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快評】印太聯手圍堵 凸顯中共戰略困境

·3 分鐘 (閱讀時間)

◎蘇紫雲

美國總統與中共領導人即將舉行「視訊高峰會」前夕,美國務卿布林肯先表達「若『中國』企圖以武力改變臺海現狀,則美國與盟友勢必有所行動」;澳洲國防部長達頓也隨之接受媒體專訪「一定要協防臺灣」,在在傳達出明確訊號,等於為雙邊領導人的高峰會鋪下底線。

中共挑戰自由民主普世價值

美國與中共關係的結構性轉變,並非大國權力競爭,關鍵是民主與威權的文明衝突,美國與西方民主國家,90年代原本期待中共和平演變,因此協助北京發展經濟,然而1/4世紀過去,中共的戰狼外交、軍事擴張,以及數位威權的輸出,在在都挑戰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以及區域安全。

而美國與中共競爭的手段,除了傳統層面的經濟、科技與軍事複合競爭外,更涉及核武平衡問題。這也是前總統川普退出「中程核武協議」(INF)、「開放天空」(Open sky)等核武管制機制的原因。

中共在新擴增的大量飛彈發射井,意味著新部署的洲際飛彈將可橫越北極,獲得更短飛行距離、更快速的威脅美國本土及北約。且中共海軍擁有的094戰略核潛艦,若穿過臺灣南部巴士海峽,將可在菲律賓海以潛射彈道飛彈直攻美國本土。

北京軍力威脅 澳如芒刺在背

面對北京軍力威脅,澳洲也成為反制中共的要角。其實,澳洲的危機感其來有自,在二戰時曾經驗過實質威脅,當時澳洲北部的達爾文,曾遭日本轟炸與入侵威脅。而中共破壞臺灣外交,與所羅門、吉里巴斯建交,更是威脅美國澳洲海上交通線(SLOC),二戰時在所羅門的「瓜達康納爾戰役」,以及在吉里巴斯的「塔拉瓦戰役」,就是前述地緣戰略的產物,因此,澳洲對中共想在此二國建設海空基地,深感威脅。

進一步來看,在今年9月間成立的AUKUS,是英美澳進一步的軍事三邊合作,英國原本與澳洲等東南亞大英國協就有「五國防衛協定」(FPDA),美國原本與澳洲、紐西蘭就有「美澳紐安全協約」(ANZUS),因此AUKUS的針對性相當明顯,就是強化英國與大英國協及美國的安全架構,特別是美國將釋放SSN技術給澳洲,而澳洲也放棄部分非核立場,目標很清楚,就是反制中共海權擴張。

歷史規律總是重複,但結果可能不同。澳洲決定取得核動力潛艦,可說是最佳說明。1964年中共首顆原子彈試爆成功,促使美國聯合北京制衡蘇聯。2020年代北京大力發展核武,想要改變國際政治結構,卻加速西方國家圍堵「中國」,也加重臺灣地緣戰略價值,這是北京自我塑造的戰略困境。(作者為國防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