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迷國防布 讓拇指完全沒畫面

政事觀察站

作者:王大師

 

看不下去的高等法院,終於表示將於7月7日傳阿扁調查「原裁定停止審判程序之原因是否業已消滅」。

照片來源:中央社
照片來源:中央社

但想想,如果蔡英文能直接赦免阿扁,應可讓中監近來的精神分裂症秒痊癒;更能夠讓阿扁支持者的認知失調症消失於無形中。

最近看到阿扁出席公開場合,都不可避免的想閃開那抖得十分不協調的拇指。看在旁人眼裡,實在很彆扭。就連一個不信阿扁無罪的本人,都希望能捐一點政治獻金,拜託他不要再抖了!看在支持者的眼中,這豈非更難為情?

深信阿扁有罪的人,他們的認知失調不會過於嚴重,畢竟他們打從第一天起就認為,過去8年是由一個貪腐的總統治台。阿扁保外醫治的理由,根本就是無中生有,所列舉的失智、巴金森氏症、尿失禁與呼吸終止症,多半是「欲加之病,何患無詞」。

所以反對阿扁的人,大腦不需透過太複雜的高功能演算,硬逼自己將視覺上的畫面轉換成「國防布」,讓大拇指完全沒有畫面。

但扁迷就不同了,他們必須明明看到一幅實相,卻逼迫大腦以高速演算能力,將瞳孔所接受到的影像,轉換成金正恩駕馬般的「解讀正確」。

這套解讀正確的功夫,英國大作家歐維爾(George Orwell)早在1948年的《1984》書中有精闢的闡述。他稱此現象為「雙重思想」,英文為Double Speak。根據歐維爾的說法,就是「同時接受兩種相違背信念的行為」。

他在書中說道:

「…….所謂的雙重思想,就是知道全部的真實,而卻扯些滴水不漏的謊話。同時持兩種互相抵消的觀點,明知互相矛盾而仍都相信。………..忘掉一切必須忘掉的東西,而又在需要的時候想起它來,然後又馬上忘掉它………有意識地進入無意識,而後又並不意識到你剛才完成的催眠。」

這不就是貼在扁迷眼前的國防布嗎?他們需要忘掉阿扁能夠以極清晰的口吻與邏輯發表政治演說,而又在必要的時候串連起阿扁打的政治暗號,然後又馬上忘掉它,相信這位前總統失智嚴重,且瞬間都有可能暴斃;然後又突然記起他對複雜台灣政壇的精算,再繼續忘掉它,直到多數人陷在集體知覺失調中。

中監也是一般,他們必須「學會」看不見那不規則抽動的拇指,又要在送入大牢前突然記起;又會在認知那不規則的抖動有可能是裝死時,再度看不到那叫賣式的抽動。如果不具備強有力的心理建設,旁人恐也會跟著那拇指般的思想抽搐。

這種集體認知失調的症狀,只需蔡總統一聲令下,就能如催眠師般將陷入昏迷的觀眾,瞬間搖醒,答案當然就是「赦免」兩字。但愛惜羽毛的總統,恐不會傷及落入谷底的民調,讓這位三審定讞的前總統脫罪。

或許答案不那麼的單純。畢竟,這是一個敢同時間得罪中南海與華府的前總統,他在第一任快截止前,還提了一袋國安秘帳的證物威脅李前總統。不久後,就因兩顆子彈而連任。

這三個政治實體都不是好惹的角色。李前總統還是蔡英文的精神導師,卻都讓阿扁給碰到了。倘若聽話的小英敢冒然赦免阿扁從不承認的罪狀,這位不受控的前總統就再也沒了把柄,是否會掀起更大的政治風暴?來個阿扁復仇記,可就耐人尋味了。

或許阿扁被赦免的代價,就是揭開更多的政治國防布。屆時,國人恐會發現兩顆子彈、入聯公投、年金破產、黨產去向、外交款項、軍購細節、美陸暗盤交易,以及民進黨壯大的理由,都不是外界想像中的簡單。

阿扁的貪污,是各方能夠妥協的官方說法。因此一時間,國人對重大疾病的認知失調,恐怕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或許我們都要感謝那粉嫩的拇指,將本島一切的價值失調,被那不協調的韻律給一起抖掉。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