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部長「拉群」、團隊4年拿2.7億標案─「觀光國師」變標案新貴之路

·29 分鐘 (閱讀時間)
交通部長林佳龍(中)、民進黨立委劉櫂豪(左二)、觀光局局長張錫聰(左一)正中午採鳳梨,推廣深度旅遊、搶救疫情下的觀光國旅市場。(攝影/張家瑋)
交通部長林佳龍(中)、民進黨立委劉櫂豪(左二)、觀光局局長張錫聰(左一)正中午採鳳梨,推廣深度旅遊、搶救疫情下的觀光國旅市場。(攝影/張家瑋)

政府從7月起啟動「安心旅遊」補助專案,希望協助觀光旅遊業者走出疫情衝擊。台灣國內旅遊能否因此浴火重生?Yahoo奇摩取得非營利網路媒體《報導者》獨家授權,同步刊登《歸零或轉型──疫後台灣觀光與餐飲業的未來?》專題,從不同面向觀察觀光業與餐飲業面臨的轉型問題,期待觀光業與餐飲業找到新的出路。

文/劉致昕、攝影/張家瑋、林彥廷
資料協力/柯皓翔

過去半年,交通部為撐起有疫情「海嘯第一排」之稱的觀光旅遊業,紓困政策從1.0至3.0輪番上陣,若加上後續振興預算,預計將砸下近千億。各項政策快速推出的背後,有一個名為「前瞻觀光政策交流區」的500人LINE群組,政務委員張景森、交通部長林佳龍、各縣市觀光局長、主要公協會領袖等都在其中,扮演了政府與業者間重要的「接地氣」角色。

創立此群組的靜宜大學觀光事業系副教授黃正聰,是蔡英文2016年觀光政策白皮書起草人、行政院觀光推動委員會委員,更被業者視為綠營「觀光國師」。《報導者》調查發現,黃正聰和妻子歐淑玫經營的網曜公司、新南向旅行社、中華民國社區永續發展協會接案金額節節高升,從2016年民進黨執政至今已承接政府標案超過2.7億元,成為觀光旅遊界的「標案新貴」。黃正聰身兼政策參與者與接案者的「球員兼裁判」角色,在業界爭議不斷,並被其他業者質疑「不知利益迴避」,「觀光國師」的意見也儼然成了觀光局文官的一大壓力來源。

6月23日,自稱「最強業配」的交通部長林佳龍,包上碎花頭巾、頭戴斗笠,頂著正中午的太陽走進台東鹿野的鳳梨田,「啪」的一聲摘果成功,眾人響起一陣歡呼聲,完成林佳龍北中南東8條深度旅遊路線的其中之一。

替部長選定鳳梨的農人,在旁搖搖頭說:「我們一般是不可能正中午來田裡的。」如鐵人一般的林佳龍,不只在大中午採鳳梨,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他出現在台中旅行社人才轉型的課堂、在花蓮的河流裡玩漂漂河活動、也爬上屏東林邊的民宅屋頂吃海鮮。他向同行的韓國、香港、日本記者說,希望世界能看見台灣、對台灣觀光有信心。

同日,他也對台灣媒體宣布喜事。稱7月1日即將上路的安心旅遊補助反應熱烈,39億不夠,林佳龍要再加碼20億,讓民眾不分平假日,都能用補助玩透透。在沒有媒體提問下,他補充,大都市裡的國際飯店可能吃不到這塊大餅,觀光局將研擬專屬的補助政策,於一週內公布。

部長「接地氣」:加入涵蓋產官學媒的500人LINE群

五百人「前瞻觀光政策交流區」LINE群組,成員囊括觀光旅遊產官學代表,從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開創以來,林佳龍是第一個親自回覆的交通部長,是他被業者封為「最接地氣」部長原因之一。 (攝影/林彥廷)
五百人「前瞻觀光政策交流區」LINE群組,成員囊括觀光旅遊產官學代表,從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開創以來,林佳龍是第一個親自回覆的交通部長,是他被業者封為「最接地氣」部長原因之一。 (攝影/林彥廷)

