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俱樂部DaoFi 從Curve大戰看Defi新興力量【Gia專欄】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Gia

DeFi 出現了新型的市場參與者,不是對沖基金或資產管理公司所組成,而是由原生在區塊鏈上的去中心化組織DAO所組成的投資機構。Bankless指出,「DaoFi」將成為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新興力量。

DAO是什麼?

DAO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的縮寫,在過去,DAO 只是一種將人們組織起來實現集體目標的方式,被稱為「具有共享銀行帳戶的網路論壇」,藉由建立在區塊鏈扁平化治理結構來分配資源。

在經歷長期的非盈利 DAO 之後,投資俱樂部DAO打開了開關,讓會員專注於產生回報。一些人預測,DAO 可能會演變成由大規模投資項目,這種想法是有道理的。它們是 DeFi 加密原生的實體,擁有大量資金,並且對 DeFi 具有營運經驗和洞察力。

這些DAO表明,任何個人團體都可以聚集在一起,以較低的准入門檻投資更多的資本。投資 DAO 允許成員在其最早階段集中資金並投資於項目。

CRV 和 CVX 大戰?

CRV 和 CVX 是DaoFi最佳例子,Curve代幣經濟是 2020 年 8 月 推出,為一家低滑點的算法自動造市商(AMM),透過發行治理代幣CRV 作為提供流動性的激勵,但 Curve 有特別的機制,藉由鎖定 CRV的流動性以獲得CRV的治理代幣veCRV,veCRV 的持有者對Curve finance擁有治理權,可決定流動性池的獎勵比例,擁有著改變「衡量權重」(Gauge Weights)的權力。

Convex 是專為優化 Curve 利率而打造的 DeFi 協議,旨在儘可能多地鎖倉 CRV 代幣。CRV 持有者可以在 Convex 上永久質押他們的代幣,並換取等額的 cvxCRV 作為流動性,cvxCRV持有者不僅可以享受與 veCRV 持有者相同的 CRV 激勵,還能獲得額外的 CVX 作為獎勵。而 Convex 則從 veCRV 持有者手中換來完全的 CRV 治理權。

Andre Cronje(AC)為 veCRV 建立賄絡系統「bribe.crv.finance」以及「Votium」。前者針對 veCRV 持有者,後者 CVX 持有者。他們的存在非常簡單,成為一個單獨的投票代理方,收集用戶的閒散的投票權,替項目方集中發放的賄票代幣。

Convex 很快贏得了這場戰爭,囤積了大量的CRV。然後目標轉移到CVX,因為持有者有權對Convex 持有的CRV 進行微治理。而這些戰爭是由DAO 發起的,更酷的是,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查看治理論壇或深入研究鏈上數據來「偷窺」DAO 的好貨推薦。儘管樣本量很小,但我們可以得出:DAO 的購買是投資者的買入信號。

代碼不僅僅是法律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 DAO 既不是去中心化的,也不是自治的,只是一個不受監管且效率較低的公司。如果只是因為一個組織發行一個治理代幣,該代幣代表了該組織執行決策中的投票權,並使該代幣在公開市場上可交易,這並不能使該組織去中心化或自治。它只是將治理代幣變成精美的治理權,並將組織變成了不受監管的公司,因為這也是為何 SEC 想要打擊 DeFi 的原因。

為了真正去中心化和自治,每一個提案都必須能夠用代碼表達。其代碼必須能夠在投票前由社區獨立公開地審計和驗證,並且必須在投票結束後立即在區塊鏈上自動執行。DAO成員唯一能做的是初始提案(以智能合約的形式)、社區對智能合約的審計以及實際投票。其他一切都應由智能合約的代碼處理。

在真正的 DAO 中,代碼不僅僅是法律(code is more than just law)。「代碼就是法律」意味著它可以被打破。但是在 DAO 中,代碼實際上不能被破壞,因為 DAO在代碼上運行。DAO 不能破壞自己的代碼,就像人類不能控制自己的紅血球停止攜帶氧氣一樣。

即使是真正的DAO,實現群體治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DAO沒有解決的是任何合資企業的固有問題,並沒有解決失敗者補貼獲勝者的「群體陷阱」。BitShares創始人,也是 DAO 概念的創始人之一Dan Larimer曾撰文指出,DAO 的難點不是技術,而是社會化過程。

延伸閱讀:

ve(3,3)創造者AC退出DeFi領域 25項目將不再參與 Fantom資金大逃亡

空手套白狼 解說最大流動性協議Aave及閃電貸套利【Gia專欄】