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現金的洛杉磯搶房記

Dr. Phoebe
·8 分鐘 (閱讀時間)

https://grinews.com/news/wp-content/uploads/2021/04/打敗現金的洛杉磯搶房記.wav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 Phoebe

若以一個字來聊洛杉磯目前的房地產,我會用「搶」字來形容。

疫情當下,大家在家工作大眼瞪小眼,無法出國、喝酒、放肆玩樂省下不少錢,這讓大家越來越正視居家空間,也讓不少人興起換房念頭。我和C其實對目前的居住環境頗為喜歡,唯一的缺點就是階梯太多,不只好幾個長輩來訪時都跌跤過,甚至我們的膝蓋也開始出問題。於是便在這個對買方不利的時間點加入買房的大洪流。

我們努力看房,偶爾看到中意的也會出價,只不過我們中意的大夥也都喜歡,不只一次和15個人競爭搶房,原本以為15分之一的機率有夠誇張,沒想到一屋還有一屋熱,朋友小哲告訴我們,他們剛剛經歷過廝殺慘烈的39人搶一房,雀屏中選的機率比哈佛錄取率還低。這回和2007年的房地產泡沫不一樣,大家都是有正當薪水,職業信用極佳的狀態來競爭,我就親眼見證在好學區裡加價70萬美金去買房的狀況,更別提那房子屋況破爛,沒冷氣空調,廚房浴室還得打掉重建。你說口袋越深應該越容易標中對吧?賣血、賣腎、賣祖產去買房總可以吧?那可不一定,我們也聽說過一間完全超出預算範圍的古典風房子標價290萬美金,屋主是一名腫瘤科醫師。我想說那麼貴的房子應該沒多少人會想要,勢必在市場上多待一下吧?結果沒有,被8組人馬激烈加價競爭,最後350萬美金成交。我曾經在那些在美國落地生根的人一文中提到,只要掏出200萬美金來就可以居住環境、學區、和便利性之間三得意。別的地區我不敢說,但疫情以後,在洛杉磯這個金額得提高至230到250萬美金左右。

疫情底下看房,沒有open house,全都是一組一組的客人約進去看,過去進屋不脫鞋的美國人,在疫情之下都要求戴口罩、拖鞋或穿鞋套好維持乾淨,有些仲介甚至在每組客人中間還得留些空檔好方便消毒整理。不同於之前open house是鄰居或遛狗經過的大媽都可以進來湊一腳,現在則必須是拿出pre-approval letter顯示為有能力購買的未來買家才得以入內參觀,因此照片取決一切。大部分的房仲都請了專業攝影師來替房子拍攝,就跟攝影師必須躺在水溝蓋上才能把蘿蔔腿拍成大長腿網美照的概念一樣,用廣角和專業相機,即便是狹窄的空間也能讓人覺得寬敞大氣。除此之外,額外花錢布置場景做點簡單室內設計seto也成為必須,有時好的staging也幫助照片成為照騙,我們就看過一間標榜曾在電影場景裡出現的房子,布置的美輪美奐,一進去才發現地板是破的廁所是壞的連牆壁都有裂縫,令人看了拔腿就想跑。

我們在競爭的房市中,無意間看到一間非常瀟灑且做自己的房子,請聽我娓娓道來。

首先,這間房子在網路上的照片有夠恐怖,基本上就是賣方仲介(以下叫他L哥)拿畫素不太好的手機在房子裡轉一圈,隨便按按就直接上傳。沒取景沒角度沒整理,拍個衣櫥但沒人知道衣櫥在房子的甚麼地方、有些照片重複放在網路上令人感到問號、甚至取景的角度奇葩到不太確定他拍的到底是地板還是房子。而且光線陰暗,更別提有些照片有手震的問題,讓我很想傳「如何拍出網美照」的影片教學給他。

「這房子很有潛力,你們可以考慮看看。」我們的仲介是這區域的金牌老房仲,信誓旦旦地這麼說,我承認我和C有些半信半疑。畢竟「很有潛力」這形容詞就好像一個長相抱歉的人,可以割雙眼皮打醫美削骨頭整成網美臉,但要靠自然美走跳還是有些難度的意思。但由於房市實在吃緊,於是我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看房。