我們向隨行的觀光局基層公務員詢問細節,她卻搖搖頭,「我們跟你一樣,也是剛剛聽部長說才知道的。」記者會後,觀光局人員苦笑說,又要緊急開會生出補助計畫了,「我們局就是這樣啦。」

跟基層官員不同,一群觀光旅遊業者,早已事先得知此項政策。昇漢旅遊集團董事長柯牧洲就是其中之一,他說,林佳龍本來不太願意對國際觀光旅館推出補助,但業者透過LINE不斷表達建議,最後林佳龍才宣布納入。另一名與林佳龍在同一個LINE群組的成員則透露,「紓困3.0本來部長的認知一直都是跟出國(旅遊)相關的,可是後來台北的飯店業者,一直在這邊強調說他們也是很辛苦⋯⋯。」

能夠搶先觀光局官員得到政策情報,是因為他們都是部長的LINE友,都在「前瞻觀光政策交流區」群組內(以下簡稱前瞻觀光群組)。

觀光旅遊業者:只要你@林佳龍,他都會回

《報導者》在過去2個月,訪談包括林佳龍、柯牧洲在內的11位群組內相關人士,發現這個包括政務委員張景森、林佳龍、立委、各縣市觀光局長、主要公協會領袖、記者的500人LINE群組,已成為林佳龍被業者盛讚「接地氣」的重要指標。

疫情發生以來,林佳龍每天在群組內更新政策走向,有時還會賣關子:「國旅補助已經編列20億以上用於疫情後的振興,還有⋯⋯」。林佳龍也不時回報政策執行率,或是把業者意見交代同仁,或轉貼新聞連結宣傳政績。

業者們則在群組內即時給予回饋,有些人狂發貼圖,以「德政」、「接地氣」大讚林佳龍。身兼台灣觀光發展協會副理事長、稱自己政治傾向偏藍的柯牧洲,曾受邀擔任韓國瑜觀光政策智囊,但連他,都以「前所未見」形容林佳龍。

「部長親力親為對大家的問題回答,這是不簡單的。你知道『回答』這件事情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你回答就要開始負責任,」柯牧洲說,「只要你@林佳龍,他都會回。有時候3、5分鐘後他就回了,他隨時都在注意網路上的事情。」

「雨露均霑」造就政策髮夾彎?

柯牧洲補充,許多外界看見的政策「髮夾彎」,就來自LINE群組內的對話。他舉例,「本來有一些行業沒有被規劃在(紓困政策)裡面,因為你有叫,部長說他聽到了,公布出來後,有叫的那些行業就通通都被納入了。(LINE群組的效果)很明顯。他的做法就是雨露均霑、不得罪人,所有的行業他通通加、通通ok。」

於是在群組裡,會出現對政策直接喊價的對話。例如:

A理事長提問:「紓困2.0對遊覽車及租賃車而言是形同虛設,而引起反彈,二業(指遊覽車及租賃車)在觀光產業旅運部分極重要之責任,為何要排除二業於紓困2.0之外?」 「盡力而為,」林佳龍回。 A理事長追問:「何謂雨露均霑」。林佳龍直接回應:「11萬元(指對遊覽車及租賃車已有的補助),算多或少?」

A理事長還抱怨自己無法參與(紓困政策)決策會議,在群組內對公路總局局長陳彥伯說,「您可能要對我更暢通一些。」對林佳龍,他稱:

「報告部長:您有所不知,原觀光產業來自大陸的壓力都對執政黨不滿,因為您上任後接地氣多數業者才轉向聽您而挺政府,您了解嗎?您值得了。」 「我肯定部長作為,但我要、要求您不改接地氣本色。才是我認同的部長。」

