

陳懿文就指出,萬事達卡公布的亞太國家女性進步指數,顯示台灣女性最弱的一環在企業環境裡。在「女性位居企業管理階層」及「女性為企業所有者」的分項指數,台灣分別落後香港與中國,代表女性創業與擔任主管仍有不足。

薪資不成比例!教育程度女高於男,報酬卻打八折

女性在工作職場的相對弱勢,明顯表現在薪資與權力地位上。內政部統計,女性的平均薪資約只有男性的八成,擔任公司中高階主管的比率也只有二成三。

劉梅君進一步指出,按理說,隨著年紀越長、經驗越豐富,薪資水準應該越高。台灣已婚男性的平均薪資比未婚男性高,但已婚女性薪資卻反而低於未婚女性,「這種反常現象讓我們發現,婚姻對台灣女性是一種懲罰,嚴重影響她們的薪資水準。」

為何台灣女性教育程度不輸男性,政府也用法令來確保職場公平性,但民間企業卻沒辦法讓女性取得相對平等的權利?《今周刊》特別委託台灣指標調查研究公司進行「台灣女性經濟力大調查」,探究背後原因。

女性敵人一:家庭 上班族還是要理家,心力不堪負荷

本次調查發現,家中未成年子女的主要照顧者,高達七成四是女性;即使在雙薪家庭,也有五成八把教養重擔丟給女性,男性願意共同分攤的比率只有接近7%。

同樣地,在家事上,超過六成家庭最主要做家事的人是女性;在雙薪家庭中,也有近四成主要由女性做家事,男性願意共同分攤家事的比率,約只有一成。

顯示不管男性是不是主要收入來源者,家庭照顧的責任還是以女性為主。

在家庭、工作兩頭燒的職業婦女,已經嚴重影響她們的身心健康。有近四成職業婦女認為,自己最有可能因為健康因素而退出職場。

女性敵人二:公司 加班時間長,二度就業更困難

據《今周刊》這份調查,的確有近三成職業婦女認為,自己無法配合公司加班、出差與外派,因而影響升遷。其他像因為要照顧小孩、身心體力無法負荷而影響升遷的人,也有三成左右。

女性敵人三:自我價值觀 不重視工作成就,受傳統文化束縛

對女性來說,所謂「人生的成功」,並不是指事業成就或經濟獨立。本刊調查,在結婚前,超過五成女性認為,一位成功的女性最重要是「經濟獨立」,其次是「身心健康」。但結婚後的女性,價值觀立刻大轉向,她們認為成功女性最重要的是「身心健康」、「婚姻美滿」和「子女教得好」,「經濟獨立」與「事業有成就」則被放在最後,顯示踏入婚姻的女性在工作的企圖心普遍不強,這也限制了台灣女性出頭的機會。

「女性向領導位置爬升的過程中,有種種障礙把我們往後拉。」臉書營運長桑柏格在暢銷書《挺身而進》裡提到。她認為,障礙有外部制度的歧視,但現在更大一部分,則是來自女性內心的恐懼。「害怕自己是一個不及格母親、不及格太太,如果沒有這些恐懼,女性可以追求事業成就與自我實現,可以更自由地選擇其一,或者兩者兼顧。」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