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從威權斷送民主

·2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若將國際關係的抗衡與扈從理論,應用到現實中的國民黨、民進黨兩黨,是再適合也不過。

自去年四大公投民進黨「完封」,到今年初中二選區補選及萬華林昶佐罷免案的「勝投」,國民黨一敗再敗,不知何去何從,蔡英文卻緊緊掌控黨政軍特,獨霸台灣政治版圖。一旦今年底「九合一」地方選舉民進黨再大勝,台灣將再無制衡勢力,只剩新威權。

就拿華視總經理莊豐嘉請辭事件來看,若非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施捨」出手,憑國民黨爆料豈可能有人下台?但坦白說,柯建銘指媒體變武器恐嚇國民黨已「超過紅線」,那我們不禁要問,前年底是誰摘了中天電視台的牌,動用國家機器對付媒體,難道就不是越過紅線?

扈從的最大特色是放棄抗衡,只能靠獨大政黨的自省,這將失去正常民主國家最寶貴的政黨輪替。柯建銘一怒,莊豐嘉才下台,非因國民黨有能耐制衡。

不只國民黨失去抗衡能量,過去曾為農權、婦權、環保等不公義現象賣力的社運人士紛紛噤聲,簡單一句話,不是被收買,就是在仰望威權,已徹底被馴服。

這也是當年的民主運動鬥士,如施明德、呂秀蓮、林濁水等人最憂心的問題。2015年施明德就預言,小英一旦當選總統全面執政,等於一黨獨大,「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為新聞自由挺中天新聞台換照的呂秀蓮說,她就是不忍心看到自己奉獻青春、健康扶植出來的政黨,重蹈她年輕時代所反對的事,她要忠於自己的信念。

年底九合一大選,挾公投及補選勝選餘威的蔡英文,聲勢如日中天,但小英不顧民主國家常態,掌控黨內縣市長提名權,更引起林濁水的憂慮。這些事都證明,面對新威權,扈從只會斷送台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