跳過文官體系,「前瞻觀光群組」變基層壓力

事實上,群組成立4年多來,林佳龍是第一個出面回應的交通部長,部長出面後,觀光局長和其他官員,也跟著在群組中回應。

一名曾在群組內的前任觀光局官員觀察,部長的回覆,可能讓這個群組成為基層公務員的負擔,卻同時成為業者的資產。「群組裡面就大家放炮啊,說都活不下去了,你放炮、部長就指定交辦,沒有guts、撐不住的公務員,就真的會去做。部長這樣做,這些理事長、業者就會拿翹,在外面跟人家說自己上達天聽,(繼續)在裡頭輪番放炮,」這名前官員說。

群組內的「大砲」柯牧洲解釋,群組內的壓力,也來自裡頭的媒體和立委,「最高主管(指部長)有這樣的做法之後,就算他不是心甘情願的,他會礙於顏面,因為群組上有媒體⋯⋯所以當你開始抨擊政府,政府不出面,第二天就見報了,」他說,「民進黨在乎民意,他們怕人抨擊。」

但這種做法已引發不同評價。一名也在前瞻觀光群組內的民進黨執政縣市官員表示,這個群組的成員大部分是擁有號召力的傳統觀光業者,每次碰到觀光發展問題或是政策討論,群組裡多以維護權益優先,但也使觀光政策「在過去幾年以補助為主,少了未來性」。

如Airbnb等新的旅遊服務,便是群組內業者稱之為「非法新創」的圍攻對象。

前Airbnb公共政策經理蔡文宜回憶,她雖然不在群組內,但過去幾年時常收到友人轉達,群組內多次針對Airbnb發起圍攻,「你問那個群組制定了什麼政策,更要問的應該是:因為群組而不開放什麼?」法律背景的蔡文宜提醒,除了紓困之外,許多行政裁量權就能夠執行的「產業意見」,一旦透過群組裡的「溝通」就能實踐,未來誰還要走行政程序?

一個500人的LINE群組,宛如觀光旅遊產業的情報站,群組內的業者甚至還能得到「一站式服務」直通各相關官員,進而影響政策制定。這個群組是誰成立的?由誰決定群組成員?在群組之外又能發揮什麼影響力?就成了值得追查的重要問題。

所有受訪者都指向創立此群組的要角:靜宜大學觀光事業學系副教授黃正聰。

誰決定群組成員?「觀光國師」黃正聰現身

2016年蔡英文觀光政策白皮書主筆學者、靜宜大學觀光事業學系副教授黃正聰,在接受我們採訪開始後,突然接起一通電話,與對方討論報帳、核銷之道。一旁為2020總統大選蔡英文陣營旗幟。(攝影/林彥廷)
2016年蔡英文觀光政策白皮書主筆學者、靜宜大學觀光事業學系副教授黃正聰,在接受我們採訪開始後,突然接起一通電話,與對方討論報帳、核銷之道。一旁為2020總統大選蔡英文陣營旗幟。(攝影/林彥廷)

55歲的黃正聰自稱蔡英文觀光政策白皮書主筆學者,被業者稱為綠營「觀光國師」。我們與他聯絡,他與我們約定的訪談地點不是靜宜大學,是一家名為網曜的顧問公司。

位於台中的網曜顧問公司,在台灣大道的商辦大樓裡有兩層樓的辦公空間,黃正聰強調,這只是他5處辦公室之一。走進他的辦公室,迎接來賓的是台南市長黃偉哲與台南觀旅局局長郭貞慧送來的植栽,接著,兩支螢光色的「2020台灣要贏」蔡英文競選旗幟,如花一般插在最顯眼的桌面迎賓。

與一般大學教授不同,黃正聰辦公室書櫃裡的主角不是書,是與前總統陳水扁、嘉義縣長翁章梁的合照,以及2014年林佳龍擔任台中市長任內的市政顧問聘書,和2張蔡英文總統競選連任團隊的聘書,頭銜分別為「觀光產業決策委員會委員」、「中台灣教授後援會會長」。堆在側邊桌面的有中台灣民宿協會大會手冊、台灣觀光發展協會總顧問的聘書,放在中央、正在進行的工作文件,則是中台灣觀光產業聯盟成員的盤點名單,以及一份公文。