如果說所有房子都被房仲精心打扮,就好像稱職的經紀人努力把旗下藝人化濃妝擠乳溝把最好的一面呈現給觀眾,那麼L哥就是一個鼓勵旗下藝人走摳腳挖鼻孔走自然風格的經紀人,房子外頭連一個SALE的牌子都懶得插,更別提甚麼staging或家具擺設。L哥穿著史丹福襯衫,外加一張撲克臉,默默的讓我們進去看房。不同於其他房仲努力擺上五百瓶消毒水讓你盡情噴灑,外加一盒盒鞋套任君使用,L哥要求我們拖鞋,要不然就得使用地板上看起來被其他五十個人都用過的髒髒鞋套。我和C兩人默默拿起灰黑鞋套穿上,好歹我們紐約也待過,在有老鼠、蟑螂肆意出沒的紐約街頭都走過,這髒髒鞋套嚇不到我們。但金牌房仲覺得髒髒鞋套太汙辱她的身分,心不甘情不願的拖鞋進去帶我們看房,後來也果真就踩到玻璃。

看到房子本尊,我們才發現,L哥照片底下那棟陰暗到快可以當恐怖片場景的房子不復存在,眼前是一個採光好又寬敞的古典雅房。雖說房子老舊了一些,許多地方需要重新裝潢,卻符合我們的所有需求。那感覺就像清新脫俗的小女孩被恐怖濾鏡和誇張打扮遮起來,但水一洗,吸引人的特質一露無遺。我和C都頗為中意,越看越喜歡,最後決定給他開價買房。

後來我們才知道,屋主是一位年近九旬的台灣阿嬤,和多名兒孫共同並列於賣方(但想當然爾,一切都是阿嬤說了算)。由於搬回台灣多年決定把房子處理掉。我們出價後,金牌房仲和L哥周旋許久,得到了一好一壞的消息:好消息是,這房子由於賣相實在太難看,大部分的本土美國人都沒有興趣。有興趣的,看到房子要整修的地方太多,也都沒有下文。但壞消息是,除了我們出價以外,另外有一組客人特別從亞洲(猜想是強國)飛來看房,最後決定全額現金Whole Cash買房。

誠如我之前所說,這世界上千年不變的道理除了耶穌愛你之外,另外就是cash is king。眼看價錢已經快到我們的上限,C說,不然我們再加碼一咪咪的價錢,然後順便給屋主寫封情書吧!給屋主寫情書這檔事,在競爭慘烈的房地產市場並不少見,尤其是當你的金額和他方一樣的時候,很多時候就會出動人情攻勢,比如說你有多喜歡這棟房子啦(還要鉅細靡你的把愛的地方一一列出)、看的出來屋主真的很努力維持屋況、自己不是投資客是打算買來住一輩子啦等等等。本來想說台灣不流行給屋主寫情書這一套,這步驟能免就免,但眼看即將被現金打垮,C於是叫我撰寫中英雙文情書,並交代我一定要文情並茂,想辦法打動阿嬤全家。

我在信中先和阿嬤問安,並逐一交代身家背景,無論是我的NYU還是C的史丹福,連在UCLA相遇談戀愛、現在的工作都誠實告知,這最終目的是要阿嬤安一百個心,不用擔心貸款過不了的問題。同時也順便詳述我們和台灣的淵源,表示我們不是只會you know you know偶爾回台喝喝珍奶的ABC,而是把寶島當娘家的正港台灣人,連我的換日線專欄和在台灣出三本書經歷也通通寫進去。最後也談及我們買房的理由,表示我們現在居住的房子因為讓長輩跌跤心裏無比過意不去,所以才想買房,讓長輩來看孫時平安開心。人家從強國捧現金來是吧?就算現金打不過人家,咱們也要讓阿嬤覺得我們是上進有出息外加孝順父母的正港台灣人。

這封信寄出的第二天,我不知道是加碼的那一咪咪,還是這封愛台灣的情書,總之讓我們打敗強國的whole cash,台灣阿嬤順利點頭,把房子賣給我們。

我的仲介說,這是他三十幾年以來,最獨特離奇的經歷,把我們搶到的房子稱為「奇蹟之屋Miracle House。」

感謝上帝賜與我們的奇蹟之屋,只能說,這一切都是祂的恩典與眷顧。

更多草根影響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