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出口的寒戰

·4 分鐘 (閱讀時間)

筆者在去年6月川普政府與北京為疫情激烈互批時,就在本專欄指明中美關係恐已進入比美蘇冷戰更加危險的「寒戰」(Chilly War)。現在美國對華政策大體是川規拜隨,從今年來兩國外交與國安高層多次會面話不投機、氣候特使對話幾無建樹,現在就在傳說的「拜習視訊會議」還未敲定,拜登總統又在COP26直批中國領袖缺席,另行發起沒有中俄印的「甲烷組合」,北京則稱大會故意不安排中方領袖視訊,英美刻意排擠。

兩國在這些不涉安全的跨國議題都無法共事,說明了美中的冰寒之氣,已從科技、經貿、金融蔓延到人文、學術、社會領域。甚至外界以為最應該無疆界合作的氣候變遷,也已被大國政治武器化。

美國知名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9月一篇報告即指出,華府應避免中、歐在碳交易合作,打擊中方清潔能源發展與推廣,以煤炭為壓制目標制約中國,形成廣泛的氣候統一戰線。抗暖大業不透過談判,只能指望美國把中國經濟打趴後「自然減排」,中國自然不會就範。

從美中基礎實力逐漸接近、主要大國與全球所有區域紛紛捲入、人類社會生活全領域受波及、競爭零合化,還有就是自由國際秩序和制度價值被戰略化來看,這個寒戰的複雜結構雖起於歐巴馬大分裂時代初期,但就像電影《明天過後》從天而降覆蓋北半球的冷氣旋,它越到後面加速越快,從新冠疫情開始,失控的升高就像加速版的奈伊戰爭「夢遊症」,轉瞬急凍所有議題、所有人。決策者即便知道這是自我實現的預言,但人類的理性幾乎找不到和平的出口。理性與瘋狂交互變臉,重要原因顯然是因為舊秩序的價值被工具化、空洞化,最明顯的結果是各國社會氛圍民粹化、政策行為雙標化。

寒戰一詞在此並非首創。早在冷戰時期,蘇聯領袖布里茲涅夫曾用它形容美國科技優勢的壓迫,近期還有人形容俄國兼併克里米亞開啟了與西方的寒戰。筆者則用它說明比冷戰危險的四個對抗性特徵:實力不對稱流動引起的不安、雙方社經因素交雜引起的民間敵視、秩序解體導致制度失靈與價值空洞化、後真相世代對戰爭風險的嚴重低估。

近期美中寒戰最引人矚目的新發展,不僅是雙方氣候戰略武器化,且是加速度進展的軍備競賽與戰爭動員準備,無怪乎《大國政治的悲劇》大師米爾斯海默也警告,當前美中對抗比美蘇冷戰所有的危機,更接近「熱戰」。

美中軍事衝突有立即風險,美軍與共軍兩個總參上將年初緊急通話可見一斑。最近美方以中方在海軍、陸基核武、極音速飛行器、外空探測等的質量神速進展為由,不僅新組「美英澳同盟」、大幅投資、增購、更新艦船與核武,積極於帛琉、巴紐、密克羅尼西亞等地建新基地或雷達站,且放任或鼓勵北韓、南韓和日本發展中長程導彈,主動促成東北亞、南太核武化也在戰略構思清單中。

儘管有專家近期在《外交事務》質疑,沒有必要將中國將中美核武差距從1:10縮小到1:5設想為圖謀對美發動「第一擊」。但美國空軍部長指明「無法在中國沿岸1000公里內安全飛行」,可以說明美國對今年共機擾台達700次,美機抵陸「僅2000次」的比例相當憂慮,更不要說中俄艦隊竟聯袂進出西太平洋,結果華府的對策是將亞洲「火藥桶化」。

值此寒戰普降時刻,又聞拜登民調疲軟、川普蓄勢待發、德國傳出擬關閉孔子學院等等。儘管大陸仍有北大學者賈慶國、王緝思等疾呼當局不需過度管制中外人文交流,北京現在恐怕也無暇認真研究「說好故事」。筆者對寒戰下秩序的故事也算是說到至暗的句點了,真心希望不會應驗。(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