公文來自交通部觀光局參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受文者為網曜顧問公司,通知金額為194萬元的穆斯林旅遊環境整備案,在6月12日正式由網曜得標。

仍在電話上指示同事如何解決標案核銷問題的黃正聰,掛掉電話後展示近年最讓他得意的代表作品。

「這個(前瞻觀光群組)有500人在裡面,4年多了,我創的,」黃正聰強調,這是台灣關於觀光政策最大的LINE群組,許多人向他報名、想進去,「候補名單還滿多的。」他露出得意的淺笑:「如果有人長期待裡面的,其實他們都覺得滿光榮的,要有一定的代表性,才能待在這一群。」

一手建起群組的他,走訪各地論壇、活動,主動認識地方官員、業者,以他的標準努力維持群組組成的代表性。他稱自己還制定群組版規、做成圖片,例如每人一週不能發超過10次訊息,以確保聲量平衡。

建群目的,源自蔡政府「政策帶動組織」藍圖

回憶當時群組的成立,他說是在2016總統大選競選期間,蔡英文第一場觀光產業的動員造勢之後。

「張(景森)政委提到,我們應該用政策帶動組織,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邏輯,」黃正聰回憶,當時蔡英文競選總統,觀光產業因為陸客帶來的商機,幾乎一面倒的支持泛藍。「我覺得這(用政策帶動組織)是正確的。所以當我們政策差不多定案之後,我就去拜訪每個公協會⋯⋯去報告蔡英文的政策想法,讓他們從了解、到認同、到支持。他們可以反映他們的意見,我們就看怎麼融入,」黃正聰說,蔡英文觀光政策提出三大方向,但政策的細節未定、甚至留白,「一個大政策之下,可能會附帶有1、20個後續的政策是必須逐步出爐的。」這是讓其他業者融入的空間。

蔡英文當選之後,張景森成為行政院政務委員,他進一步發揮以政策帶動組織的精神,選定各傳統旅行業者和行政院15個部會代表組成「行政院觀光推動委員會」,黃正聰也受聘為委員之一。此委員會成為交通部長之外,影響蔡英文第一任總統任內觀光政策的核心決策圈。

賀陳旦不願入群:如何拿捏專業評估和業者影響力?

黃正聰形容,前瞻觀光群組便是「行政院觀光推動委員會」的「雲端版」,持續、即時地扮演「政策帶動組織」的功能。

我們採訪設立此群組時、擔任蔡英文第一任交通部長的賀陳旦,賀陳旦回憶,「他(黃正聰)最強調的就是政府不要小氣啦!這不就拿錢來買觀光客(就好嗎?),這個聲音不斷地在各種場合講,每次他一講,當然其他不管是旅館業啊、或者是旅運業啊,就拍手,他就形成風向,這時候就變成張景森很容易(依此)去做決定。」

賀陳旦強調,自己並沒有進入LINE群組,而是由幕僚轉達群組動態,他稱自己無力回應每一個人意見,「每個意見要花3分鐘,最後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了。」他認為,每個部會首長的決策習慣不同,LINE群組可能有助於所謂「接地氣」、理解產業氛圍,但如何才是「夠接地氣」?專業評估與LINE群組之間對決策的影響力該是什麼比例?這是他所擔憂的問題。

不過對黃正聰來說,過去一年多,林佳龍站上第一線回應業者並及時以政策回應,是實踐當時群組設立的初衷。

黃正聰同時也努力維持自己的代表性,另外成立有超過90個記者的「前瞻媒體群組」。與有部長、政委在內的前瞻觀光群組不同,對媒體,他強調自己的個人意見和評論,彰顯自我價值,「我這樣跟媒體互動,去年就有300多個採訪,」他又是淺笑。

