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部落正義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部落正義」本是一個正面的名詞,就是在加州,兩位堅毅的印第安女性領導一項顛覆美國司法制度的運動,試圖創立一個新的系統,因為他們認為印第安傳統方式較好,用修復的方式而非單純懲罰罪犯,計畫性地讓部落成員離開監獄,並減低年輕人因輟學、犯錯而入監服刑的人數。

可惜這個名詞用在狹窄的範圍內,部落成為小團體,在美國是指有共同宗教信仰、種族、性別、職業、性向、移民、極左、極右,墮胎與反墮胎,對自己部落裡的人寬容,盡其所能為其辯解,對部落外的人如有違反之處就大肆韃伐,只有部落正義,沒有社會正義,也沒有普世正義。

從川普上台後,這種部落正義就益形張狂,凡是傷害川普的,都一律撻伐,原來中立的、溫和的人都逼著選邊站。衡量一個領導人的方法,就是在他治理期間,民眾更為團結或者更為分歧。看川普任內,國家的分裂就已不言而喻。

台灣也一樣,蔡英文執政5年半,台灣社會日形分裂,最近新冠肺炎疫情中,最大的兩個團體是:政府抗疫成功vs.抗疫失敗,政府說謊vs.政府誠實,境外移入vs.境內感染。

部落正義會讓人迷失方向,應該負起責任的領導者躲過箭靶,例如大家都把矛頭指向陳時中,卻忽略一個領導人在此世紀大危機中的責任,哪一個國家不是總統或總理出面,宣布重大防疫政策,回答記者問題,但是蔡英文卻甚少出現,簡直是隱形人,有功的時候才出現。

黨派當然是壁壘分明,不僅是國民黨有張亞中vs.朱立倫之爭,民進黨也有新潮流、英派等之爭。省籍之分也仍然裂痕累累。各部落或明爭或暗鬥,或互噴口水,連累很多路人甲、路人乙。

而所以部落正義如此分明,源於專家的缺乏及不尊重專家。湯姆.尼可斯所著的《專業之死:為何反知識會成為社會主流,我們又該如何應對由此而生的危機?》書中分析,民主政治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民眾不尊重專家,其中因素複雜,例如專家為御用。

其次,專家喜歡炫耀知識,用艱深字眼、冷僻範例證明自己的觀點,一般民眾很難接受。現代民眾也認為自己不比專家遜色,任何問題只要上谷歌查一下,什麼都可以查到,就等於「我再無知,也可以跟博學的你平起平坐」。專家與公民關係的瓦解,就等同於民主制度的失能。

另一原因是無堅不摧的社交媒體,每個人手上有支麥克風,眾生平等,你要越辣,越具攻擊力,才會受到部落內的尊敬,因此粗話滿天飛,或陰著來,假扮敵營人士埋伏而引起對方窩裡反。

政府要保障人民生命權是普世正義,例如防疫政策,民進黨部落裡的人想出各種口號,如「同島一命」等,很方便地變成民進黨防疫不力的擋箭牌,凡批評者就是不愛台灣,非我族類。

陷入部落就陷入坐井底觀天,很多網紅發言令人啼笑皆非。例如5月中政府發布3級警戒,網路有人發了一篇「看好了世界,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在兩周內解除3級。」綠營瘋狂轉發,結果貽笑大方,現仍然是2級警戒。至今仍不斷有人引用「看好了世界,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很多網友回得對,應改為「看好了世界,台灣一堆白痴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