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傅斯年的覺青 對他知多少

簡立欣/新聞分析
中國時報
台大校友昨拉布條表達捍衛傅鐘的立場。(季志翔攝)
台大校友昨拉布條表達捍衛傅鐘的立場。(季志翔攝)

昨日台大校務會議上,學生代表們「提案建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鬧劇暫時落幕,但揮之不去的荒謬感仍在。這些「覺醒青年」們,想檢討前校長傅斯年的一生功過,反而讓許多文史工作者開始追想、書寫傅斯年。試問覺青們,對傅斯年其人認識多少?傅斯年成就過的事物,覺青們又能做到多少?

除了眾所周知的傅斯年是五四運動學生領袖,以及他拒絕軍警進入台大之外,當年傅斯年寫文章〈這樣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最近也常被提及。當時他痛罵宋子文的黃金政策、工業政策、對外信用,還批宋子文為人「見人傲慢而無話,似乎奴隸之外全是他的敵人」,表示不只在民國的「民主」不容如此,就算帝國專制也不行,除非中國是他的私產才可以如此。

宋子文是當時行政院長,蔣介石的姻親,今日覺青們有這樣的膽識和眼界,敢針砭蔡政府的紓困案、能源政策、3年斷交7國?敢批評民進黨的酬庸文化、黨政軍入媒體?

另傅斯年主政台大短短兩年,厲行入學考試試卷「彌封」制,避絕人情,影響台灣考試制度至今,但他事後檢討,表示其實不是很贊同這套制度,也不自認得意,甚至對學生充滿「防賊」心態感到不安,為了公平也是沒有辦法,在這裡看到傅斯年的人性。

傅斯年不是神,不是不能檢討,但要有意義。

台大學生會內部會議5月起就心心念念要處置的「校內威權建築或場所」,學生版《國立台灣大學學生會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明明就寫著「針對以威權協作者為名的校園空間得更名、廢除、重建之校園空間包含但不限於傅鐘、傅園、振興草皮、思亮館等」,學代們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沒少談過傅鐘、傅園;但因為消息曝光之後,社會輿論反對聲浪過大,學生會竟稱「提案裡面沒寫『傅鐘』兩字」,連自己3天前的言行都不敢、不肯認帳,請問批判傅斯年的覺青們,能有傅斯年一半風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