黃正聰大方介紹他所參與建立、管理的多個觀光產業相關的LINE群組。(攝影/林彥廷)
黃正聰大方介紹他所參與建立、管理的多個觀光產業相關的LINE群組。(攝影/林彥廷)

從無人認識到形象兩極:他人眼中的標案新貴,自詡為國家志工

黃正聰以「國家的志工」形容自己,稱自己到這把年紀,求的是肯定,希望能為國家貢獻智慧。

然而,在不少政府官員與業者眼中,他的形象完全不同。

「他就是到處在接案子,也有出現爭議,他也很勤快,到處跑,我們常常看到他,幾個局長還打電話問彼此(他是誰),他就說他是小英的起草人,」一名民進黨執政縣市的前觀旅局局長告訴我們。

一位不願具名的旅遊業全國聯合會顧問,聽到黃正聰的名字也不滿地說,許多旅遊業者當時都想方設法擠進行政院觀光推廣委員會,沒想到被黃正聰拿走席次,「他跑來從事他自己的標案,不是嗎?我只能跟你講到這裡啦!」他說,黃正聰除了網曜,還有新南向旅行社等公司,由妻子與學生掛名,但事實上由黃正聰組織經營。

「(一開始)我們沒有人認識他。『他就是小英觀光白皮書的執筆人』,就這樣一句話他就開始紅了,」在旅遊業擁有超過30年經驗的柯牧洲回憶,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民進黨後勢看漲,當黃正聰籌組LINE群組,眾人將黃正聰視為「直達天聽」的總統幕僚,但後來才發現,黃正聰的核心能力是做簡報、評估報告以及拿標案。LINE群組裡的情報,成為他的「靈感來源」,「其實官員都非常討厭他,因為他都要私底下給人家施壓,他都要拿標案,」柯牧洲說。

學者兼業者,黃正聰團隊的利益迴避爭議

在網曜顧問公司營業登記的同一個地址,除了黃正聰和妻子名下的公司及非政府組織,一樓還寫著「台灣發展研究院觀光所」。(攝影/林彥廷)
在網曜顧問公司營業登記的同一個地址,除了黃正聰和妻子名下的公司及非政府組織,一樓還寫著「台灣發展研究院觀光所」。(攝影/林彥廷)

我們直接向黃正聰求證上述負面傳聞,黃正聰毫不避諱地介紹自己的標案事業,笑稱也是「地方創生」的一種。對外,他開課分享爭取產學合作、撰寫政府標案、維護個人口碑等經驗;對任教的靜宜大學,他自豪於自己為觀光事業系與各政府部門搭橋。許多他的學生,後來成為黃正聰的事業夥伴,或成為中部縣市的公僕,如苗栗縣文化觀光局局長林彥甫。

他的事業從八八風災之後就開始了,以輔導災後部落起家。按照他的說法,原民會主動邀他做部落輔導,加上黃正聰積極以系主任身分與地方政府建起的人脈,漸漸的,以地方觀光、民宿輔導為名的合作案開始上門。為了因應後來實施的《政府採購法》(註:1999年實施的政府採購制度,要求採購程序公平、公開,以提升採購效率與功能,確保採購品質。),他開設公司、協會,他說自己對《政府採購法》十分不滿,讓他無法保證能夠持續連年拿下案子、完成計畫。

