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城西

·1 分鐘 (閱讀時間)

戰城西

銀杏葉落金黃,儼然

老僧了無牽掛獨修枯禪

蒼鷹飛來棲枝啄食獵物

雙劏勁抓惟恐跌落

「腐肉安能去子逃?」

戰城西,死城南

梟騎死,駑馬鳴。

撕嚼殆盡,囊中物自鷹爪

掉落地上,雖無金石可鏤

仍舊鍥而不捨,展翅飛落

啄食乾淨方始罷休。

一切回歸平靜

什麼也沒發生

草坪幾灘血漬

傍晚殘陽映照

添增幾分姿色。

稚鳥嗷嗷待哺呼爹喚娘

應是一隻回巢鵓鴿吧

天地不仁陷身修羅戰場

利爪如雙刀自天而降

直落劏割,開腹破膛

一種尖銳穿透顫抖

一聲淒厲呼喊掙扎

從此萬事不再相干

戰事已了,永遠是一個謎

一種沉默遺憾,一直重複

自古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