除了由太太歐淑玫擔任負責人的網曜顧問公司,他也承認自己是新南向旅行社的創辦人,目前由他一手教出來的研究所學生經營;同時,他自己掛名理事長的中華民國社區永續發展協會,也是他口中「團隊」的一部分。身兼教職的黃正聰直言,檯面上他無法直接掛名經營企業,由學生、妻子出面,但擁有名氣與經歷的他,在許多標案中擔任計畫主持人角色,替提案「加分」。「最好的時候我們68人,現在反而剩40幾個了啦!」黃正聰說,經過每年度的營業表現估算,每個職員平均能創造200萬的營業額;他也向我們證實,包括至少上述3個組織的團隊,年營收近億元。 而對於外界說他對觀光局施壓,他如此回應:「應該說我會去幫業者反映他們要做的事情,但我不會去反映我們這(裡)要做的事情,因為我不做觀光局的案子。但我會去幫業者反映他們要的東西,譬如說(新南向)包機補助。」 「因為這幾年這樣的參與,我對(觀光局)他們的主管都熟識,除了會議裡面我會提出一些意見以外,平時因為大家都認識,所以也會把一些想法跟他們做交換。」

團隊組織各有所長,業績版圖擴大中

我們透過「政府採購網」等公開資料查詢得標紀錄發現,黃正聰承認直接相關的3個組織,從2008年起,至今已承接超過4.4億的政府標案。

《報導者》整理黃正聰團隊歷年標案及得標金額,完整公開資料請見此。

根據以上資料,2016年民進黨執政之前,黃正聰就以「學者兼業者」的利益衝突身分,發展顧問團隊大量接案,他旗下的網曜顧問公司和中華民國社區永續發展協會,在2008~2015年,8年接案金額1.7億元。

到了2016年蔡英文首次當選後,黃正聰更以小英觀光白皮書起草人、行政院觀光推動委員會委員的政策參與者及「觀光國師」身分壯大接案版圖;他的團隊不但新成立了新南向旅行社,團隊總營業額也擴大,至今4年多,3個組織可見的接案金額約2.7億元(註:以2016當年得標決標金額計。),但也讓黃正聰「學者兼政策參與者兼業者」的利益衝突問題更受爭議。

如果從公開可見的標案紀錄來看,這3個組織「各有所長」,按黃正聰描述,他的團隊有上下游的關係,承接不同業務、扮演不同角色。

從2016年至今,網曜接了1.85億、社區永續發展協會接了7,100多萬、新南向旅行社接了1,300多萬金額的標案。其中網曜主要承接的標案,包含各縣市的擴大國旅住宿補助審核案、台灣好行整合行銷採購案、交通部觀光局風景區管理處委託案等;新南向旅行社則以農委會水保局的農村推廣行銷案為主;社區永續發展協會承接的標案包括苗栗、阿里山、台東的客家、原民、勞工訓練。整體而言,包括社區輔導、人才培訓、暖冬補助核銷、地方旅遊行銷等,黃正聰的團隊參與項目多元,辦公室公開展示的合照、聘書,與他的團隊所接案和得標的縣市,多有連結。

不僅如此,我們根據網曜顧問公司營業登記的同一個地址(台中市西屯區上安里001鄰台灣大道3段528號6樓),或是黃正聰妻子、學生的名字,另外查有荔寶文創、美吉工坊、載地創藝、樂活旅遊產業推廣協會這4個公司與非政府組織,它們以同樣經理人、股東、登記地址等方式相互關聯(註解請看下段),都曾承接政府標案。這4個相關組織,加上網曜、社區永續發展協會、新南向旅行社,與黃正聰有關的總共有7組團隊,2008年至今接案金額已超過5.5億元。這還不包括以代辦方式接受其他組織委辦的案件。

  • 新南向旅行社:黃正聰是創辦人,陳佩伶是經理人,李秀玲是董事; 陳佩玲是八八風災後,受黃正聰邀請,一起做災區重建計畫的搭檔;李秀玲是黃正聰的學生,現在也是其他學校的講師

  • 荔寶文創:黃正聰為股東,另一位股東是李秀玲

  • 美吉工坊:李秀玲創立,地址為台中市西屯區福聯里福順路926號1樓

  • 載地創藝:李秀玲為監察人,陳佩伶是董事,地址為台中市西屯區福聯里福順路926號2樓

  • 樂活旅遊產業推廣協會:黃正聰創立,太太歐淑玫是常務監事

瓜田李下?早有圍標、洩密之爭

然而,早在2005年1月,黃正聰與網曜就曾陷入「圍標」與「洩密」爭議。當時是台中縣和平鄉公所開標「聚落營造輔導」等4項原住民社區總體營造工程,靜宜大學取得1項(計畫主持人是黃正聰),網曜取得另3項。台中縣政府政風室認為,黃正聰夫妻共同投標涉及圍標,因此提報公共工程委員會廢標,並將追查官員洩密罪刑責。黃正聰當時的回應是「有人陷害」。

2017年,黃正聰也因一宗政府補助案接受司法調查,遭羈押2個月。我們詢問黃正聰當時情形,但黃正聰以與觀光政策無關為由,不願提供更多細節。他說自己「樹大招風」,也有業者要他避嫌,要求他承諾不做交通部觀光局的案子。

但就在我們抵達網曜當天,便看見網曜員工正處理申請交通部觀光局人才轉型紓困補助。那是一份名為《接受交通部觀光局補助計畫總經費收支明細表》的文件,總經費為300萬元,文件上的申請人為台中市直轄市旅館商業同業公會,卻由網曜員工執行申請經費。此公會在近日登上新聞,因為他們在其他公協會仍苦於開課規劃時,於3月19日率先開出全國第一堂人才轉型紓困補助課程。南部一代辦業者告訴我們,許多公協會因沒有人力、人脈,透過委託代辦的方式申請人才轉型課程補助,光是受訪的代辦業者,3人團隊就辦了3個協會的紓困課程。此次共有上百個協會開課。

按照《政府採購法》程序,承接政府標案,如果能以高品質的執行與專業實踐政府政策,是公私部門協力善用公共資源的理想結果。黃正聰的產學合作與地方培力經驗,讓新南向旅行社承接的部落旅行、災後重建任務獲得地方肯定,原本是承接政府標案的良性發展。但是,當黃正聰身兼政策參與者及業界競爭者兩種角色,並以各種方式透過政治影響力來擴大接案商業利益,就產生了嚴重的「不知利益迴避」、「不公平競爭」等爭議,也讓「觀光國師變成接案新貴」成為政府紓困中令人側目的一環。

「他(指黃正聰)只要掌握政策,他就知道從那邊去開發這些標案,」一位也身兼教職、企業主及公協會理事身分的旅遊業者說。另一位地方政府官員分析,作為部長在內的LINE群組管理者、又是行政院委員會推動委員,黃正聰旗下團隊若參與投標,「就像身兼出題和答題者一樣,自己提出的政策方向,當然是自己的詮釋最佳,大大提高得標可能。」

在網曜顧問公司黃正聰的辦公室外,掛著各種政府機關的聘書、感謝狀。 (攝影/林彥廷)
在網曜顧問公司黃正聰的辦公室外,掛著各種政府機關的聘書、感謝狀。 (攝影/林彥廷)

林佳龍回應:我看人只看優點、不看缺點

《報導者》在7月1日傍晚專訪時直接詢問林佳龍,知不知道黃正聰的接案爭議?

「只要他合法,他夫妻怎麼樣我們也不會去管,」林佳龍說,黃正聰的確從台中市長時代就是他的政策顧問,他們也的確隨時保持聯繫,「今天他才傳資料給我啊,」林佳龍強調,黃正聰對觀光產業的量化報告做得很好,是他常常參考的資料。

「任何人不管有沒有爭議,對我來講,我都會聽到對我有意義的資訊,我不會偏聽嘛,這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學者除了他,也會有很多的人,也會給我資訊⋯⋯他本身也有在做生意,所以也有些競爭關係,有時候會有些糾紛,這個我都了解就好,因為我就取我要跟他合作的部分。」

對林佳龍來說,黃正聰的價值在於替執政黨發聲。

「他在媒體上也有發言權,你知道有些學者會比較有批判性,那黃正聰比較了解產業,所以他會有一些平衡,這在媒體呈現就很重要啊,當所有人講話都是批評我的時候,我很難去回應,但如果其中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兩面並陳,那我覺得這個對觀光局、對交通部來說,會有助力的,」林佳龍說,自己看人只看優點、不看缺點,黃正聰的影響力,讓他相信黃的發聲,對政府推行政策有助益。

一位交通部幕僚補充,不論是林佳龍還是觀光局,因為陸客不來,早期在LINE群組內只有挨罵的分。能夠創造300多篇媒體採訪、手握群組大門鑰匙的黃正聰,是林佳龍的重要隊友。

不論是親上火線在LINE群組內回應業者,或是對群主黃正聰的支持,林佳龍的考量都一樣,他認為群組愈多愈好,可以增加政策溝通,他目前就加入2、30個觀光旅遊相關群組,「上百個都可以!」

「以他(林佳龍)的立場,當然不只想做好交通部長,他應該想更上一層樓,所以他有這個野心想要『接地氣』,」柯牧洲觀察。

另一位民進黨籍官員也認為,「長官為什麼要回LINE?因為對長官來說這些(業者)都還是票,」他的觀察是,「因為公協會這些人都沒有罵他(林佳龍),都稱讚部長做得很好⋯⋯對選票來說就沒有對錯,只有投跟不投。就算你不投給我,但你不罵我了,那也是加分。所以從部長的立場來看,這樣的計算是合理的。」

常態性與特定業者溝通,恐有代表性不足、資源分配不正義風險

但是,政大電子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蕭乃沂指出,遇到突發事件,或是不斷變動的公共危機,如COVID-19疫情,通訊軟體的確有快速搜集意見、了解民間和業者動態的功能,不失為應對緊急狀況的選項。但若是常態性的以封閉式通訊軟體與特定民間業者溝通,則將有代表性不足、資源分配不正義等風險。

「關鍵是LINE群組是怎麼組成的?夠不夠有代表性?組成是不是包括了所有立場的意見都在裡面?如果只是意見討論、取暖,OK,但如果牽涉到政策制定、公共資源的分配,就越線了。如果成員的組成又有偏誤,將造成公共資源的分配問題,」蕭乃沂如此強調。

從張景森「以政策帶動組織」開始,到林佳龍親自回應前瞻觀光LINE群組,民進黨政府過去幾年,除了提出因應陸客團不來的觀光政策,也積極想要改變過去被認為傾向藍營的觀光旅遊業者選票流向。而在此過程中,部分靠陸客潮養大的傳統業者,以及黃正聰等「標案新貴」,都與綠營關係更加緊密。

在今年初立委選舉前,黃正聰曾爭取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席次,雖然失敗,但他告訴我們,自己仍期待受肯定。他在採訪中強調,「未來若成立觀光署,我樂意為國家貢獻智慧。」

黃正聰對自己的角色和定位充滿信心,採訪結束前笑笑說,「4年來我就接觸了3個局長、3個部長,但不管局長部長換誰上任,至少現在有2個角色沒有變,就是我跟張政委,我們對政策的關注跟(對政策的)影響力,依然有我們的角色在。」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觀光國師」和他的團隊不斷接案,讓相關官員與業者敢怒不敢言;交通部觀光紓困政策多次被質疑「髮夾彎」,則已影響公共決策品質。前瞻觀光LINE群組未來是否還能發揮重要影響力?「觀光國師」接案是否依舊無往不利?值得外界密切觀注。

看更多《歸零或轉型─疫後台灣觀光與餐飲業的未來?》文章
連3年補助,國旅人次卻連3年下滑──觀光「鴉片式補助」照顧了誰?
專訪交通部長林佳龍:不是補助,是我的用心感動了挺韓業者
繁華落盡的老上海味──台灣第一代江浙菜大廚收山
好兄弟也少一味──神人鬼同歡的嘉義「輪普辦桌」風華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